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学术评论

渠敬东:每时每刻的竞争和焦虑不安的心理正在扼杀教育

| 发布时间: 2021-01-18,星期一
渠敬东:每时每刻的竞争和焦虑不安的心理正在扼杀教育
我在北大教书,原来也在清华教过十年书,这些年来确实有点体会,我来谈谈我的感受:我现在觉得教育要不断地反思它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个人认为教育要重回学生的健康。刚才朱卓君校长讲得对,“学生要刻苦,但不要痛苦”,我说的健康,就洛克说的那句“健康... 点击阅读>>

释“江平精神” ——“为私权呐喊”、“法治天下”、“只向真理低头”。

| 发布时间: 2021-01-6,星期三
释“江平精神” ——“为私权呐喊”、“法治天下”、“只向真理低头”。
“江平精神”一语,从现有文献考察,最早应该是贺卫方教授提出的。2009 年 10 月 26日,为祝贺江先生八十岁生日,远在西域支教的贺教授,满怀激情,撰写《时代的法学教师》,其中第六节题曰“江平精神”[1]。据贺教授说:在 2004 年 4 月 24 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法... 点击阅读>>

年终盘点:2020年十大学术不端和撤稿事件

| 发布时间: 2020-12-14,星期一
年终盘点:2020年十大学术不端和撤稿事件
后翟天临时代,学术不端事件频发,其中不乏令人尊敬的学术大牛,甚至院士,让人目瞪口呆。11月,一份长达123页的举报材料在网络热传,作者自称“原天津大学化工专业硕士研究生吕翔”,实名举报“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张裕卿教授和其女张**学术造假”。包括实验、论文... 点击阅读>>

德国教授批评季羡林的博士论文:“你的文章…看上去面面俱到,实际上毫无价值”

| 发布时间: 2020-12-5,星期六
德国教授批评季羡林的博士论文:“你的文章…看上去面面俱到,实际上毫无价值”
这真是“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掉了。我仿佛当头挨了一棒,茫然、懵然,不知所措。这时候教授才慢慢地开了口:“你的文章费劲很大,引书不少。但是都是别人的意见,根本没有你自己的创见。看上去面面俱到,实际上毫无价值。你重复别人的话,又不完整准确... 点击阅读>>

葛剑雄:人品和学问是两回事

| 发布时间: 2020-12-5,星期六
葛剑雄:人品和学问是两回事
有人跟我辩论说:“你们有民国那些人高洁的人品吗?”人品跟学问也是两回事。我早在20多年前就写文章置疑过人文跟学术成果的关系。有人说,文如其人。那我要问,汪精卫做了汉奸以后,他的书法是不是就不好了呢?写诗的人都承认汪精卫诗做得很好,他做了汉奸后... 点击阅读>>

“第一要得最古本”

| 发布时间: 2020-12-3,星期四
“第一要得最古本”
校勘学是胡适的毕生学术旨趣,他本人既有具体的古书校勘实践,也有相当著名的校勘学理论总结。在他的经验之谈中,有一句平平无奇的话:第一要得最古本。这一观点的最早完整阐述见于胡适一九一六年七月五日的日记:在绮时往见勃尔先生(George Lincoln Burr),... 点击阅读>>

蔡定剑逝世十周年:接过先生手中的启蒙火炬

| 发布时间: 2020-11-22,星期日
蔡定剑逝世十周年:接过先生手中的启蒙火炬
蔡定剑(1956年10月9日-2010年11月22日),宪法学家,主要从事宪法、中国法制建设的理论与实践、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制度、选举制度等研究。十年前,2010年11月22日凌晨三点半,蔡定剑因肝癌晚期在北京305医院去世。 点击阅读>>

诺奖得主涉嫌学术不端 | 对话揭露者:造假导致的不信任对诚实的中国研究者不公平

| 发布时间: 2020-10-19,星期一
诺奖得主涉嫌学术不端 | 对话揭露者:造假导致的不信任对诚实的中国研究者不公平
2020 年度诺奖盛宴刚过,就有诺奖得主陷入争议。2019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截止 10 月 16 日有 32 篇论文被指存在问题。在这些论文中,塞门扎都是通讯作者,因此对论文负有最终责任。巧合的是,北京时间 10 月 18... 点击阅读>>

张鸣:学界在民众眼里已经很贱

| 发布时间: 2020-10-18,星期日
张鸣:学界在民众眼里已经很贱
当今的学界,在民众眼里,已经很贱了。学界贱,学者当然也贱。不贱的唯一办法,就是说实话。上课说实话,写文章也说实话。今后只要活着,一直这样说,遭人烦,遭人厌,遭人恨,都说。 点击阅读>>

生于1930——这一代知识精英的精神底色

| 发布时间: 2020-10-18,星期日
生于1930——这一代知识精英的精神底色
提及当今中国知识界,吴敬琏、厉以宁、周光召、江平、资中筠等前辈犹如一座座高峰。他们虽然已经进入耄耋之年,但依然在各自领域中对中国社会转型的种种问题发声,他们的言语依旧影响着中国学界乃至整个中国社会。他们之间有一个有趣的巧合—都出生于1930年前... 点击阅读>>

不诚实是知识分子最大的无耻

| 发布时间: 2020-10-18,星期日
不诚实是知识分子最大的无耻
在当下的时代,知识早已不是仅垄断在少数人手里,所以当有些人妄图利用知识壁垒糊弄公众时,就可能被戳穿。比如当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公开说体外研究证明某种药物对新冠病毒有效时,除了会为该药厂带来立即可观的效益之外(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好多次... 点击阅读>>

章太炎:诸子略说

| 发布时间: 2020-10-17,星期六
章太炎:诸子略说
讲论诸子,当先分疏诸子流别。论诸子流别者,《庄子·天下篇》、《淮南·要略训》、太史公《论六家要指》及《汉书·艺文志》是已。此四篇中,《艺文志》所述最备,而《庄子》所论多与后三家不同,今且比较而说明之。 点击阅读>>

你为什么不让孩子当农民?

| 发布时间: 2020-10-12,星期一
你为什么不让孩子当农民?
众所周知,“乡土中国”是费孝通先生基于对传统中国的基层近距离观察后提炼出的一个被广泛接受的概念。而2010年代前后,随着80后、90后成为劳动力迁移主力军,“农二代”们离土、出村、不返农,促使城乡关系发生革命性跃迁。 点击阅读>>

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自述:基因编辑技术将把我们带向何方?

| 发布时间: 2020-10-8,星期四
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自述:基因编辑技术将把我们带向何方?
杜德纳是基因组编辑技术变革的先驱。2015年将尽的时候,她撰文回顾了飞速发展的CRISPR–Cas9如何猝不及防地将她卷入一场伦理学风暴。在许多个不眠之夜后,她决定走出舒适的纯科学研究,步入公开场合引导人们深思技术带来的伦理和社会后果。然而,正如她所担忧... 点击阅读>>

矛盾知青、搬家先生、傅大炮:学者傅斯年

| 发布时间: 2020-10-3,星期六
矛盾知青、搬家先生、傅大炮:学者傅斯年
“若有学生流血,我要与你拼命”、“一天有二十一个小时,其中三小时是用来沉思的”这是台湾大学第四任校长傅斯年广为人知的几句名言。但傅斯年除了作为台大校长之外,还有许多不同的身份,其中一个重要身份,就是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后简称中研院史语所)... 点击阅读>>

专访陈志武:见其进,未见其止——在人生体悟和学术之间

| 发布时间: 2020-10-3,星期六
专访陈志武:见其进,未见其止——在人生体悟和学术之间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学者,经历过大量政治运动和生活苦难,多有宏大关怀和使命感,“中国向何处去”是贯穿一生的问题。“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从抽象的金融理论,到中国文化变迁乃至量化历史等的研究,我们深切感受到陈志武持续将个人怀抱、生命体验、社会... 点击阅读>>

他可能是史上最尴尬诺奖得主:和死对头同台领奖,研究成果还被对方当场批评

| 发布时间: 2020-10-2,星期五
他可能是史上最尴尬诺奖得主:和死对头同台领奖,研究成果还被对方当场批评
每一年的诺奖季,有人和合作者、学生、伴侣一同喜提诺奖,皆大欢喜;也有人和竞争对手同台领奖,不知他们当时是什么心情。一百多年前的一次演讲就因此留下了名场面——一位获奖者现场激烈批评另一位获奖者的工作,因为对方用他发明的技术推翻了他相信的理论。 点击阅读>>

一流物理学的传承与发展:文化、学派、风格和诺奖

| 发布时间: 2020-10-2,星期五
一流物理学的传承与发展:文化、学派、风格和诺奖
20世纪是物理学的世纪,而物理学的文化传承对物理学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本文追溯了理论物理方面的文化、学派和风格的变迁和传承,这从一个侧面体现一流的科学文化和科学教育如何促进创新。二十世纪物理学的理论支柱之一是量子力学。本文着重与量子力学相... 点击阅读>>

中国学者Science论文被质疑“造假”,期刊发函重点关注

| 发布时间: 2020-09-4,星期五
中国学者Science论文被质疑“造假”,期刊发函重点关注
今天,Science一则“Editorial expression of concern”,震动中国学术圈。东南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团队此前登上Science的研究,在被举报质疑存在学术不端行为——文章的多处图片与先前发表的文章高度相似后,现在由Science官方作出回应。而“Editorial ex... 点击阅读>>

王国维与民国大学之关系

| 发布时间: 2020-09-3,星期四
王国维与民国大学之关系
王国维晚年任教清华学校国学研究院,与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等一起造就了清华国学的短暂辉煌,此人所共知者。但王国维此前曾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通信导师一职,而且是在北大数度邀请之下才勉强就聘,其过程之复杂曲折可能就不大为人所知了。1927年王国... 点击阅读>>

硬汉学者郑也夫

| 发布时间: 2020-08-25,星期二
硬汉学者郑也夫
社会学被取消,大体上是30年的光景;后来又被承认,大体上也是30年的时光。由于全能政治的作用,国家的触角伸向社会的方方面面,社会自然疲软无力。城乡二元化的制度安排,加以单位制度,社会的功能,长期被压缩在婚丧嫁娶、盖房、搬家等有限的范围之内。这...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