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多向思维

追求民族文化的纯粹性往往导致灾难

| 发布时间: 2020-04-20,星期一
追求民族文化的纯粹性往往导致灾难
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汉学”与“国学”的问题,这可能跟我自己留学的背景有关,因为是汉学系毕业的,理应对“汉学”有所思考。不过,目前这样的思考对于我来讲已经成为了一种自觉。历史地看,“国学”概念意识的加强是与“西学”的进入有关的,再后来中国的学者知道了“... 点击阅读>>

刘擎:爱国是如何成为一种“美德”的?

| 发布时间: 2020-04-18,星期六
刘擎:爱国是如何成为一种“美德”的?
首先,“情不自禁的激情”就是本能,而本能大多称不上是美德。饿了,就情不自禁想要吃饭;遇到漂亮女生,会情不自禁地多看几眼,这算是美德吗?其次,既然爱国是情不自禁的本能,放任就是了,何必还要从小培养?这到底是要闹哪样?最后,爱国是因为祖国有伟大... 点击阅读>>

樊星:文学记录苦难,也记录人类的脆弱、恐慌与勇敢

| 发布时间: 2020-04-17,星期五
樊星:文学记录苦难,也记录人类的脆弱、恐慌与勇敢
文学记录苦难,一方面体现在作家同情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们,为他们请命;另一方面体现在强烈的灾难记忆,从加缪的小说《鼠疫》、阿历克谢耶维奇的《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到钱钢的报告文学《唐山大地震》都是。在灾难突然降临时,人的脆弱与顽强... 点击阅读>>

童大焕:个人悲欢永远在宏大叙事之上

| 发布时间: 2020-04-17,星期五
童大焕:个人悲欢永远在宏大叙事之上
个人悲欢永远在宏大叙事之上。这是人类不死、人性不灭的根本依据。面对疫情,全球70多亿人、所有受伤害的国家和地区都全力动员,就是因为人类在乎个体的悲欢。国者,民之利也,国家存在的目的,也在于努力保护个体之自由、权利与幸福。虽然说“亲戚或余悲,他... 点击阅读>>

生态环境:被错失的中国历史视角

| 发布时间: 2020-04-15,星期三
生态环境:被错失的中国历史视角
1999年十月,一群中国的知识分子和社会批评家在海南南山举办了一场关于生态与文学的会议,主题是发展主义与中国的环境危机。十人签署的会议报告发表在《天涯》杂志上,其中探讨了一些他们认为危险且误导人的“常识”。这些所谓的“常识”包括:环境破坏是发展和... 点击阅读>>

新冠病毒:一种生态学的解释

| 发布时间: 2020-04-15,星期三
新冠病毒:一种生态学的解释
现代性的危机早就存在、潜伏着,当你写“让我们停下来,唱一支歌儿吧”时,一切似乎正常,盖娅[1]系统勉强维系着。但显然,现代性的车轮不会轻易自愿刹车。到了2020年3月中旬,世界各国及部分地区因新冠肺炎疫情先后被迫采取紧急措施,整个地球村的人类社会运... 点击阅读>>

刘鹤:我感到了真正的危机

| 发布时间: 2020-04-15,星期三
刘鹤:我感到了真正的危机
当我看到美联储不断降息和对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之后,我感到了真正的危机,因为挽救的对象是本应受到惩罚的不道德行为。在全球化曲折发展的形势下,中国的确要建立起一道安全的防火墙,这就是真正扩大内需,稳步提高中等收入者比重,不断加强教育,推动城... 点击阅读>>

疫情期间,人们为什么容易相信“阴谋论”?

| 发布时间: 2020-04-15,星期三
疫情期间,人们为什么容易相信“阴谋论”?
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在2020年2月19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关于新冠病毒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强调疫情中相关数据迅速、公开且透明的共享正受到这种阴谋论的威胁。其实这是意料中的事,每逢重大公共事件发生,总是伴随着阴谋论的身影。 点击阅读>>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特朗普大厦与三民主义

| 发布时间: 2020-04-14,星期二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特朗普大厦与三民主义
在特朗普国际饭店的房间里,我第一次阅读《三民主义》。从东京起飞前,我特意订了这家酒店,它价格不菲,且品味不佳。七年前在拉斯维加斯,我体验过一次特朗普大厦,记得它已经褪色的镀金外壳,以及室内过分功能化的装修,这也像是特朗普给人的感觉,他代表... 点击阅读>>

梁文道:希望我们记住,是全人类共同克服了一次危机

| 发布时间: 2020-04-12,星期日
梁文道:希望我们记住,是全人类共同克服了一次危机
很多年前,我曾经在武汉的长江边闲逛。不晓得是不是记忆作弄,依稀记得那时候江边还有一些野生的芦苇草,在草地上随风拂动,十分唯美。而那一天,正好一轮月悬挂在大江之上,那个时候武汉的天际线还比较低矮,整个城市的风物跟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现在回想... 点击阅读>>

金观涛:现代性的两大要素:工具理性和个人权利

| 发布时间: 2020-04-12,星期日
金观涛:现代性的两大要素:工具理性和个人权利
如果从文化价值系统来看,是可以非常容易地界定“现代”和“传统”的差别。“现代性”意味着以下两种全新价值在人类社会中涌现:第一为“工具理性”成为社会行动(制度)正当性最终根据;第二是个人权利观念的兴起。韦伯把现代化称为工具理性的扩张。人们通常把工具理... 点击阅读>>

奥威尔政治写作奖长名单公布,虚构类女性作家占多数

| 发布时间: 2020-04-11,星期六
奥威尔政治写作奖长名单公布,虚构类女性作家占多数
“我们每个人思考生活的方式,都与我们几周前的方式完全不同。政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彭博经济首席兼评委会主席斯蒂芬妮·佛兰德斯(Stephanie Flanders)说道。“但是,今年入围长名单的作品描写的都不是普通的政治。事实上,大多数作品都没有描述主流政治。... 点击阅读>>

复旦大学教授:为什么穷人更容易相信阴谋论?

| 发布时间: 2020-04-11,星期六
复旦大学教授:为什么穷人更容易相信阴谋论?
不管一个社会的GDP总量如何之大,只要有一部分民众仍然衣食无着、低人一等,这个社会在本质上还是贫困的,只不过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已;不管一个社会的文化产业多么发达,高等教育如何普及,只要大多数富人过着醉生梦死、为富不仁的生活,那么,这个社会的... 点击阅读>>

假新闻横行,是人类太好骗了?

| 发布时间: 2020-04-9,星期四
假新闻横行,是人类太好骗了?
如果想要更有效率地抵制假消息,人们应该停止相信我们很容易受骗这一点。“即使有些观点被大部分人,甚至是很有地位的、很有影响力的人接受了,我们也并没有变得他们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他在书上写道,“相反地,我们其实很清楚应该去相信谁和相信什么。事实... 点击阅读>>

费孝通:为什么中国人既不痛痛快快地活,又不爽爽快快地死?

| 发布时间: 2020-04-9,星期四
费孝通:为什么中国人既不痛痛快快地活,又不爽爽快快地死?
我时常问自己:为什么我们中国人既不痛痛快快地活,却又不爽爽快快地死,不生不死地蛰伏着有什么意思?当我耳边听到大家在说“过年”时,才恍然领悟了我们古老文化中沉痼似地积着个牢不可拔的“过渡心理”。 点击阅读>>

储存记忆的人

| 发布时间: 2020-04-9,星期四
储存记忆的人
阿列克谢耶维奇曾对我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平庸的环境中。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就够了。但你会如何度过呢?你会如何剥去平庸的外衣?你必须让人们沉淀到他们自己的深处。”宣布完奖项后,瑞典学院终身秘书萨拉·达尼乌斯承认阿列克谢耶维奇创造了一种新的文学体... 点击阅读>>

米兰·昆德拉:与媚俗战斗的一生

| 发布时间: 2020-04-9,星期四
米兰·昆德拉:与媚俗战斗的一生
19世纪80年代,“媚俗”(kitsch,也译作“刻奇”)这个词语首先出现在德国慕尼黑的艺术品市场。它有可能源自德国西南地区方言die Kitsche或普法尔茨地方方言单词Kitsch,指清理污垢、灰尘的工具;也有可能源自英文单词sketch或者德文单词skizze,指草草完成的、... 点击阅读>>

哈维尔:“生活在真实中”

| 发布时间: 2020-04-9,星期四
哈维尔:“生活在真实中”
捷克斯洛伐克第四届作协大会后,哈维尔被作协除名,随后他便与另外几个作家筹组了独立作家笔会。在“布拉格之春”发生时,他最初并没有直接参加运动,他一直不喜欢具体的政治活动。首先,他并不想当一个政治家,而只想做一个见证时代的作家;其次,他对体制内... 点击阅读>>

真实的谎言——我们是如何被事实和数字欺骗的?

| 发布时间: 2020-04-8,星期三
真实的谎言——我们是如何被事实和数字欺骗的?
谎言能欺骗人,但你知道不说谎也能欺骗人么?今天我就来聊一类“真实的谎言“,这类谎言它说的每一个事实都是真的,每一个数字都是正确的,但它却能成功地欺骗我们。如今,赤裸裸的谎言媒体和企业都已经不敢再明目张胆地使用,但今天所说的这类狡猾的“真实谎言... 点击阅读>>

阿列克谢耶维奇:让普通人讲述历史

| 发布时间: 2020-04-6,星期一
阿列克谢耶维奇:让普通人讲述历史
斯维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当斯维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时,多数作品只在白俄罗斯以及前苏联地区以俄语出版的她,在其他国家没有多少知名度。她的几本当时已经被翻译成英文的作品也都只在几家小出版社出版过。她得奖的消息传出后,各家报... 点击阅读>>

越在这个特殊时期,越要坚决反对极端民族主义

| 发布时间: 2020-04-4,星期六
越在这个特殊时期,越要坚决反对极端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自身带有先天的病毒,在民族认定和个体与族群的关系上,把民族划分的条件“生物化、先天化”,因为成了文化和种族意义上的。民族主义过分强调民族是自发自然形成的共同体,民族成员的资格是由出身和血缘等“客观因素”决定的,因而是非理性的,面向的是...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