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秦晖

秦晖:斯洛伐克民族主义的两端

| 发布时间: 2020-02-25,星期二
秦晖:斯洛伐克民族主义的两端
当然,说胡萨克毁了捷克斯洛伐克,这绝不是简单地在道德意义上说他是个坏人,他的做法还是有土壤的。胡萨克这个原来的改革派投靠苏联,断送了布拉格之春的改革,当然该挨骂。不过,他这种“阻止了自由化,促进了联邦化”的做法,也不能说仅仅是他个人的“道德败... 点击阅读>>

秦晖:捐赠者权利问题

| 发布时间: 2020-02-1,星期六
秦晖:捐赠者权利问题
这是笔者给斯坦福大学慈善和民间社会中心联合主任和社会伦理中心主任罗布·莱奇教授的著作《公平的捐赠:为什么慈善事业正在辜负民主以及如何做得更好》(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18年)一书写的学术书评中的一节。全文其他部分发表于《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 点击阅读>>

秦晖:什么是正常的民族主义

| 发布时间: 2020-01-29,星期三
秦晖:什么是正常的民族主义
什么叫正常的民族主义?有一位朋友现在经常骂我,我跟他在很多方面都有不同的意见,但是他有一个说法我是同意的,他说正常的民族主义是“对外争主权,对内争人权”。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对的,也正是因为对内争人权,对外争主权才是有意义的。人为什么要主权?人... 点击阅读>>

秦晖:天凉好读书

| 发布时间: 2019-12-27,星期五
秦晖:天凉好读书
我讲一点自己看书的体会。我觉得我们看书,当然都可能有我们自己的一些倾向性,比如说我可能被一些人认为是自-油主义者,当然也有一些人说我是假自-油主义者,甚至说我是“社会主义派到自-油主义这边来卧底”的。其实,这些标签是无所谓的。 点击阅读>>

秦晖:哈萨克——渐进的改名潮

| 发布时间: 2019-07-25,星期四
秦晖:哈萨克——渐进的改名潮
哈萨克、乌兹别克与土库曼这三个“斯坦”都是由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共产党执政者“改名易帜”后继续长期执政,只是意识形态从马列主义变成了民族主义。其中哈萨克的纳扎尔巴耶夫算是比较开明的威权政治,其余两国的极权政治都比后期苏联(戈尔巴乔夫时代)更严重,... 点击阅读>>

秦晖:东欧中亚改名奇葩

| 发布时间: 2019-07-19,星期五
秦晖:东欧中亚改名奇葩
再说说“后苏联”改名潮对俄罗斯以外的影响。应该说对东欧的影响最小,因为那里在赫鲁晓夫时代已经有过一轮“非STL化”的改名了。尤其在前东德,赫鲁晓夫时代的改地名之风仅次于二战后的“去纳粹化-STL化”改名,比剧变后的改名规模都要大。著名的有STL施塔特(即S... 点击阅读>>

秦晖:谁是凶手?

| 发布时间: 2019-07-1,星期一
秦晖:谁是凶手?
事后复盘卢旺达的这场灾难,我倒觉得像极了清末庚子年的北京。当时大清朝廷决策,几十万“拳民”在当局的纵容、煽动和官军的配合下到处屠杀无辜“教民”——95%以上都是中国人基督徒,乃至杀害官场中被指为“二毛子”的温和派(甚至慈禧亲令杀害了与她同为满人的联元... 点击阅读>>

秦晖:东非的呼唤

| 发布时间: 2019-06-16,星期日
秦晖:东非的呼唤
我对东非的兴趣可以说是从青年时期中国宣传坦赞铁路开始的。那时我还在广西田林县的山里插队务农。我们公社一位天津下放医生当时订有一份《人民画报》,在那地老天荒、精神饥渴的熟人社会小圈子里,每期一到邮政所就为大家所传阅。 点击阅读>>

林悟道:“我带着白兰地,想与昂纳克喝上一口”

| 发布时间: 2019-05-29,星期三
林悟道:“我带着白兰地,想与昂纳克喝上一口”
1980年代,东德最高层的府邸早已经移到万德利茨,潘科已经是“故宫”了。但这时西德出了个国际知名的流行歌星叫乌多. 林登贝格(港台译为林悟道),东德有他的众多“粉丝”,他也多次申请到东德去演出。但东德当局正在抵制“西方资产阶级的靡靡之音”,就是不准他... 点击阅读>>

秦晖:潘科宫里的老头们

| 发布时间: 2019-05-22,星期三
秦晖:潘科宫里的老头们
马雅可夫斯基环行道离柏林市中心的勃兰登堡门约8公里,原是柏林近郊潘科区的一处富人居住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这处长圆型环路北半环称为太子路,南半环称为维多利亚路。这里原来建有战前柏林一些大工业家和金融家的豪宅。宅主有些是犹太人,早在纳粹排犹... 点击阅读>>

秦晖:本土的与反殖民的

| 发布时间: 2019-05-9,星期四
秦晖:本土的与反殖民的
殖民统治恶劣,土著暴君残忍,这种“两头苦”的叙事在著名的瓜曼. 波马手稿中体现得更典型。与殖民地初年就在西班牙出版了名著而蜚声于世的梅斯蒂索人加西拉索不同,费利佩. 瓜曼. 波马是个默默无闻的纯粹土著。他于西班牙人占领基多的那年出生在南方印加乡村—... 点击阅读>>

秦晖:剪不断理还乱的“南北关系”

| 发布时间: 2019-05-5,星期日
秦晖:剪不断理还乱的“南北关系”
在印加帝国及其以前、以后的历史上,以基多为中心的北方(今厄瓜多尔)和以库斯科为中心的南方(今秘鲁)的关系一直是剪不断、理还乱。南北方的征服与反抗轮回了好多次:先是印加人向北征服基多,造成了“血湖”(亚瓦科查湖);再是基多的“朱棣”南下“靖难”,... 点击阅读>>

秦晖:安第斯山中的“靖难之役”

| 发布时间: 2019-04-22,星期一
秦晖:安第斯山中的“靖难之役”
今天的基多市区在皮钦查火山东麓的高盆地中南北延伸达50公里,东西宽却通常只有几公里,是个狭长的带状城市。大体而言,北边是新城,南部是老城。虽然实际上,今天扩展很快的城区北边早已越过所谓的新城,南边更越过了当年的老城。按英国作家詹姆斯·斯丘达穆... 点击阅读>>

秦晖:新移民的抗争

| 发布时间: 2019-04-12,星期五
秦晖:新移民的抗争
基多的这些“贫民窟”虽说属于新移民“私搭乱建”形成的社区,但在上述背景下,这里并非杂乱无章。可以说,来自传统的和现代公民社会的组织资源使新移民社区具有相当强的自治能力。如今这里的“民粹型民主”如果说有不少弊病,那么这一正面效果是应当提及的。 点击阅读>>

秦晖:加勒比的政治光谱

| 发布时间: 2019-02-16,星期六
秦晖:加勒比的政治光谱
委内瑞拉这一回合的政治变革热闹了十多天,如今应该很快见分晓了。当然只是一个回合,后面的路还很长。从事件开始,我们这里持各种观点的人都高度关注,各种评论往往针锋相对。但在我看来,很多评论都属于隔山打牛。 点击阅读>>

秦晖:欧洲穆斯林政策的两大弊病

| 发布时间: 2017-06-21,星期三
秦晖:欧洲穆斯林政策的两大弊病
如果说,欧盟在土耳其入欧“考试”上严格要求过于理想主义,那么欧洲人在另一方面的过分就更为奇怪。如今土耳其虽不能入欧,土耳其移民却已经到处都是,尤其在历史上有传统关系的德国等地,土耳其移民社区已经形成很大规模。而他们在这里享受到高度的“文化自治... 点击阅读>>

秦晖:谁是中国真正的朋友和敌人

| 发布时间: 2016-08-29,星期一
秦晖:谁是中国真正的朋友和敌人
对华人最坏的国家,我们认为是最友好的国家,对华人最好的国家我们认为是最敌对的国家。我讲两个最极端的例子,大家知道东南亚地区这两三百年经常排华,但是东南亚国家中基本上没有发生过排华事件的国家,也就是对华人最好的国家是哪个国家呢?大家可能都知... 点击阅读>>

秦晖:绿色思潮与社会正义

| 发布时间: 2016-07-6,星期三
秦晖:绿色思潮与社会正义
在改革前的中国,尽管宣传上作为“资本主义罪恶”时常提到西方的环境污染,但从未承认中国自己有什么环境问题。相反,在很长一个时期,我们都把“烟囱林立、马达轰鸣、钢花飞溅、铁水奔流”当成理想美景。中国的环境生态保护运动是改革时期在西方绿色思潮的影响... 点击阅读>>

在海边拾贝的顽童 ——秦晖印象

| 发布时间: 2016-02-15,星期一
在海边拾贝的顽童 ——秦晖印象
认识秦晖,最先感到的震惊的是他读书的速度,在这方面,我一直以为我就相当厉害了,当年一本300页的小说,3个小时可以读完,但后来误入学界,读学术文章和著作,速度才慢了下来,可秦晖不一样,记得最早跟他打交道,呈上我一篇文章,大约有两万多字,人家拿... 点击阅读>>

秦晖新作的封杀与走不出的秦制

| 发布时间: 2015-12-29,星期二
秦晖新作的封杀与走不出的秦制
最近,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秦晖出版了《走出帝制》一书,该书试图解读历时百余年我们至今仍身历其中的“晚清以来之变”。 出版后它迅速占据各大人文书店推荐榜单的前列位置,在微信上,这部历史书也成为人们谈论的热点,不少著名学者参加了该书出... 点击阅读>>

刘瑜:评《走出帝制》

| 发布时间: 2015-12-7,星期一
刘瑜:评《走出帝制》
秦晖先生很像是一个思想的管道工。哪里出现了认识和观念的严重堵塞,他就常常“赶赴现场”,进行疏通清理。虽然专业背景是中国古代史,但他传奇般的知识面、记忆力和思辨力使其“管道疏通”工作远远超出了中国古代史领域。从中国土地史到南非的城市化,从前苏东...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