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俄罗斯

肺炎疫情:俄罗斯如何竭尽全力保证普京不被感染?

| 发布时间: 2021-04-8,星期四
肺炎疫情:俄罗斯如何竭尽全力保证普京不被感染?
从新冠疫情爆发开始,俄罗斯当局就竭尽全力保护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不受感染。但是,克里姆林宫式的隔离是如何组织起来的?又要付出多少代价?去年,在与普京密切接触前,数百俄罗斯人必须接受隔离。一些人不得不自我隔离,即使他们没有直接接... 点击阅读>>

拜登上任60天,美中俄走进超级大国竞争新时代

| 发布时间: 2021-03-22,星期一
拜登上任60天,美中俄走进超级大国竞争新时代
华盛顿——拜登总统上任60天后,他的政府上周初识了未来四年的可能局面:一个超级大国激烈竞争的新时代,它以华盛顿与俄罗斯也许是自柏林墙倒塌以来的最糟糕外交关系,以及中国自开放以来与美国的最糟糕外交关系为标志。随着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 点击阅读>>

没了外国游客,贝加尔湖迎来“俄罗斯季”

| 发布时间: 2021-03-18,星期四
没了外国游客,贝加尔湖迎来“俄罗斯季”
俄罗斯贝加尔湖——她驱车2000英里为的就是这一刻:在耀眼的阳光下,白色雷克萨斯SUV闪闪发光,重低音音乐砰砰作响,从车内的天窗探出身体,举着智能手机自拍。蓝黑湖水上的冰面布满白色纹理,冰面上画着圈的轮胎发出刺耳声音。“这是要发在Instagram和TikTok上... 点击阅读>>

中俄将合建月球科研站,开启太空竞争新时代

| 发布时间: 2021-03-11,星期四
中俄将合建月球科研站,开启太空竞争新时代
中国和俄罗斯达成协议,将在月球表面或月球轨道上共建一个科研站,为一场新的太空竞赛奠定了基础。长期以来,美国与苏联以及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一起主导着太空探索活动,两国曾分别将第一批宇航员送入太空、送上月球,后又在已在轨运行了20年的国际空间站项... 点击阅读>>

中国建起了“防火长城”,俄罗斯为什么不这么做?

| 发布时间: 2021-02-23,星期二
中国建起了“防火长城”,俄罗斯为什么不这么做?
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Aleksei A. Navalny)的回归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全国性抗议活动,而俄罗斯的这个充满愤懑的冬天,正是由该国自由开放的互联网促成的。国家控制着电视广播,但在网上,数以百万计的观众看到了纳瓦尔尼抵达莫斯科后如何戏剧性地被... 点击阅读>>

是时候信任中国和俄罗斯的疫苗了

| 发布时间: 2021-02-10,星期三
是时候信任中国和俄罗斯的疫苗了
世上最富裕的几个国家正在竭力应对Covid-19疫苗短缺的问题,与此同时,一些穷国则担心自己根本得不到疫苗。不过这两个问题的对策可能就在眼前: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疫苗,也许很快还有印度。中国和俄罗斯疫苗一开始受到了西方和其他国际媒体的排斥,因为他们... 点击阅读>>

金雁:从革命陷正到革陷正的命

| 发布时间: 2021-02-7,星期日
金雁:从革命陷正到革陷正的命
“立陷会议”按今天的译法是“制陷议会”或“陷正议会”,它是沙皇砖制向政治自由和分权制衡转变的关键步骤。这种思想在俄国从19世纪开始就有呼声,在俄国上层最早提出向陷正制度转变的是亚历山大一世身边的体制内改革派——“密友委员会”。1809年亚历山大一世委托被... 点击阅读>>

克里姆林宫改变对纳瓦尔尼的策略

| 发布时间: 2021-01-29,星期五
克里姆林宫改变对纳瓦尔尼的策略
周一,普京会见学生,在这次经过刻意安排的会面中,他用了6分钟之久回答提问,承认他看过纳瓦尔尼发布的2小时影片的一部分,该影片揭露黑海岸边一座豪华宫殿据称是为普京建造的。一天后,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极少离开官邸的普京难得出门,参加莫斯科一个道路... 点击阅读>>

声援纳瓦尔尼,俄罗斯的特殊时刻

| 发布时间: 2021-01-27,星期三
声援纳瓦尔尼,俄罗斯的特殊时刻
莫斯科——周六,在俄罗斯,来自全国各地的成千上万人呼吁释放被捕的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ksei Navalny),很难确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场抗议成了一个不寻常的事件。肯定不是当抗议者甚至旁观者被施加暴力——例如在圣彼得堡的一名女性被穿着防暴装... 点击阅读>>

美国的混乱不是送给中国和俄罗斯的大礼

| 发布时间: 2021-01-20,星期三
美国的混乱不是送给中国和俄罗斯的大礼
美国的政治混乱真的“对美国批评者来说是天赐之物”或是他们“难得的宣传成功”吗?参议院特拉华州民主党议员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警告得对吗?他说,美国民主制度的危机“让世界各地的威权主义领导者的惯用伎俩产生影响”。 点击阅读>>

金雁:“高尔丁结”该怎样解?

| 发布时间: 2020-12-5,星期六
金雁:“高尔丁结”该怎样解?
1917年俄历2月23日(公历3月8日),俄国二月革命不期而至,3月2日沙皇尼古拉二世宣布退位,人们没有料到貌似强大的政权原来是这样不堪一击。接下来是苏联时期被描绘为连续体的“资产阶级临时政府”与苏维埃对峙。其实从二月到十月,动荡中的俄国共经历了五届党... 点击阅读>>

金雁:被玩儿坏的“人民”

| 发布时间: 2020-11-29,星期日
金雁:被玩儿坏的“人民”
现在“民粹主义”是一个经常被提起的名词,已成为一种世界性的现象。它的崛起启示我们要从新的高度、新的视野去思考历史上的民粹主义。可以说“人民”是一个最有用,同时也是最无用的名词,它是任何人一个想要“包装”自己的想法时都可以“假托借用”的名词。其实以“... 点击阅读>>

通往古拉格:重返俄罗斯“尸骨之路”

| 发布时间: 2020-11-23,星期一
通往古拉格:重返俄罗斯“尸骨之路”
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科雷马公路曾将数万名囚犯送到斯大林的古拉格(gulag)劳改营。沿途仍可看到那个残酷时代的废墟。囚犯们穿越夏季大量滋生昆虫的沼泽、冬季冻成冰原的荒野修建了科雷马公路,而公路又把更多的囚犯运到这里,给科雷马的劳改营和金矿送来了大量奴... 点击阅读>>

金雁:“彼得大帝的魔幻之城”

| 发布时间: 2020-11-12,星期四
金雁:“彼得大帝的魔幻之城”
现在彼得堡是俄罗斯的骄傲,它与莫斯科迥然不同的欧洲色彩的建筑使每一个到过彼得堡的人都为之所陶醉和赞叹,人们在领略波罗的海刺骨寒风和白昼节的愉悦的时候,也同样感受到它欧化和自由的特点。俄国人都知道彼得堡的开放程度、自由化程度与莫斯科鲜明不同... 点击阅读>>

当俄罗斯人关注美国大选时,他们关心的是什么?

| 发布时间: 2020-11-8,星期日
当俄罗斯人关注美国大选时,他们关心的是什么?
莫斯科——列昂尼德·沃尔科夫(Leonid Volkov)在YouTube马拉松般直播大选夜七小时后,一觉醒来的俄罗斯观众都在问谁赢了。“我们还不知道,”睡眼迷蒙的沃尔科夫说。“这就是所谓的一场不可预测的选举。”沃尔科夫是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Aleksei ... 点击阅读>>

中俄太空“危险的接近”引发关注:太空垃圾触目惊心怎么办

| 发布时间: 2020-10-18,星期日
中俄太空“危险的接近”引发关注:太空垃圾触目惊心怎么办
自从人类开始进入太空探索以来,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日积月累,变得越来越危险,那就是太空垃圾之多触目惊心,构成安全威胁。距离地球1千多公里开外的高处,两枚在太空自由浮游的太空垃圾向彼此靠拢,距离越来越近。如果相撞、“熊抱”,将产生更多太空金属片块... 点击阅读>>

金雁:“在两个世界共同作战”

| 发布时间: 2020-09-13,星期日
金雁:“在两个世界共同作战”
众所周知,西欧的文艺复兴是从神权的束缚下摆脱出来,以张扬人本主义的一种思想启蒙运动。但是在俄国20世纪初的政治舞台上,我们却看到了与此相反的一幕——宗教复兴和思想启蒙携手共进。1905年俄国颁布“宗教宽容法”与同年自游主义的立宪民煮党成立,表面上看... 点击阅读>>

俄罗斯反对派终于被消灭了

| 发布时间: 2020-09-5,星期六
俄罗斯反对派终于被消灭了
9月2日是俄罗斯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利内陷入昏迷的第13天,今年8月20日,他在从西伯利亚城市托木斯克返回莫斯科的飞机上突发严重不适,在飞机紧急迫降、救护车赶到以前就失去了意识。临时接诊的鄂木斯克当地医院拒绝证实他团队的「投毒」猜想,也一度拒... 点击阅读>>

德国医生证实纳瓦尔尼中毒

| 发布时间: 2020-08-25,星期二
德国医生证实纳瓦尔尼中毒
治疗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的德国医生表示,化验表明这位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被下毒,从而证实其助理们有关他是袭击受害者的指控,这些指控此前被俄罗斯医生淡化。柏林夏利特医院(Charité)的发言人周一表示,初步临床化验结果表明病人“受胆碱酯酶... 点击阅读>>

俄罗斯表示准备军事支持白俄罗斯

| 发布时间: 2020-08-17,星期一
俄罗斯表示准备军事支持白俄罗斯
俄罗斯表示准备为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提供安全支持。在上上周举行有争议的选举后,这名白俄罗斯强人的数十万反对者目前在全国各地集会,要求他下台。声势最大的反对者集会在首都明斯克举行。在刺耳汽车喇叭的声援下,抗议者聚集在Stela... 点击阅读>>

“这简直太愚蠢了”:俄罗斯仓促批准疫苗引发专家担忧

| 发布时间: 2020-08-14,星期五
“这简直太愚蠢了”:俄罗斯仓促批准疫苗引发专家担忧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于周二宣布,俄罗斯已批准一种新冠病毒疫苗,然而它没有大规模临床试验证据,疫苗专家对此感到担忧。“我觉得这真的很可怕,真的很危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疫苗安全研究所所长丹尼尔·萨尔蒙(Danie...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