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苑

沉默

| 发布时间: 2019-05-23,星期四
沉默
林语堂先生说,法国一位演说家劝人缄默,成书三十卷,为世所笑,所以我现在做讲沉默的文章,想竭力节省,以原稿纸三张为度。提倡沉默从宗教方面讲来,大约很有材料,神秘主义里很看重沉默,美忒林克便有一篇极妙的文章。但是我并不想这样做,不仅因为怕有拥... 点击阅读>>

王小波:男人眼中的女性美

| 发布时间: 2019-05-20,星期一
王小波:男人眼中的女性美
一个男人,只要他视力没有大毛病,就都能欣赏女人的美。因为大家都有这种能力,所以这件事常被人用来打比方--孟夫子就喜欢用“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这个例子来说明大家可以有一致的意见,很显然,他觉得这样一说大家就会明白。谁都喜欢看见好看一点的女人,这... 点击阅读>>

胡适:个人自由与社会进步——再谈“五四运动”

| 发布时间: 2019-05-4,星期六
胡适:个人自由与社会进步——再谈“五四运动”
这年头是"五四运动"最不时髦的年头。前天五四,除了北京大学依惯例还承认这个北大纠集日之外,全国的人都不注意这个日子了。张熙若先生"雪中送炭"的文章使人颇吃一惊。他是政治哲学的教授,说话不离本行,他指出五四运动的意义是思想解放,思想解放使得个人... 点击阅读>>

梁实秋:现在女人衣服为什么越穿越少?

| 发布时间: 2019-04-29,星期一
梁实秋:现在女人衣服为什么越穿越少?
莎士比亚有一句名言:衣裳常常显示人品。又有一句:如果我们沉默不语,我们的衣裳与体态也会泄露我们过去的经历。可是我不记得是谁了,他曾说过更彻底的话:我们平常以为英雄豪杰之士,其仪表堂堂确是与众不同,其实,那多半是衣裳装扮起来的,我们在画像中... 点击阅读>>

朱自清:说话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 发布时间: 2019-04-20,星期六
朱自清:说话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谁能不说话,除了哑子?有人这个时候说,那个时候不说。有人这个地方说,那个地方不说。有人跟这些人说,不跟那些人说。有人多说,有人少说。有人爱说,有人不爱说。哑子虽然不说,却也有那伊伊呀呀的声音,指指点点的手势。 点击阅读>>

傅斯年:我们为什么要办大学?

| 发布时间: 2019-04-11,星期四
傅斯年:我们为什么要办大学?
如果问办大学是为什么?我要说办大学为的是学术,为的是青年,为的是中国和世界的文化,这中间不包括工具主义,所以大学才有他的自尊性。这中间是专求真理,不包括利用大学做为人挤人的工具。 点击阅读>>

王蒙:为什么读书读太多反倒显得傻呢?

| 发布时间: 2019-04-5,星期五
王蒙:为什么读书读太多反倒显得傻呢?
关于读书,我随便说一点。第一,我读书不是读得最好的,有很多书别人读过,我都没读。还有别人非常热爱读的,我老读不完。比方说《战争与和平》,写得好,我也好多次看,但是读不完。还有《百年孤独》,我也读过,有一次我都读到五分之三以上,快到五分之四... 点击阅读>>

朱自清:春

| 发布时间: 2019-03-20,星期三
朱自清:春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 点击阅读>>

林语堂:人类是唯一在工作的动物

| 发布时间: 2019-03-16,星期六
林语堂:人类是唯一在工作的动物
世间的万物都在悠闲中过日子,只有人类为生活而工作着。他工作着,因为他必须工作,因为在文化日益进步的时候,生活也变得更加复杂,到处是义务、责任、恐惧、阻碍和野心,这些东西不是由大自然产生出来的,而是由人类社会产生出来的。当我在这里坐在我的书... 点击阅读>>

朱光潜:文学上的低级趣味

| 发布时间: 2019-03-11,星期一
朱光潜:文学上的低级趣味
文艺必出于至性深情,谁也知道。但是没有至性深情的人也常有出产作品的引诱,于是就只有装腔作势,或是取浅薄俗滥的情调加以过分的夸张。最坏的当然是装腔作势,心里没有那种感触,却装着有那种感触。满腔尘劳俗虑,偏学陶谢恣情山水,冒充风雅;色情的追逐... 点击阅读>>

周汝昌:张爱玲眼中的《红楼梦》

| 发布时间: 2019-02-21,星期四
周汝昌:张爱玲眼中的《红楼梦》
张爱玲在文坛享有盛名,自愧未曾读过她的小说、剧本,偶然见到一两篇随笔性文章,竟然都谈到了《红楼》,而且见解不凡。这才引起我这孤陋者的注意,真是于心戚戚焉,不能轻易放下这个题目。人的文艺天赋差异之大,是一种造物的“游戏”或有意捉弄她所“造”的人... 点击阅读>>

卢梭:一个孤独的漫步者的遐想

| 发布时间: 2019-02-11,星期一
卢梭:一个孤独的漫步者的遐想
在坎坷不平的漫长的一生中,我发现,最使我得到甜蜜的享受和舒心的快乐的时期,并不是最常引起我回忆和使我感触最深的时期。那令人迷醉和牵动感情的短暂时刻,不论它是多么的活跃,但正是由于它的活跃,所以在生命的长河中只不过是几个明亮的小点。这种明亮... 点击阅读>>

余华:我是怎么从牙医成为作家的

| 发布时间: 2019-01-27,星期日
余华:我是怎么从牙医成为作家的
二十年多前,我是一名牙科医生,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上手握钢钳,每天拨牙长达八个小时。在我们中国的过去,牙医是属于跑江湖一类,通常和理发的或者修鞋的为伍。在繁华的街区撑开一把油布雨伞,将钳子、锤子等器械在桌上一字排开,同时也将以往拨下的牙齿... 点击阅读>>

梭罗:瓦尔登湖的冬天,寂静,处处闪烁光芒

| 发布时间: 2019-01-20,星期日
梭罗:瓦尔登湖的冬天,寂静,处处闪烁光芒
风轻轻地低声吹着,吹过百叶窗,吹在窗上,轻软得好像羽毛一般;有时候数声叹息,几乎叫人想起夏季长夜漫漫和风吹动树叶的声音。田鼠已经舒舒服服地在地底下的楼房中睡着了,猫头鹰安坐在沼地深处一棵空心树里面,兔子、松鼠、狐狸都躲在家里安居不动。看家... 点击阅读>>

萧红:雪天

| 发布时间: 2019-01-14,星期一
萧红:雪天
我直直是睡了一个整天,这使我不能再睡。小屋子渐渐从灰色变做黑色。睡得背很痛,肩也很痛,并且也饿了。我下床开了灯,在床沿坐了坐,到椅子上坐了坐,扒一扒头发,揉擦两下眼睛,心中感到幽长和无底,好像把我放下一个煤洞去,并且没有灯笼,使我一个人走... 点击阅读>>

余光中:朋友很多,但逃不过这四类型

| 发布时间: 2018-12-20,星期四
余光中:朋友很多,但逃不过这四类型
一个人命里不见得有太太或丈夫,但绝对不可能没有朋友。即使是荒岛上的鲁滨孙,也不免需要一个“礼拜五”。一个人不能选择父母,但是除了鲁滨孙之外,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朋友。照说选来的东西,应该符合自己的理想才对,但是事实又不尽然。你选别人,别人... 点击阅读>>

钱穆:关于学问的智慧与功力

| 发布时间: 2018-11-28,星期三
钱穆:关于学问的智慧与功力
今天所讲的题目,在我平日上课时,也常讲及,并非有什么新意见。只因近两年来我上课较少,且以前所讲多是零碎穿插,今次稍为作成系统,此可谓是我自己做学问的方法论,但大部分亦是古人治学之经验。做学问第一要有“智慧”,第二要有“功力”。二者在学问上究竟... 点击阅读>>

周有光:我与圣约翰大学

| 发布时间: 2018-11-15,星期四
周有光:我与圣约翰大学
我考大学有趣味。我报考了两个大学,都考取了。一个是上海圣约翰大学,一个是南京东南高等师范学校,后来变成东南大学,后来又变成中央大学,今天是南京大学。为什么考两个大学呢?有几个比我高的同学劝我去考圣约翰大学,我到上海去考圣约翰大学,考取了。... 点击阅读>>

梁漱溟:研究问题所需的态度

| 发布时间: 2018-11-9,星期五
梁漱溟:研究问题所需的态度
现在外面对我有误会的太多。其故盖在一般人心浅性急,而我的理论主张又未全盘发表(编者按:全部理论现已出版)。再则道理虽同一道理,而在普通人于事实来到,固可一点即破,不难相喻;事实未到眼前,则千言万语亦殊难了了。这是无可奈何的!中国问题的复杂... 点击阅读>>

钱穆:中国历史人物为何多产生于衰乱世?

| 发布时间: 2018-11-1,星期四
钱穆:中国历史人物为何多产生于衰乱世?
历史是人事的记录,必是先有了人才有历史的。但不一定有人必会有历史,定要在人中有少数人能来创造历史。又且创造了历史,也不一定能继续绵延的,定要不断有人来维持这历史,使他承续不绝。因此历史虽说是属于人,但重要的只在比较少数人身上。历史是关于全... 点击阅读>>

郁达夫:故都的秋

| 发布时间: 2018-10-9,星期二
郁达夫:故都的秋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雕得慢,空气来得润,天...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