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学术评论

俄罗斯之心

| 发布时间: 2021-09-11,星期六
俄罗斯之心
听到俄罗斯的漫长深沉的乐曲,我总是想起电影《战争与和平》里面的场景,大篇幅的春回俄罗斯大地,看不到边际的草原鲜花遍野,令人心醉神迷。经历战争的人们,通过亲近自然,躬耕土地,结结实实地劳作,一点一滴从战争的深重创伤中痊愈。大自然和音乐一样,... 点击阅读>>

陈省身演讲:什么是几何学?

| 发布时间: 2021-09-10,星期五
陈省身演讲:什么是几何学?
1999年求是奖颁奖会在复旦大学举办,求是科技基金会执委、顾问陈省身先生作了专题演讲"什么是几何学”。陈省身先生(1911年10月28日-2004年12月3日)是20世纪世界最重要的微分几何学家之一、也是最有影响力的数学家之一,曾长期担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芝加... 点击阅读>>

汤超骏 朱玉麒︱“三寸丁谷树皮”的误读

| 发布时间: 2021-09-1,星期三
汤超骏 朱玉麒︱“三寸丁谷树皮”的误读
2001年,《史林》杂志发表了钱文忠、王海燕《“三寸丁谷树皮”臆解》(以下简称《臆解》)的短文,认为《水浒传》中“三寸丁谷树皮”的“丁谷”就是敦煌写本中提及的“丁谷”,而印欧语言学界考订后者是吐火罗语A“truṅk”或吐火罗语B“troṅk”的汉语译音,当可视同于拉... 点击阅读>>

物理史上的“众神荟萃”——索尔维会议

| 发布时间: 2021-08-24,星期二
物理史上的“众神荟萃”——索尔维会议
索尔维会议是由比利时实业家欧内斯特·索尔维(Ernest Solvay)在1911年创办的学术会议,其阵容豪华程度到了空前绝后的地步。第五届索尔维会议所爆发的玻尔-爱因斯坦之争,更是量子力学发展史上无法略过的一页。索维尔本人也因为开创索尔维会议的功绩而名垂科... 点击阅读>>

钱钟书:中国诗与画是姊妹艺术?

| 发布时间: 2021-08-20,星期五
钱钟书:中国诗与画是姊妹艺术?
这不是一篇文艺批评,而是文艺批评史上一个问题的澄清。它并不对中国旧诗和旧画试作任何估价,而只阐明中国传统批评对于诗和画的比较估价。当然,文艺批评史很可能成为一门自给自足的学问,学者们要集中心力,保卫专门研究的纯粹性,把批评史上涉及的文艺作... 点击阅读>>

史心:关于当代学术的随记

| 发布时间: 2021-08-6,星期五
史心:关于当代学术的随记
非具体的“厚古薄今”批判多是一种直觉而非深思熟虑后的创见,给出此种评价的人往往不怎么读书,至多是浮光掠影翻过些书,却又既不能说出当代有何放得住的著作,更不能在古今互释中有所开创,反而容易在这种傲慢中失去了思想所能凭借的最紧要的依靠。 点击阅读>>

科学的守护者:斯蒂文·温伯格(1933-2021)

| 发布时间: 2021-08-2,星期一
科学的守护者:斯蒂文·温伯格(1933-2021)
7月23日,惊闻斯蒂文·温伯格(Steven Weinberg)教授在美国奥斯汀仙逝,终年88岁。我想起他在 Without God(《没有上帝》)中的一段话——“我们越反思生活的愉快,就越怀念曾经由宗教信仰提供的最大的安慰:对于死亡之后生命将继续的许诺,以及在来世中将与所... 点击阅读>>

学术批评现在处于一种相当尴尬境地

| 发布时间: 2021-07-16,星期五
学术批评现在处于一种相当尴尬境地
学术批评是促进学术进步的重要手段,在“真理越辩越明”的过程中,不仅是广大读者,而且批评者和被批评者双方,都会从中受益,因此应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大好事。然而由于长期政治运动的后遗症,学术批评在今天的我国学坛上却处于一种相当尴尬的境地。一方面,没... 点击阅读>>

梁启超:新史学

| 发布时间: 2021-05-23,星期日
梁启超:新史学
于今日泰西通行诸学科中,为中国所固有者,惟史学。史学者,学问之最博大而最切要者也,国民之明镜也,爱国心之源泉也。今日欧洲民族主义所以发达,列国所以日进文明,史学之功居其半焉。然则但患其国之无兹学耳,苟其有之,则国民安有不团结,群治安有不进... 点击阅读>>

李锐:“二重证据法”的界定及规则探析

| 发布时间: 2021-05-23,星期日
李锐:“二重证据法”的界定及规则探析
王国维提出的“二重证据法”,作为具有理论自觉的方法论,一直深有影响,为众多古文献、古史等领域研究者奉为圭臬。特别是在出土文献日益众多的今天,许多学者以之为基础方法。不少学者试图扩充“二重证据法”,[1]或者阐发其学理,[2]乃至指出操作步骤,[3]以图... 点击阅读>>

王国维:《古史新证》总论

| 发布时间: 2021-05-23,星期日
王国维:《古史新证》总论
研究中国古史为最纠纷之问题,上古之事,传说与史实混而不分,史实之中固不免有所缘饰,与传说无异;而传说中亦往往有史实为之素地。二者不易区别。此世界各国之所同也。在中国古代已注意此事,孔子曰“信而好古”,又曰“君子于其不知,盖阙如也”。故于夏殷之... 点击阅读>>

朱锐泉评《红楼内外看稗田》︱古典小说的文学血脉与文化折光

| 发布时间: 2021-05-20,星期四
朱锐泉评《红楼内外看稗田》︱古典小说的文学血脉与文化折光
《红楼梦》的阐释是不是已经题无剩义?古典文学研究如何推陈出新?南开大学陈洪先生的《红楼内外看稗田》一书(知识产权出版社2020年版),尤能显示自成一格的风采。本书三十五篇文章,分别对应著者有关古代小说史、小说批评理论史、文学与宗教文化的专长方... 点击阅读>>

暗访“论文工厂”:代发1-2分SCI收费7万、抽20%中标经费作佣金

| 发布时间: 2021-05-10,星期一
暗访“论文工厂”:代发1-2分SCI收费7万、抽20%中标经费作佣金
短短两周,3起论文代写事件遭曝光:4月27日,备受关注的“熟蛋返生孵小鸡”论文作者郭某主动承认,论文系朋友代写;5月5日,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讲师付某被曝花3万元找公司代写、代发论文;5月8日,四川南充市委党校某副教授被曝花2.5万发论文。代写代发、包... 点击阅读>>

徐中玉:现在讲创新的很多,讲质疑问题的却不多

| 发布时间: 2021-05-7,星期五
徐中玉:现在讲创新的很多,讲质疑问题的却不多
学术研究最需要懂得独立思考之必要,与能独立思考,并坚持不懈努力下去永远以追求学术真理、规律为职志的人才。宣传鼓动工作也需要,但这是另外一种工作,有所不同。学术研究求真务实,实事求是,追求长治久安之道,不能朝三暮四,随风转弯,这正是它之所以... 点击阅读>>

专访许成钢:做学术要有纯洁性,不能有太多杂念

| 发布时间: 2021-04-22,星期四
专访许成钢:做学术要有纯洁性,不能有太多杂念
对于努力攻读博士的人,哈佛大学怎么决定什么情况下给或者不给他学位。严格来说,我没有听说过具体要求。哈佛有一个特殊之处,就是进入门槛很高,能进入哈佛的人本身都是很强的。所以当他决定要去攻读博士学位,第一就是有能力,第二有兴趣,第三有这个决心... 点击阅读>>

哲学重磅,美国人的治愈系?——海格隆德谈宗教和资本主义

| 发布时间: 2021-04-16,星期五
哲学重磅,美国人的治愈系?——海格隆德谈宗教和资本主义
在波罗的海岸边度过风雨如磐的童年,瑞典人马丁•海格隆德(Martin Hägglund)关心冰川融化等大自然的变化。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毕业后,他去美国求学深造,后在耶鲁大学教授比较文学。一年一度从美国回瑞典北方度假,他发现自然景观和家庭关系都同样脆弱而短暂... 点击阅读>>

《钱锺书的学术人生》:发现钱锺书宋诗研究的深邃

| 发布时间: 2021-04-8,星期四
《钱锺书的学术人生》:发现钱锺书宋诗研究的深邃
《钱锺书的学术人生》是中国古典文学领域泰斗级人物王水照为纪念自己的恩师钱锺书先生所作。在2020年钱锺书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他回顾了与钱锺书先生交往的点滴,将钱锺书先生的学术研究与生活趣事娓娓道来,也对钱锺书先生在宋词上的研究进行了全面讲述,... 点击阅读>>

新红学百年|高树伟:走出索隐与考证的迷宫——何以“借省亲事写南巡”

| 发布时间: 2021-03-27,星期六
新红学百年|高树伟:走出索隐与考证的迷宫——何以“借省亲事写南巡”
一百年前的今天,在上海亚东图书馆汪孟邹、汪原放叔侄的约请、催促下,胡适终于将《红楼梦考证》初稿(下称《考证》初稿)完成,随即在友朋间传阅。4月17日另将初稿誊清,5月即发表于上海亚东图书馆《红楼梦》排印本。此后,胡适与顾颉刚通信,继续搜求、研... 点击阅读>>

杨振宁:我的学习与研究经历

| 发布时间: 2021-03-13,星期六
杨振宁:我的学习与研究经历
1933年到1937年我在北平崇德中学念了四年书,第一次接触到二十世纪的物理学就是在中学那间很小的图书馆看到了Jeans的《神秘的宇宙》中译本,Jeans把1905年的狭义相对论、1915年的广义相对论和1925年的量子力学用通俗的语言描述,使得我发生了浓厚的兴趣。193... 点击阅读>>

人类基因组计划20年后,我们开始觊觎“上帝”的角色

| 发布时间: 2021-03-6,星期六
人类基因组计划20年后,我们开始觊觎“上帝”的角色
20年前,我们对基因的了解还很有限,以至于当人类基因组草图公布的时候,引起了全球的瞩目,从电视到报纸,媒体在连篇累牍地报道该事件。20年之后的今天,我们不再满足于发现新的基因,而是编辑或改写基因,了解人的生老病死,改良作物品种,我们甚至还创造... 点击阅读>>

四十多年过去,萨义德的《东方学》仍然诉说着当下

| 发布时间: 2021-02-26,星期五
四十多年过去,萨义德的《东方学》仍然诉说着当下
提起萨义德,大部分人第一时间联想到的便是《东方学》。可以说,“东方学”作为萨义德最有影响力的概念,自其在1978年成书出版之后,成为“西方”认识“东方”的框架,也为后殖民理论研究开辟出一块宽阔土壤。小半个世纪过去了,围绕东方学的争辩与解读依旧不断。...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