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苑

《北京的春节》老舍(绘本图/于大武)

| 发布时间: 2016-02-9,星期二
《北京的春节》老舍(绘本图/于大武)
按照北京的老规矩,过农历的新年(春节),差不多在腊月的初旬就开头了。“腊七腊八,冻死寒鸦”,这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可是,到了严冬,不久便是春天,所以人们并不因为寒冷而减少过年与迎春的热情。在腊八那天,人家里,寺观里,都熬腊八粥。这种特制的粥... 点击阅读>>

梁实秋:北平年景

| 发布时间: 2016-02-8,星期一
梁实秋:北平年景
过年须要在家乡里才有味道,羁旅凄凉,到了年下只有长吁短叹的份儿,还能有半点欢乐的心情?而所谓家,至少要有老小二代,若是上无双亲,下无儿女,只剩下伉俪一对,大眼瞪小眼,相敬如宾,还能制造什么过年的气氛?北平远在天边,徒萦梦想,童时过年风景,... 点击阅读>>

梁晓声:为什么我们对平凡的人生深怀恐惧?

| 发布时间: 2016-01-27,星期三
梁晓声:为什么我们对平凡的人生深怀恐惧?
做一个平凡的人真的那么令人沮丧么?倘注定一生平凡,真的毋宁三十五岁以前自杀么?我明白那大一男生的话只不过意味着一种“往高处走”的愿望,虽说得郑重,其实听的人倒是不必太认真的。但我既思考了,于是觉出了我们这个社会,我们这个时代,近十年来,一直所... 点击阅读>>

鲁迅论陀思妥耶夫斯基:凡是伟大的灵魂审问者,同时也一定是伟大的犯人

| 发布时间: 2016-01-19,星期二
鲁迅论陀思妥耶夫斯基:凡是伟大的灵魂审问者,同时也一定是伟大的犯人
显示灵魂的深者,每要被人看作心理学家;尤其是陀思妥夫斯基那样的作者。他写人物,几乎无须描写外貌,只要以语气,声音,就不独将他们的思想和感情,便是面目和身体也表示着。又因为显示着灵魂的深,所以一读那作品,便令人发生精神的变化。灵魂的深处并不... 点击阅读>>

贾平凹:孤独地走向未来

| 发布时间: 2016-01-10,星期日
贾平凹:孤独地走向未来
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偶尔作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弱者都是群居着,所以有芸芸众生。弱者奋斗的目的是转化为强者,像蛹向蛾的转化,但一旦转化成功... 点击阅读>>

钱钟书谈交友:什么是真正的交情

| 发布时间: 2016-01-3,星期日
钱钟书谈交友:什么是真正的交情
在我一知半解的几国语言里,没有比中国古语所谓 “素交”更能表出友谊的骨髓。一个“素”字把纯洁真朴的交情的本体,形容尽致。素是一切颜色的基础,同时也是一切颜色的调和,像白日包含着七色。真正的交情,看来像素淡,自有超越死生的厚谊。假使恋爱是人生的必... 点击阅读>>

张爱玲:论写作

| 发布时间: 2015-12-24,星期四
张爱玲:论写作
在中学读书的时候,先生向我们说:“做文章,开头一定要好,起头起得好,方才能够抓住读者的注意力。结尾一定也要好,收得好,方才有回昧。”我们大家点头领会。她继续说道:“中间一定也要好——”还未说出所以然来,我们早巳哄堂大笑。然而今天,当我将一篇小说... 点击阅读>>

梁启超:学问之趣味

| 发布时间: 2015-12-18,星期五
梁启超:学问之趣味
我是个主张趣味主义的人:倘若用化学化分“梁启超”这件东西,把里头所含一种原素名叫“趣味”的抽出来,只怕所剩下仅有个0了。我以为:凡人必常常生活于趣味之中,生活才有价值。若哭丧着脸挨过几十年,那么,生命便成沙漠,要来何用?中国人见面最喜欢用的一句... 点击阅读>>

梁启超:敬业与乐业

| 发布时间: 2015-12-8,星期二
梁启超:敬业与乐业
我这题目,是把《礼记》里头“敬业乐群”和《老子》里头“安其居,乐其业”那两句话,断章取义造出来的。我所说的是否与《礼记》《老子》原意相合,不必深求;但我确信“敬业乐业”四个字,是人类生活的不二法门。本题主眼,自然是在“敬”字、“乐”字。但必先有业,... 点击阅读>>

陈独秀:人生的真义

| 发布时间: 2015-12-4,星期五
陈独秀:人生的真义
人生在世,究竟为的甚么?究竟应该怎样?这两句话实在难得回答的很。回答这两句话,糊糊涂涂过了一生,岂不是太无意识吗?自古以来,说明这个道理的人也算不少,大概约有数种:第一是宗教家,像那佛教家说:世界本来是个幻象,人生本来无生;“真如”本性为“无... 点击阅读>>

鲁迅:论“他妈的!”

| 发布时间: 2015-12-4,星期五
鲁迅:论“他妈的!”
无论是谁,只要在中国过活,便总得常听到“他妈的”或其相类的口头禅。我想:这话的分布,大概就跟着中国人足迹之所至罢;使用的遍数,怕也未必比客气的“您好呀”会更少。假使依或人所说,牡丹是中国的“国花”,那么,这就可以算是中国的“国骂”了。 点击阅读>>

梁启超:最苦与最乐

| 发布时间: 2015-12-1,星期二
梁启超:最苦与最乐
人生什么事最苦呢?贫吗?不是。失意吗?不是。老吗?死吗?都不是。我说人生最苦的事,莫若于身上背著一种未了的责任。人若能知足,虽贫不苦;若能安分(不多作分外希望),虽然失意不苦;老、死乃人生难免的事,达观的人看得很平常,也不算什么苦。独是凡... 点击阅读>>

莫言:贫富与欲望

| 发布时间: 2015-11-22,星期日
莫言:贫富与欲望
人类社会闹闹哄哄,乱七八糟,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看上去无比的复杂,但认真一想,也不过是贫困者追求富贵,富贵者追求享乐和刺激――基本上就是这么一点事儿。中国古代有个大贤人司马迁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中国的圣人孔夫子说... 点击阅读>>

张爱玲:我的天才梦

| 发布时间: 2015-11-19,星期四
张爱玲:我的天才梦
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然而,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现我除了天才的梦之外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点。世人原谅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们不会原谅我. 加上一点美国式的宣传,也许我会被... 点击阅读>>

暮色四合

| 发布时间: 2015-11-13,星期五
暮色四合
太阳下山后,天地间有短暂的静默。此刻,事物仿佛失去了重量,云朵静伏于空中,远山作成模糊的一团。暮色骤然而至,它遮蔽了万物,让生灵发不出声音。连聒噪的归鸟都机敏地躲进巢里沉思。炊烟升起。柴火好闻的气味弥漫开来。劳累一天的农人,从中嗅出了饭菜... 点击阅读>>

白雪:我想深情地对你说

| 发布时间: 2015-11-9,星期一
白雪:我想深情地对你说
两年前,我和王倩倩老师偶然探讨起了关于语言方面的课题。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如今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语言沟通越来越淡漠。在餐厅里你会看得很清晰,人们有事说事,没事就各看各的手机。人在虚拟的世界里与机器对话久了,很容易忽略和扭曲现实。对着... 点击阅读>>

韩寒:青春

| 发布时间: 2015-11-4,星期三
韩寒:青春
我有一个朋友,毕业之前虽然也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但积极健康,毕业以后去找工作,好不容易才找到,给别人加工东西,一个月赚一千五百块,时常加班,加班有时候有工资,有时候没有工资,合起来一个月能赚两千。他家在二十公里外,买了一个电瓶车,每天早出... 点击阅读>>

张爱玲:谈女人

| 发布时间: 2015-10-26,星期一
张爱玲:谈女人
西方人称阴险刻薄的女人为“猫”。新近看到一本专门骂女人的英文小册子叫《猫》,内容并非是完全未经人道的,但是与女人有关的隽语散见各处,搜集起来颇不容易,不像这里集其大成。摘译一部分,读者看过之后总有几句话说,有的嗔,有的笑,有的觉得痛快,也有... 点击阅读>>

冬天的记忆

| 发布时间: 2015-10-19,星期一
冬天的记忆
天渐渐矮了,时令收紧了大地的气。冬天来了。高家村丁字口照碑前,大人们缩起脖子,手缩进袖筒里,低头想着心事。大队部屋顶上的高音喇叭,一如既往地聒噪着,传布来自中南海的最新指示,无非是“抓革命促生产!”“备战备荒为人民!”“把批林批孔运动进行到底!... 点击阅读>>

汪曾祺:鉴赏家(经典短篇)

| 发布时间: 2015-10-14,星期三
汪曾祺:鉴赏家(经典短篇)
全县第一个大画家是季匋民,第一个鉴赏家是叶三。叶三是个卖果子的。他这个卖果子的和别的卖果子的不一样。不是开铺子的,不是摆摊的,也不是挑着担子走街串巷的。他专给大宅门送果子。也就是给二三十家送。这些人家他走得很熟,看门的和狗都认识他。到了一... 点击阅读>>

初进燕园

| 发布时间: 2015-10-11,星期日
初进燕园
燕园的第一夜是迷蒙的。只记得那日午夜时分,奔走了三个日夜的火车在前门车站停住了。下车,出站,便有北大的老师和同学在接我们。迷迷糊糊地上了车,迷迷糊糊地行进在去北大的西郊路上。夜很深,周围很宁静,这城市像在做梦。车子开进了校园,我已不记得那...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