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大跃进思维”应该休矣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7-17,星期日 | 阅读:1,749
来源:中评社

6月27日下午,经过一场暴雨,云南省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县城至三江口二级公路(新三公路)在试通车的第二天就发生了坍塌事故,幷且造成2死2伤。专家称,道路塌陷是由于当天雨太大。是“雨太大”,还是“路太差”,网友赠名新三公路为“史上最短命公路”。

中评社香港7月17日电/《日本新华侨报》7月17日载文《中国的“大跃进思维”应该休矣》,摘要如下:

7月13日举行的中共河北省委七届七次全会上,河北省委书记张云川批评了少数部门在工程建设上的浮躁作风,表示将坚决取消“决战90天”、“大干快上”等冒进标语口号,强调工程建设必须尊重科学规律。

前不久正式通车的京沪高铁,运营速度由开工时的380公里/小时降至250公里和300公里两个类型。速度降下来了,旅途时间延长了,民众却没有对降速提出怨言,而普遍认为降速是对以往冒进发展方式的“纠偏”,是“理性回归”。

最近若干年来,中国建筑工程事故频发,很多工程违反施工程序,盲目赶工期、追求提前完工,终因事故造成人员伤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近来,云南某地的“史上最短命公路”被网民广为议论,该公路试通车第二天就坍塌,导致一辆途经此处的车辆翻下山崖,造成车内2人死亡、2人受伤,公路中断。新华社记者的调查显示,该工程存在“未批先建”和“赶工期”的问题。此外,去年11月南京市一桥梁工地发生钢箱梁倾覆事件,造成7名工人死亡。经调查,此次桥梁坍塌事故的原因之一就是因赶工期而违反了施工程序。

在很多领域,中国都残存“大跃进思维”。这种“大跃进思维”既体现在某些地方的GDP至上主义的发展模式上,更体现在大量的工程建筑冒进的建筑进度上;既体现在盲目“提前完工”带来的荣耀和骄傲上,也体现在学历造假、学术腐败、钻营暴富上。大跃进思维的残存,隐藏着诸多陷阱和隐患,是中国社会的浮躁心态和功利化倾向的体现。

的确,近年来的“中国速度”受到世界瞩目。这个速度不仅包含着经济发展速度、社会进步速度,更多的是具体工程的建设速度:1300多千米的京沪高速铁路从开工到通车只用3年多。而中国高铁技术也强调“5年走过了其他国家40年走过的路”。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计划在东京和名古屋之间修建新400多千米新干线,从开工到通车预计达12年之久。最新开通的日本新干线的最高时速仅为320公里/小时。

“大跃进思维”与中国近代屈辱史紧密相关。鸦片战争后中国历经百年屈辱,每位中国人的心中都有一段“受伤的记忆”。百年屈辱史贻误了中国发展机遇,中国人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够赶英超美,能够快速崛起,发展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大跃进让中国人吃尽苦头,偏重速度的发展模式也让中国人看到一定的弊端。于是“又快又好发展”改为“又好又快发展”,质量和速度,如何权衡,不言自明。而这种指导思想在基层贯彻得如何,则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张云川强调,“要真正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尊重科学,工程该什么时候完工就什么时候完工,不一定要提前完工,这跟抢险救灾不一样。”的确,中国GDP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在很多领域都积累了雄厚的实力。当经济和社会发展打下一定基础、进入新的阶段后,中国人更应该多一些科学精神,少一些功利浮躁;多一点按部就班,少一点“大干快上”,更多关注人的生命和生活的安全,关注细节、关注质量。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的“大跃进思维”应该休矣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997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