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公知

学者的职责是“公开运用自己的理性”

| 发布时间: 2016-08-11,星期四
学者的职责是“公开运用自己的理性”
在权力倾向于无限的地方,知识人要想过一种有尊严的、自律的生活,非常艰难,甚至要付出巨大代价。尤其当权力在整个社会制造出反智气氛、有知识就是原罪,知识分子随时会成为批斗打击对象、沦为贱民。喜欢苛责于人的不是很喜欢对人做道德判断吗?好,请在苛责... 点击阅读>>

美国的“公知”和中国的“公知”有多像?

| 发布时间: 2015-09-19,星期六
美国的“公知”和中国的“公知”有多像?
围绕着美国公知的角色和功能的争议还在继续,不过有一点至少已经达成共识:只靠追逐热点新闻来牟利的政治投机主义者将遭到摈弃。而这一点,对当下中国的公知乱象也很有借鉴意义。公知在中国是个风起云涌的群体,但在美国读书看报,却很少看到这个词。偶尔有... 点击阅读>>

中国没有公知母知,只有良知无知

| 发布时间: 2015-07-17,星期五
中国没有公知母知,只有良知无知
过去讲所谓的文人,从小受到知识教育,跟我们现在有点不一样。我们现在单纯从工具里面出发、学习一些知识、但是我们古人把学养放在一起讲。古人读书获得文化知识的同时,学的是圣人之道、治国之道,所以文人从政,在中国历史上,我觉得应该是一个优良的传统... 点击阅读>>

郑也夫:虽然我是公共知识分子,但我影响不了中国

| 发布时间: 2014-08-18,星期一
郑也夫:虽然我是公共知识分子,但我影响不了中国
我是一个不怎么喜欢听表扬的人。当然这不意味着我喜欢听批评。也不知道这脾气是生来就有,还是幼时的环境造就的。小学六年我一直是个顽劣少年,五年 级才人少先队。老师常常要找家长,表扬很少听到。照理说,稀缺了更应该喜欢,可是我一听到表扬就坐立不安。... 点击阅读>>

为什么我们需要公共知识分子?

| 发布时间: 2014-08-7,星期四
为什么我们需要公共知识分子?
我曾将一年多的时间,贡献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高级研究机构(Institution of Advanced Study)里,令我感到荣幸的是,在那里我有机会与来自世界各国的学者交流想法及意见。某天晚上,在我参与的一个非正式讨论组里,一位知识分子在哀叹美 国的公共知识分子... 点击阅读>>

“公知”是免费劳动力 值得尊重

| 发布时间: 2014-01-7,星期二
“公知”是免费劳动力 值得尊重
公共知识分子是对于公共领域发言,对公共事务发言,对社会领域里面的公平和正义发言,实际上这是一个义务劳动,我们都应该尊重他,而不是简单地,甚至不惜花钱雇水军来把人家搞垮、搞臭。张柠,学者、文学评论家、作家。现为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诗歌研究中... 点击阅读>>

熊培云:守得住自己

| 发布时间: 2012-07-23,星期一
熊培云:守得住自己
由于多在公共领域发言,近些年来我曾被不少媒体称为公共知识分子,时而还会入选一些年度榜单。我敢断定,最开始公共知识分子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好词。当时人们是多有期盼的。我也不例外。因为推崇艾米尔·左拉的缘故,在每年时事评论课快结束时,我还会给学生们...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