漂浮不定的柬埔寨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7-29,星期日 | 阅读:790

柬埔寨上届大选期间,一些年轻人在首都金边一处投票站对着投票箱拍照(2013年7月28日)

今年7月29日,柬埔寨政府将举行柬埔寨第六次大选,选举国民议会的代表。过去25年中,国际组织开支数十亿美元,为柬埔寨建立亲民主的公民社会提供资助。尽管如此,自从联合国1993年在柬埔寨种族杀戮终止之后举行的首次选举以来,这次柬埔寨进行的选举被认为最不公正,也最不自由。首相洪森领导的1985年以来就一直执政的柬埔寨政府却不这样认为。

本次大选的结果毋庸置疑—洪森领导的柬埔寨人民党将获胜。政府去年11月解散了柬埔寨主要的反对党–柬埔寨救国党,并且加强了对公民的监控,同时禁止媒体发声。尽管柬埔寨不是一个主要出口市场,柬埔寨政府依然把中国看做盟友和金主,而与民主进程却渐行渐远,转向威权统治。

今年5月15日,柬埔寨国家选举委员会发言人邵万那罗在记者会上表示,共有二十个党派登记参加今年7月份的选举,“显示出多党民主体制”。但却没有可信的国内选举观察员登记对投票过程进行监督。选举因此演变为选民对本次选举合法性的公投,也是以选民参与为基础的对洪森政权支持度的一次检验。在此之前,柬埔寨救国党的流亡领袖呼吁发动“干净手指”运动(#CleanFinger),杯葛本次大选。选民投票,要用食指按墨画押。

“民众投票承受了许多压力。这就是我们需要发动‘干净手指’运动的理由,让民众能够动员力量,有足够勇气不参加投票。”
– 柬埔寨救国党副领袖莫淑华

柬埔寨救国党副领袖莫淑华说,“民众投票承受了许多压力。这就是我们需要发动‘干净手指’运动的理由,让民众能够动员力量,有足够勇气不参加投票。”

杯葛大选的威胁让政府感到不安。柬埔寨人民党发言人索斯·亚拉表示,“投不投票,是个人的权利。但如果你去煽动,引导民众杯葛选举,就是违法行为。” 索斯·亚拉是柏威夏省人民党的代表。

反对党派的支持者报告说,他们受到当地政府的恐吓。当地政府威胁说,如果他们抵制投票,就要切断基本的公共服务。

柬埔寨救国党领袖莫淑华说,“民众投票承受了许多压力。这就是我们需要发动‘干净手指’运动的理由,让民众能够动员力量,有信心不参加投票。”

2013年7月28日,金边的一处投票站计票过程中,一名选务人员展示一张选票。

在上次大选中,柬埔寨救国党一共获得将近三百万张选票,占六百六十万张总合法票数的将近一半。如果今年7月份的投票率低于2013年,就可能引发民众对新政府合法性的质疑。这就是执政的柬埔寨人民党如此积极诋毁柬埔寨救国党号召杯葛本次选举的原因。

瑞典隆德大学东亚与东南亚研究中心资深副讲师诺伦·尼尔森说:“如果柬埔寨人民党能够确保较高的投票率,就会用来证明威权统治的合法性。”

诺伦·尼尔森说:“在柬埔寨,很容易把民主说成是一个外国的观念”。“但民主作为一种关键的观念在柬埔寨的政治思想中长期存在。柬埔寨1953年独立以来,每一届政府都对此提供了生动而又截然不同的解释。也许是这个原因,导致柬埔寨国内的民主理想十分活跃,尽管民众尚未就民主的基本定义达成共识。”

诺伦·尼尔森接着说:“本届政府非常关心这次选举。这似乎有悖常理,因为对政府持批判态度的人已经受到压制。但这同时表明,多党制选举在柬埔寨已经多么深入人心,而且即使柬埔寨人民党没有真正的挑战者,多党制选举也将继续发挥重要的作用。”

或者按照柬埔寨救国党的流亡领袖莫淑华对美国之音柬埔寨语组的说法,“我坚信选民将会有机会参与民主选举进程,即使现在不能,最近的将来也会实现。”

柬埔寨首相洪森2015年1月14日在金边发表演说

和平优先

洪森今年3月初以来一直在参加“和平优先”运动。这很像美国总统川普所致力于的“美国优先”。洪森誓言要继续执政至少十年。

对很多柬埔寨人来说,和平与其带来的稳定绝非空洞的选举口号。1975年到1979年,红色高棉政权系统性地毁坏了经济,导致至少170万人死亡,把数百万人关进集中营做残忍的苦役。在此之后,这个国家又经历了十年的内战。

柬埔寨选民大多集中在农村。他们对健保、教育、清洁水缺乏、电力和柏油马路、环境退化、非法征地和日益拉大的社会差距等议题的关注,要超过柬埔寨压制媒体与公民社会机构等民主退化行为所引发的国际关切。

柬埔寨人民党发言人索斯·亚拉表示,“和平与稳定是最重要的事情。没有和平与稳定,民主就永远也不会强大。真正的民主需要符合柬埔寨的法律。不与任何外国人合谋。”

2018年3月17日,中国军人坐在坦克上出席柬埔寨磅士卑省举行的军演开幕式。数百名中国军人参加了那次为期15天的柬埔寨与中国的联合军演。

外部势力

外国人长期以来在柬埔寨政府的运作中发挥了影响力。最新的例证是1991年在红色高棉政权结束后开始的国家重建时期。在此之前,巴黎和平协定得以签署,终止了柬埔寨的内战。西方援助不断涌入,对能够帮助柬埔寨重新尝试民主的项目提供赞助。

洪森避开了这些现金资助,因为这些资助经常与集会自由、新闻自由和政府透明度等自由民主理念挂钩。洪森转而接受来自中国的援助。中国持续向柬埔寨提供的数十亿美元的援助与贷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对中国的债务超过柬埔寨43亿美元总外债额度的三分之二。

柬埔寨救国党被解散后,欧盟和美国减少了对柬埔寨的资助。中国则继续对洪森政权表示实际支持。

但柬埔寨的经济依赖出口。“经济复杂性瞭望台”的数据显示,柬埔寨2016年的出口额达到184亿美元。其中17%是向美国出口,价值31亿9千万美元;对中国的出口占4.7%,为8亿6千6百万美元。“经济复杂性瞭望台”的数据同时表明,根据一项优惠准入协议,柬埔寨2016年对欧盟成员国市场的出口总额是52亿5千万美元。这显示,一旦欧盟终止这项《除武器以外一切都行》的关税协议,柬埔寨政府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基本看来,我们在柬埔寨投资数十亿美元之后,现在又回到了25年前。”

柬埔寨人民党发言人索斯·亚拉表示,1998年以来,洪森和他领导的柬埔寨人民党在历次大选中获胜,“民众一直投我们的票”。他认为,柬埔寨的经济增长率如今在东南亚地区居领先地位,并继续增长。他说:“柬埔寨人民党有民族解放的历史,有民族团结的历史,为柬埔寨带来并保护了和平、稳定与经济增长。”

洪森将在7月29日的大选后继续担任首相。他领导的人民党大选后将进入又一个12年的执政期。

九月份出版的《柬埔寨的外援:外国援助如何损害民主》的作者法尔·埃尔说:“基本看来,我们在柬埔寨投资数十亿美元之后,现在又回到了25年前”。“变化越多,保持不变的事情反而更多。”

来源:VOA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漂浮不定的柬埔寨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9902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