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作家

作家雨果,他的画比文字更动人

| 发布时间: 2019-11-10,星期日
作家雨果,他的画比文字更动人
法国作家罗曼 · 罗兰曾说:“在文学界和艺术界的所有伟人中雨果是惟一活在法国心中的伟人”。创作了《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作为文豪,世人熟知。文学的光辉掩盖了绘画上的天才和成就。事实上,如果他专心视觉艺术,必然跻身最伟大画家行列 点击阅读>>

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家与他的时代

| 发布时间: 2019-11-9,星期六
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家与他的时代
从陀氏的家族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成长,从他的苦役羁旅到文学生涯,一直到隆重的葬礼,约瑟夫·弗兰克穷经皓首,呈现出一名作家、编辑、论战者、传道者的生活与事业,也同时展现出一幅19世纪俄罗斯智识生活的画卷——普希金、果戈理、赫尔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 点击阅读>>

天有不测风云:1949年之后的巴金

| 发布时间: 2019-05-21,星期二
天有不测风云:1949年之后的巴金
进入1949年,巴金的生活陷于“内忧外患”的境地。于家庭来说:受战事影响,上海人心浮动,物价暴涨,仅靠稿费维持生活的巴金不得不向开明书店借支二十块银元以保障一家三口的吃饭和住房问题,也不得不到林森路(今淮海路)去学着倒卖银元。4月,好友马宗融病亡... 点击阅读>>

老舍最后的声音——与日本友人的一次对话

| 发布时间: 2019-05-7,星期二
老舍最后的声音——与日本友人的一次对话
1965年春,老舍率领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日本。第二年——1966年1月,日本NHK广播电台记者来华访问时,采访了老舍,请老舍谈谈1949年前后中国民众在日常生活、精神风貌方面有何变化。虽然老舍此时的处境已经不太好,但他在访谈中仍旧对新政权的建设表示肯定,相... 点击阅读>>

余华:我是怎么从牙医成为作家的

| 发布时间: 2019-01-27,星期日
余华:我是怎么从牙医成为作家的
二十年多前,我是一名牙科医生,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上手握钢钳,每天拨牙长达八个小时。在我们中国的过去,牙医是属于跑江湖一类,通常和理发的或者修鞋的为伍。在繁华的街区撑开一把油布雨伞,将钳子、锤子等器械在桌上一字排开,同时也将以往拨下的牙齿... 点击阅读>>

郁达夫的“尊容”

| 发布时间: 2019-01-27,星期日
郁达夫的“尊容”
1933年春,郁达夫和王映霞移居到杭州。有一次,郁达夫应邀在浙江省图书馆做演讲。他还没到的时候,讲台下已经挤满了听众。郁达夫走上讲台,看了一看听众,说: “今天诸位恐怕有许多是要来‘瞻仰’我的‘丰采’的。可是你们见了我这副‘尊容’,就不免大大失望了。” ... 点击阅读>>

白桦:因言获罪,摧毁了大多数中国人心中的诚信

| 发布时间: 2019-01-16,星期三
白桦:因言获罪,摧毁了大多数中国人心中的诚信
对于我来说,1957年春天那场猛烈的反右派运动,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结果是数以万计的知识分子被划为右派。因言获罪,因忠言获罪。在客观上,摧毁了大多数中国人心中的诚信。做梦也没想到,我这个“自己人”也被戴上了一顶“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桂冠。 点击阅读>>

萧伯纳的中国误会

| 发布时间: 2018-10-30,星期二
萧伯纳的中国误会
萧伯纳(Bernard Shaw)是英国大文豪,戏剧大师,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1933年2月,这位77岁的老翁携夫人一起漫游世界,其中一站,就是中国。萧伯纳访华,是当年中国文化界的一件大事。不像此前泰戈尔来访,被一些欧化的偏右翼的知识分子包围,令左翼文化人... 点击阅读>>

圣人与罪人,荡子与贤人

| 发布时间: 2018-10-21,星期日
圣人与罪人,荡子与贤人
如果一个作家半生都与刺客、监狱、政治谜案纠葛不清,身败名裂似有隐情,又始终拒绝理解,死缄其口,一说便俗,那种不可救药的浪漫气质,简直可与日本古典时期动不动就有的男女“情死”相媲美。偏执傲慢、至信至义至察至冤,同时又非常非常无情,一样的彻底,... 点击阅读>>

“写下来,我是一个阿拉伯人”

| 发布时间: 2018-09-28,星期五
“写下来,我是一个阿拉伯人”
马哈茂德·达尔维什是2001年莱南文化自由奖(Lannan Prize for Cultural Freedom)得主。他被认为是阿拉伯世界最重要的诗人之一。他在阿拉伯各国首都举办的朗诵会挤满了成千上万——有时候是数万——来自社会各阶层的人。批评家哈桑·卡德(Hassan Khader)认为达尔维... 点击阅读>>

V.S.奈保尔 | 漂泊的作家离开人间

| 发布时间: 2018-08-14,星期二
V.S.奈保尔 | 漂泊的作家离开人间
在第一次阅读《米格尔街》的时候,在第一次做奈保尔作品的编辑的时候,我不敢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真的见到写出这些作品的大作家。那是高高在上、坐在文学世界王座上的人物啊。就像四年后,组里的编辑们本来挂念的是要到奈保尔的生日了,却不曾想到这一次接到... 点击阅读>>

香港书展|专访野夫:独立文人的践行与见证

| 发布时间: 2018-07-23,星期一
香港书展|专访野夫:独立文人的践行与见证
十年前,因为发生在四川的那场地动山摇的大地震,作家野夫与这片水土产生了机缘。他兴致勃勃地开始了一系列村民自治实验和基层政治改革实验;十年后的他,似乎已经露出疲态,还夹杂着一些心灰意冷。在他眼里,中国的改良之路越来越渺茫。 点击阅读>>

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的作家们

| 发布时间: 2017-11-10,星期五
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的作家们
两个特点:一、这些作家几乎全部没再出好作品。我们平时最熟悉的、只要提到这次座谈会就会提到的作品《小二黑结婚》的赵树理、《荷花淀》的孙犁还偏偏是没参加这次会的。二、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的作家,全部结局悲惨,一个都没有例外! 点击阅读>>

阎连科 —— 我:走向谢幕的写作

| 发布时间: 2017-08-25,星期五
阎连科 —— 我:走向谢幕的写作
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写作的无意义。审美就像裸体外的纱幔,在马虎的眼里美成一首诗,而当你在定睛细看之后,仅就还有丑陋而已。没有意义而还要写作,正如人活着不能不吃饭;而写作,从本质上说,是作家要喂食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喂食读者的需要。若不写... 点击阅读>>

22年前杀人悬案告破,凶嫌变身知名作家

| 发布时间: 2017-08-18,星期五
22年前杀人悬案告破,凶嫌变身知名作家
中国作家刘永彪在自己2010年的小说《难言之隐》的前言中说,自己想写一个悬疑侦探故事,讲述一位美女作家杀了很多人,却没被警方抓获。“早在看那些推理(侦破)小说和影视剧时,就产生了一连串灵感,有写一个可向影视方面发展的小说的强烈愿望,”刘永彪当时... 点击阅读>>

简·奥斯汀传—天生的鉴赏力

| 发布时间: 2017-05-5,星期五
简·奥斯汀传—天生的鉴赏力
“我不写传奇。我必须保持自己的风格,继续走自己的路,虽然在这条路上我可能永不会再获成功。我却相信在别的路上我将彻底失败。”奥斯丁向亲属表示过,她自己能做的只是“写乡野的几户人家”,“在一小块(两英寸宽的)象牙上……用一支细细的画笔轻描慢绘。” 点击阅读>>

那夜,中国原创文学界发生了什么事?

| 发布时间: 2016-01-13,星期三
那夜,中国原创文学界发生了什么事?
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里,以原创文学为主要源头的国内IP产业高歌猛进,《何以笙箫默》《盗墓笔记》《花千骨》《琅琊榜》《鬼吹灯》等改编自原创小说的影视剧,火力从年头烧到年尾,IP价值呈爆发性增长的同时,原创IP价值评估体系建设已然箭在弦上。年中,由权... 点击阅读>>

十大传奇作家的自杀悲剧

| 发布时间: 2016-01-11,星期一
十大传奇作家的自杀悲剧
我们必须严肃对待失望沮丧之类的精神状况。同时,也要意识到有时候有些精神病的出现毫无征兆、毫无理由—每个人都会有紧张感、焦虑感、无助感、绝望感、孤单感、排斥感和无价值感。生命中的大事能引发一段时间的抑郁:变老、最爱的人离世、情感创伤、身体疾病... 点击阅读>>

台湾作家印象记:一张属于文学青年的台湾地图

| 发布时间: 2015-12-2,星期三
台湾作家印象记:一张属于文学青年的台湾地图
那个妙不可言的辛亥路下午,阳光明媚。循着旧书上的地址,我寻到这条三十年前的山坡巷子,当年朱家姐妹办《三三集刊》的地方。就是这里了。三十年前那群少年在此度过一段才情岁月。我蹲在地上看两旁的老房子,镶在好看的夕阳里,一大簇红色花束洋洋洒洒倒在... 点击阅读>>

严歌苓:为艺术而非政治诉求书写历史

| 发布时间: 2015-11-24,星期二
严歌苓:为艺术而非政治诉求书写历史
“做一个好姑娘。”2015年10月,作家严歌苓在她的家乡上海参加她的新小说《床畔》的签售会时给一个粉丝写下这样的赠言。《床畔》这部作品讲述了护士万红与她护理的一个英雄铁道兵之间发生的故事,时代背景跨越了“文革”后期、改革开放和新世纪。与她别的作品不... 点击阅读>>

赵树理:一个旗手的倒下

| 发布时间: 2015-11-22,星期日
赵树理:一个旗手的倒下
1966年4月16日,中央批评了由彭真主持制定的《二月提纲》,撤销了“文化革命五人小组”。5月16日,中共中央发出《五一六通知》,建立了新的“文革小组”,由陈伯达任组长,江青为第一副组长,康生任顾问。由此,“文革”的脚步开始变得越来越急促。此时,“人民艺术...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