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学术评论

中国学者Science论文被质疑“造假”,期刊发函重点关注

| 发布时间: 2020-09-4,星期五
中国学者Science论文被质疑“造假”,期刊发函重点关注
今天,Science一则“Editorial expression of concern”,震动中国学术圈。东南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团队此前登上Science的研究,在被举报质疑存在学术不端行为——文章的多处图片与先前发表的文章高度相似后,现在由Science官方作出回应。而“Editorial ex... 点击阅读>>

王国维与民国大学之关系

| 发布时间: 2020-09-3,星期四
王国维与民国大学之关系
王国维晚年任教清华学校国学研究院,与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等一起造就了清华国学的短暂辉煌,此人所共知者。但王国维此前曾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通信导师一职,而且是在北大数度邀请之下才勉强就聘,其过程之复杂曲折可能就不大为人所知了。1927年王国... 点击阅读>>

硬汉学者郑也夫

| 发布时间: 2020-08-25,星期二
硬汉学者郑也夫
社会学被取消,大体上是30年的光景;后来又被承认,大体上也是30年的时光。由于全能政治的作用,国家的触角伸向社会的方方面面,社会自然疲软无力。城乡二元化的制度安排,加以单位制度,社会的功能,长期被压缩在婚丧嫁娶、盖房、搬家等有限的范围之内。这... 点击阅读>>

葛兆光:学术界的当务之急不是拿个诺贝尔奖回来,而是守住底线

| 发布时间: 2020-08-17,星期一
葛兆光:学术界的当务之急不是拿个诺贝尔奖回来,而是守住底线
任何研究,都要作一个关于此课题起码的研究史回顾。前人研究是很重要的,学术研究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得懂得别人研究过的,你如果不能给出新的资料和进一步解释,你就不要做。现在那么多重复的论文著作,为什么?不说它有意偷懒,至少它是不知道前人做... 点击阅读>>

马克思:给父亲的信(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

| 发布时间: 2020-08-8,星期六
马克思:给父亲的信(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
亲爱的父亲:生活中往往会有这样的时机,它好象是表示过去一段时期结束的界标,但同时又明确地指出生活的新方向。在这样的转变时机,我们感到必须用思想的锐利目光去观察今昔,以便认清自己的实际状况。而世界历史本身也喜欢把视线投向过去,并回顾自己,这... 点击阅读>>

改进张益唐证明,陶哲轩「他的证明比我还强」,这个天才青年还解决了困扰数学界近80年的「简单问题」

| 发布时间: 2020-08-2,星期日
改进张益唐证明,陶哲轩「他的证明比我还强」,这个天才青年还解决了困扰数学界近80年的「简单问题」
传奇数学家张益唐之后,又有一位跟「孪生素数猜想」有关的数学家,摘下了「数论界最高奖」柯尔奖。26岁时,他不仅将猜想中素数间隔的上限由7000万降到了600,大幅优化了张益唐的结果,还被陶哲轩亲口称赞:说实话,他的描述方式实际上比我的更干净……事实证明... 点击阅读>>

再这么玩下去,我国的科研就真没戏了

| 发布时间: 2020-07-28,星期二
再这么玩下去,我国的科研就真没戏了
我们在科技服务多年的经验中,深感担忧和压力。科研经费高,基础研究薄弱,长期可持续研究少,没有基础共享机制,大量重复科研,更重要的是,科研成果转化能力不足,好技术离市场太远,科研团队转化能力弱,市场需要挖掘不充分。如此种种,虽乱象多,但也是... 点击阅读>>

意识寻踪

| 发布时间: 2020-07-19,星期日
意识寻踪
本刊去年发表过一篇《关于意识,神经科学准备摊牌了》,对“加速意识研究”计划的背景、托诺尼的整合信息理论和德阿纳的全局神经工作空间理论的概况做了介绍,本文可以说是上文的姐妹篇,对这一重大事件的后续发展作了介绍,值得一切关心意识问题的人一读。但... 点击阅读>>

许知远读钱穆:历史最终还是报复了我们

| 发布时间: 2020-06-21,星期日
许知远读钱穆:历史最终还是报复了我们
身份的焦虑之中,我们开始寻找作为“中国人”的身份意义。钱穆作为近代中国为数不多的传统文化的坚定拥护者,在如今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面临现代与传统两个世界的拉扯,他希望我们对自己的历史保持着“温情和敬意“。 于是,当众人在为历史不可避免的方向性与残... 点击阅读>>

清华女教授怒批:学术研究不是打仗,不需要什么领军人物

| 发布时间: 2020-06-21,星期日
清华女教授怒批:学术研究不是打仗,不需要什么领军人物
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学术界或称为知识界,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纷繁复杂的局面:在一些人欢呼学术的春天来临时,另一些人却感受到寒冬的凛冽。我很能理解为何人们有春天之感,因为确乎有繁花似锦的热闹局面。而这并不是发明创新和研究成果的繁荣(早有人发出为何中... 点击阅读>>

黄永年:百年来的中国古文献研究

| 发布时间: 2020-06-18,星期四
黄永年:百年来的中国古文献研究
中国的古文献,在本世纪以前一般多局限于传统的古籍,最多旁及到青铜器和碑刻的文字,即所谓“金石”;进入本世纪则扩展到甲骨、简牍、敦煌文书、明清档案。这已成为今日学术界的通识。这里只就几位重视文献进而在扩展古文献领域上有重大贡献的人物,评介他们... 点击阅读>>

汪荣祖:萧公权先生学术次第

| 发布时间: 2020-06-11,星期四
汪荣祖:萧公权先生学术次第
北京大学周一良教授惠告,“燕京研究院成立,拟出版燕京学报,决定每期介绍曾在燕大执教学者一人。成都燕大曾有陈(寅恪)、萧(公权)、吴(宓)、李(方桂)四大名旦之说,故本期拟介绍公权先生学术”,只约我为之。公权先生的后半生在美国西雅图市的华盛顿大学执教1... 点击阅读>>

胡适:我们今日还不配读经

| 发布时间: 2020-06-7,星期日
胡适:我们今日还不配读经
今日提倡读经的人们,梦里也没有想到五经至今还只是一半懂得一半不懂得的东西。这也难怪,毛公郑玄以下,说《诗》的人谁肯说《诗》三百篇有一半不可懂?王弼韩康伯以下,说《易》的人谁肯说《周易》有一大半不可懂?郑玄马融王肃以下,说《书》的人谁肯说《... 点击阅读>>

钱锺书与陈寅恪:文史之间

| 发布时间: 2020-05-29,星期五
钱锺书与陈寅恪:文史之间
二人都精通多种文字,陈寅恪十六七种左右,而且能够阅读梵文、希腊文与拉丁文。钱锺书则精通英、法、德、意、西班牙等国文字,广阔的文化视野,使得他们眼光普照,一隅三反;当然,还不能不提他们共同惊人的记忆。二人都有百科全书式的记忆,读书广博而过目... 点击阅读>>

唐代诗人是以何种语音语调吟诗的?

| 发布时间: 2020-05-12,星期二
唐代诗人是以何种语音语调吟诗的?
随着纪录片《杜甫》的走红,国内外许多人都对唐诗引发了兴趣。众所周知,唐诗与汉语音韵密切相关。而现代汉语经过时间的变迁,与唐音又不尽相同。那么,唐人是如何吟诗的?为何现代汉语普通话里入声消失不见了?语言学家们又是如何构拟出中古音的呢? 点击阅读>>

李泽湘:瑞士机床产业的启示

| 发布时间: 2020-05-8,星期五
李泽湘:瑞士机床产业的启示
希望本文能唤醒大家对国家新近开展的新工科教育有更深刻的认识。不要简单沦落为又一个学科排名项目。它关系到国家产业创新人才体系建设以及国家经济发展能否在新时代再上一个台阶,同时,它对大湾区国际科创中心建设也有决定性的影响。致谢这次活动拜访的多... 点击阅读>>

美国外科之父:外科医生的训练

| 发布时间: 2020-05-8,星期五
美国外科之父:外科医生的训练
在21世纪信息化日益普及的今天,外科医生紧跟世界外科技术的发展,在机器人手术、3D微创手术等技术方面正在融入世界外科学发展的滚滚洪流中,中国部分领域的疾病治疗效果达到或超过国际先进水平。年轻一代的外科医生,正以极大的热情追逐世界外科技术的发展... 点击阅读>>

傅斯年: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

| 发布时间: 2020-05-4,星期一
傅斯年: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
历史学和语言学在欧洲都是很近才发达的。历史学不是著史;著史每多多少少带点古世中世的意味,且每取伦理家的手段,作文章家的本事。近代的历史学只是史料学,利用自然科学供给我们的一切工具,整理一切可逢着的史料,所以近代史学所达到的范域,自地质学以至... 点击阅读>>

刘再复:余英时与中国人文科学

| 发布时间: 2020-04-23,星期四
刘再复:余英时与中国人文科学
我清清楚楚记得,二〇二〇年是三位同龄人九十诞辰的大好年月。余英时、李泽厚、许倬云,三人都是我的学术偶像,当代中国的文化圣贤。余英时先生诞生于一月,属兄长。(学人按:此处删去三十余字)李泽厚先生知道我在写作庆贺余先生九十寿辰的文章,特嘱我代... 点击阅读>>

望月新一的论文快发表了,abc猜想能否获得证明?

| 发布时间: 2020-04-13,星期一
望月新一的论文快发表了,abc猜想能否获得证明?
数年来,业界对于望月新一的证明有着激烈的争论,《数理解析研究所公刊》决定接收这篇论文是这一事件的最新进展。望月本人是该期刊的主编,期刊由望月的就职单位、京都大学的数理解析研究所(RIMS)出版。4月3日,数理解析研究所的另外两名数学家——柏原正树... 点击阅读>>

潘光旦:读书的自由

| 发布时间: 2020-03-31,星期二
潘光旦:读书的自由
半年多以前我写过一篇《救救图书》的短稿,为坊间行将“还魂”的大批书籍呼吁。呼吁的效果如何,我不得而知。但转眼一想,即使有些效果,又怎么样?当代的人根本没有读书的自由,留下书来,也无非束诸高阁,最好也不过为典藏而典藏而已。有人说过,天下的图书...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