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学走廊

王小波:写给新的一年(1996年)

| 发布时间: 2020-01-22,星期三
王小波:写给新的一年(1996年)
我们读书、写作—一九九五年就这样过去了。这样提到过去的一年,带点感慨的语调,感叹生活的平淡。过去我们的生活可不是这样平淡。在我们年轻时,每一年的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后来只能写成小册子,再后来变成了薄薄的几页纸。现在就是这样一句话:读书、写作... 点击阅读>>

金雁: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

| 发布时间: 2020-01-14,星期二
金雁: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
谁都知道,俄罗斯文学是世界文学史上的“青藏高原”。高尔基曾说:“没有一个国家像俄国这样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就出现了灿若群星的伟大名字,没有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拥有如此多的殉道作家”。俄国文学的“叛逆性”是以一贯之的。据说,苏联时期国家安全部门的... 点击阅读>>

朱光潜:谈摆脱

| 发布时间: 2020-01-14,星期二
朱光潜:谈摆脱
黑格尔对于古今悲剧,最推尊希腊索福克勒斯(Sophocles)的《安提戈涅》(Antigone)。安提戈涅的哥哥因为争王位,借重敌国的兵攻击他自己的祖国忒拜,他在战场中被打死了。忒拜新王克瑞翁(Creon)悬令,如有人敢收葬他,便处死罪,因为他是一个国贼。安提... 点击阅读>>

诗人应该怎样歌颂时代

| 发布时间: 2019-12-28,星期六
诗人应该怎样歌颂时代
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从来都不难吸引文学界的歌颂火力,从苏俄革命开始,像马雅可夫斯基、叶赛宁、帕斯捷尔纳克等伟大诗人,都或多或少地为时代贡献过歌颂作品。不过,歌颂的技艺并不容易掌握,要连续不断、恰到好处地歌颂就更是难上加难,马雅可夫斯基等人... 点击阅读>>

雪莱:人生,是一场伟大的奇迹

| 发布时间: 2019-12-14,星期六
雪莱:人生,是一场伟大的奇迹
人,就是生活;我们所感受的一切,即为宇宙。生活和宇宙是神奇的。然而,对万物的熟视无睹,犹如一层薄薄的雾,遮蔽了我们,使我们看不到自身的神奇。我们对人生倏忽不定的变幻赞叹不已,然而,它本身难道不正是伟大的奇迹? 点击阅读>>

毛姆:养成读书的习惯是为自己建了一个避难所

| 发布时间: 2019-12-3,星期二
毛姆:养成读书的习惯是为自己建了一个避难所
俗话说,“祸从口出”。当我在《总结》中提到常有年轻人向我请教该读些什么书时,我并未意识到我的回答会带来的影响。随后我收到了各式各样读者的来信,询问我到底给出了怎样的建议。我尽可能地写信作答,然而短短一封信是不可能尽然表述自己的想法的。有此类... 点击阅读>>

傅国涌:草木一秋人一世:悼念流沙河先生

| 发布时间: 2019-11-26,星期二
傅国涌:草木一秋人一世:悼念流沙河先生
不见流沙河先生已有六年,2013年夏天我去他家闲聊,那次陪我一起去的李玉龙兄病故也有四年多了。我与先生一共只见过两面,但最早读到他的文字却还是少年时,三十六、七年前。昨天下午得知先生离世的消息,晚上我和孩子们一起《与腊梅对话》,读的第一篇作品... 点击阅读>>

道成肉身:莎朗·奥兹的身体诗学

| 发布时间: 2019-11-26,星期二
道成肉身:莎朗·奥兹的身体诗学
2013年春,71岁高龄的女诗人莎朗·奥兹(Sharon Olds)先后获得久负盛名的英国TS·艾略特奖和2013年度美国普利策诗歌奖,一时间她的声誉如日中天。莎朗•奥兹1942年出生于旧金山,在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接受教育。她的第一本书《撒旦说》(1980年),获得了... 点击阅读>>

王蒙: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对恶有所认识

| 发布时间: 2019-11-18,星期一
王蒙: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对恶有所认识
我们常常议论到某个人的时候说谁谁比较幼稚,谁谁不够成熟,谁谁比较老到。那么请问,成熟和老到的标准是什么?成熟和幼稚的区别点是什么?很抱歉,我不能不说到一个方面,那就是对于恶的认识与对付恶的本领。很遗憾,人生中社会中还有许多的不善,还有许多... 点击阅读>>

作家雨果,他的画比文字更动人

| 发布时间: 2019-11-10,星期日
作家雨果,他的画比文字更动人
法国作家罗曼 · 罗兰曾说:“在文学界和艺术界的所有伟人中雨果是惟一活在法国心中的伟人”。创作了《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作为文豪,世人熟知。文学的光辉掩盖了绘画上的天才和成就。事实上,如果他专心视觉艺术,必然跻身最伟大画家行列 点击阅读>>

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家与他的时代

| 发布时间: 2019-11-9,星期六
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家与他的时代
从陀氏的家族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成长,从他的苦役羁旅到文学生涯,一直到隆重的葬礼,约瑟夫·弗兰克穷经皓首,呈现出一名作家、编辑、论战者、传道者的生活与事业,也同时展现出一幅19世纪俄罗斯智识生活的画卷——普希金、果戈理、赫尔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 点击阅读>>

钱锺书:论俗气——一切夸张和卖弄总是过量的

| 发布时间: 2019-11-4,星期一
钱锺书:论俗气——一切夸张和卖弄总是过量的
找遍了化学书,在炭气、氧气以至于氯气之外,你看不到俗气的。这是比任何气体更稀淡、更微茫,超出于五官感觉之上的一种气体,只有在文艺里和社交里才能碰见。文艺里和社交里还有许多旁的气也是化学所不谈的,例如寒酸气、泥土气。不过,这许多气都没有俗气... 点击阅读>>

钱穆:如何安放自己的心?

| 发布时间: 2019-10-26,星期六
钱穆:如何安放自己的心?
如何保养我们的身体,如何安放我们的心,这是人生问题中最基本的两大问题。前一问题为人兽所共,后一问题乃人类所独。禽兽也有心,但他们是心为形役,身是唯一之主,心则略如耳目四肢一般官能,只像是一工具,一作用。为要保养身,才运使到心。身的保养暂时... 点击阅读>>

《龙子》:米高梅电影里的中国抗战

| 发布时间: 2019-10-25,星期五
《龙子》:米高梅电影里的中国抗战
赛珍珠是历史上首位荣膺诺贝尔文学奖的女作家,她一生笔耕不辍,共有一百余部作品问世。其中,中国题材的小说最为引人注目,她的作品展现了中国社会、中国人的真实面貌,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形象,令当时西方对中国人丑陋“傅满洲”的刻板印象予以纠... 点击阅读>>

双黄蛋!波兰、奥地利作家分获2018、19年诺贝尔文学奖!

| 发布时间: 2019-10-10,星期四
双黄蛋!波兰、奥地利作家分获2018、19年诺贝尔文学奖!
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0日19时(斯德哥尔摩时间2019年10月10日13时),2018、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发,获奖者为:Olga Tokarczuk,Peter Handke。 点击阅读>>

杨绛:《傲慢与偏见》有什么好?

| 发布时间: 2019-10-4,星期五
杨绛:《傲慢与偏见》有什么好?
议论一部作品“有什么好”,可以有不同的解释:或是认真探索这部作品有什么好,或相当干脆的否定,就是说,没什么好。两个说法都是要追问好在哪里。这里要讲的是英国十九世纪初期的一部小说《傲慢与偏见》。女作者简·奥斯丁是西洋小说史上不容忽视的大家,近年... 点击阅读>>

高尔基:最温柔的那一刻

| 发布时间: 2019-10-4,星期五
高尔基:最温柔的那一刻
有一次幸福离我如此之近,我几乎抓住了它温柔的手。这是发生在散步的时候。一个炎热的夏夜,一大群年轻人聚在伏尔加河畔捕鲟渔民那里的牧场。大家坐在篝火旁,喝着渔民们煨的鱼汤,饮着伏特加和啤酒,谈论怎样更快更好地把世界建设起来。后来,大家都感到身... 点击阅读>>

张新颖:沈从文与20世纪国家

| 发布时间: 2019-09-30,星期一
张新颖:沈从文与20世纪国家
沈从文是大家都熟悉的名字,我们学现代文学,总要讲到他这个人和他的作品,可是,我们到底对他熟悉到什么程度?我们熟悉他的什么?沈从文生前,总是有感到不被理解的痛苦,1930年代创作高峰时期美誉加身的时候,他就有这种强烈的感受,更不要说在后来遭遇挫... 点击阅读>>

《生活与命运》值得一读

| 发布时间: 2019-09-29,星期日
《生活与命运》值得一读
俄罗斯的自由主义传统比较薄弱。但我最近在伟大的俄国小说家瓦西里•格罗斯曼(Vasily Grossman)的一部作品中,读到了我所读过的最鼓舞人心的自由主义理想宣言之一。在右翼与左翼都越来越迷恋集体权利的当今时代,格罗斯曼在60年前写下的个人至上的观点仍然让... 点击阅读>>

卡尔维诺:经典是这样一种著作,它永远不会完结它所要述说的东西

| 发布时间: 2019-09-27,星期五
卡尔维诺:经典是这样一种著作,它永远不会完结它所要述说的东西
经典作品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至少对那些被视为“博学”的人是如此;它不适用于年轻人,因为他们处于这样一种年龄:他们接触世界和接触成为世界的一部分的经典作品之所以重要,恰恰是因为这是他们的最初接触。代表反复... 点击阅读>>

老舍:与有趣的人做朋友,不亦乐乎

| 发布时间: 2019-09-23,星期一
老舍:与有趣的人做朋友,不亦乐乎
从青木关到歌乐山一带,在我所认识的文友中要算吴组缃先生最为阔绰。他养着一口小花猪。据说,这小动物的身价,值六百元。每次我去访组缃先生,必附带的向小花猪致敬,因为我与组缃先生核计过了:假若他与我共同登广告卖身,大概也不会有人,出六百元来买!有...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