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
发布文章:26782篇
作者介绍:荟萃人文,聚焦时代,推介新知,颐养性情
冷眼 发布的所有文章

新冠疫情重创亚洲旅游业:沉寂如“墓地”

| 发布时间:2020-02-26,星期三
新冠疫情重创亚洲旅游业:沉寂如“墓地”
PATRICK SCOTT 香港许多地方人迹寥寥,包括通常繁忙的地铁。 越南胡志明市——岚山竹林是日本京都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现在安静到可以听到竹叶在风中的窸窣声。 载着乘客前往一座著名佛像的香港昂坪360缆车空无一人,静静悬挂在那里。 越南中部会安古... 点击阅读>>

刘瑜:知识分子是来添乱的吗?

| 发布时间:2020-02-26,星期三
刘瑜:知识分子是来添乱的吗?
作者:刘瑜 如果知识分子热切的“责任感”曾经助长了如此之多的社会问题甚至灾难,是否意味着他们就应该停止对社会事务发言,回归专业性的书斋,对风起云涌的时代保持缄默呢? “知识分子”是什么?在中国,很多对此问题有过思考的人恐怕都会表达一个这样的... 点击阅读>>

在做世界的诺亚方舟前,请先把他们照顾好

| 发布时间:2020-02-26,星期三
在做世界的诺亚方舟前,请先把他们照顾好
作者: 贾子苼 新冠疫情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好转: • 湖北之外新增确诊病例多日控制在个位数; • 多地纷纷下调“响应等级”; • 从网约车到公共交通,多种通勤方式正恢复,写字楼里人越来越多。 我们在昨天文章中提到:人们需要这些... 点击阅读>>

对本次疫情的结构性反思:谣言、官僚和国家主义

| 发布时间:2020-02-26,星期三
对本次疫情的结构性反思:谣言、官僚和国家主义
作者/PZH, 米泽, Yanagishita (陈雨桐、陈纯对本文亦有贡献) 作者提示:本文共三万字,写作耗时一个星期,强烈建议读者朋友们收藏后慢慢看。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阿房宫赋》杜牧 既然是「结构... 点击阅读>>

如果你要赞美我,请告诉我,我像个法国人

| 发布时间:2020-02-26,星期三
如果你要赞美我,请告诉我,我像个法国人
译者:你喜欢吗 你能给我最大的赞美吗?告诉我我看起来像法国人,不,等等,告诉我我看起来像巴黎人,这样就好多了。 老实说,这是很多女人渴望听到的。人们仍然着迷于巴黎女性那种近乎神话般的时尚能力,能够毫不费力地性感诱人。谁不想每天起床时都... 点击阅读>>

除了优雅,你对意大利女性一无所知

| 发布时间:2020-02-26,星期三
除了优雅,你对意大利女性一无所知
译者:你喜欢吗 1943年7月墨索里尼因为军事上的失利和国内反法西斯运动高涨被撤职,并被监禁在阿布鲁奇山时,意大利民众们欢呼雀跃,那是一个幻影般的黎明,用诗人塞萨尔·帕维斯的话来说:“瘦骨嶙峋,绿得像蜥蜴”。但在9月,墨索里尼便被德国伞兵救出,在意... 点击阅读>>

“叫魂”:这是一个“镀金的盛世”,潜藏着敌意与恐惧

| 发布时间:2020-02-26,星期三
“叫魂”:这是一个“镀金的盛世”,潜藏着敌意与恐惧
作者: 刘擎 叫魂之类的群体性疯狂只可能发生在愚昧的古代社会。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任何特定的观念都是一种“文化建构”,其“真实性”并不完全取决与物理意义上的可验证性。只要当事人信以为真,这种观念就会在特定的条件下产生巨大的力量。近代历史上就曾有... 点击阅读>>

没有中国式封锁,韩国大邱能遏制病毒吗?

| 发布时间:2020-02-26,星期三
没有中国式封锁,韩国大邱能遏制病毒吗?
CHOE SANG-HUN 周一,从卫星地图上看韩国大邱寂静的主干道。 韩国大邱——这些天来,在这个有240万人口的城市中,平常热闹非凡的购物和娱乐区安静了许多,为了控制冠状病毒的暴发,官员敦促市民呆在家中。但很多餐馆和酒吧仍然照常营业,等待零星顾客的到来... 点击阅读>>

肺炎疫情:“零号病人”的由来以及医学争议

| 发布时间:2020-02-26,星期三
肺炎疫情:“零号病人”的由来以及医学争议
费尔南多·杜阿尔特(Fernando Duarte) 随着中国乃至全球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确诊病例增加,众人现正寻找“零号病人”到底是谁。 但是,将一个人挑出来,并指认他使疾病散播,这个做法真是利大于弊吗? 中国当局和专家对正在就蔓延中的新型冠状病毒起源... 点击阅读>>

当权的第三帝国

| 发布时间:2020-02-26,星期三
当权的第三帝国
撰文: 理查德·J. 埃文斯 译者:哲理庐 以下内容经授权选自《当权的第三帝国》第一章“警察国家”: 作者: [英] 理查德·J. 埃文斯;出版方: 理想国 | 九州出版社;译者: 哲理庐;出版年: 2020-2 1 当这些事发生时,德国总统兴登堡的身体状态正每况愈... 点击阅读>>

惊天学术造假!400余篇论文或来自同一“论文工厂”,涉及数十家中国医院

| 发布时间:2020-02-25,星期二
惊天学术造假!400余篇论文或来自同一“论文工厂”,涉及数十家中国医院
作者: 张静、李贤焕 “学术打假人”Elisabeth Bik 再次拉响了学术造假警报。她和团队发现了 400 多篇来自不同机构的论文,在条带、图形版式和标题上高度雷同,似乎都产自同一个“论文工厂”。 根据 Bik 爆料显示,这些论文几乎全部来自中国的几十家医院,其中... 点击阅读>>

秦晖:斯洛伐克民族主义的两端

| 发布时间:2020-02-25,星期二
秦晖:斯洛伐克民族主义的两端
作者: 秦晖 民族主义,但不是“资产阶级的”? 当然,说胡萨克毁了捷克斯洛伐克,这绝不是简单地在道德意义上说他是个坏人,他的做法还是有土壤的。 胡萨克这个原来的改革派投靠苏联,断送了布拉格之春的改革,当然该挨骂。不过,他这种“阻止了自由化... 点击阅读>>

在中俄边界,疫情之下被冻结的贸易和生活

| 发布时间:2020-02-25,星期二
在中俄边界,疫情之下被冻结的贸易和生活
ANDREW HIGGINS 从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看到的中国黑河市。 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一种传染病正在中国肆虐,而就在冰冻的阿穆尔河对岸600码远的地方,俄罗斯边境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的圣母领报主教座堂里,有人正在高声做出拯救众生于瘟疫的承诺。 “虽... 点击阅读>>

我们正在面对一场全球大流行病吗?

| 发布时间:2020-02-25,星期二
我们正在面对一场全球大流行病吗?
MICHAEL T. OSTERHOLM, MARK OLSHAKER 首尔一所基督教堂的周日礼拜。最近几天,韩国确诊的新冠病毒病例数量激增。 KIM HONG-JI/REUTERS 上周二,也就是2月18日之前,伊朗还没有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的报告。到周日,政府已宣布了43例病例和8例死亡。意大利周日... 点击阅读>>

世卫考察组代表:要认识到武汉人民的贡献,世界亏欠你们!

| 发布时间:2020-02-25,星期二
世卫考察组代表:要认识到武汉人民的贡献,世界亏欠你们!
撰文 | 汤佩兰 责编 | 李晓明 2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摄影:新华社记者邢广利。图片来源:中国政府网。 2020年1月23日凌晨2点,成立只有四天的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出第... 点击阅读>>

“扔了就跑”:跑到哪里,跑到何时

| 发布时间:2020-02-25,星期二
“扔了就跑”:跑到哪里,跑到何时
光明网评论员:最近“扔了就跑”的新闻时有出现。“扔了就跑”,说的是一些人进入政府机关、公安局或派出所、医院或防疫点,扔下装有钱款的信封或口袋后,不待说清原委、拔腿就跑……据不完全统计,仅涉及22人的“扔了就跑”事件中,“扔掉”的款额已达66万余元。还有一... 点击阅读>>

他们嘲讽日韩抄作业 而我只想向财新们致敬

| 发布时间:2020-02-25,星期二
他们嘲讽日韩抄作业 而我只想向财新们致敬
原创 赖捷 新冠疫情发展至今,我们似乎走过了漫长黑夜中最幽暗的那一段。 2月25日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湖北以外的日新增病例已降到个位数。 就在此时,熟悉的节奏回来了,还是一样的配方,还是一样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 一方面,中... 点击阅读>>

失业、歧视和孤立:疫情之下中国农民工的困境

| 发布时间:2020-02-25,星期二
失业、歧视和孤立:疫情之下中国农民工的困境
赫海威 上周在绛县,工作人员为准备乘坐长途包车返工的农民工检查体温。 王生拖着一个灰色塑料行李箱,里面装着他的大部分物品——一张毯子、一把牙刷、一双白色球鞋和一个梳子,在中国南方挨个工厂讨工作。得到的永远是拒绝。 现年49岁的王生曾经在庞大... 点击阅读>>

特朗普访问印度:一趟“各取所需”的旅程

| 发布时间:2020-02-24,星期一
特朗普访问印度:一趟“各取所需”的旅程
这是特朗普与莫迪八个月内第五次碰头。 美国民主党总统初选选战打得激烈之际,共和党藉总统特朗普却选择到印度进行访问。这是他上任总统后首次到访印度,看上去似乎与今年稍后举行的总统选举毫无关系,但其实特朗普正尝试利用这次机会,间接向美国选民推销自己... 点击阅读>>

《华尔街日报》记者致信管理层,反对“亚洲病夫”标题

| 发布时间:2020-02-24,星期一
《华尔街日报》记者致信管理层,反对“亚洲病夫”标题
MARC TRACY 《华尔街日报》就一篇评论文章标题的内部辩论,再次揭示了新闻部和评论部之间的紧张关系。 JOHN WISNIEWSKI 周四,《华尔街日报》的50多名记者致信报社管理层,对上司发起质疑,并批评该报的观点版块。此前一天,中国宣布为报复触怒中国领导人的... 点击阅读>>

叶荫聪:奥斯维辛之后真的不能写诗?

| 发布时间:2020-02-24,星期一
叶荫聪:奥斯维辛之后真的不能写诗?
叶荫聪 叶荫聪: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著有《媒体识读 = Media Literacy》丶《直接行动》和《为当下怀旧 : 文化保育的前世今生》,研究兴趣包括城市研究丶当代中国研究;亦是香港独立媒体(InMediaHK)创办人之一。 日本民间机构寄来中国援助抗...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