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郑也夫

硬汉学者郑也夫

| 发布时间: 2020-08-25,星期二
硬汉学者郑也夫
社会学被取消,大体上是30年的光景;后来又被承认,大体上也是30年的时光。由于全能政治的作用,国家的触角伸向社会的方方面面,社会自然疲软无力。城乡二元化的制度安排,加以单位制度,社会的功能,长期被压缩在婚丧嫁娶、盖房、搬家等有限的范围之内。这... 点击阅读>>

北大教授:有个伟人曾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对此,我不同意!

| 发布时间: 2020-06-17,星期三
北大教授:有个伟人曾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对此,我不同意!
古希腊哲学家说我们不能无中生有。我想不光物质世界如此,人类的科技成果,人类的思想精神,常常也是这样。牛顿的万有引力是受一个苹果坠地的诱发。达尔文的进化论是受到马尔萨斯人口论的影响。我下面要讲的,比他们渺小一百倍,有没有价值都很难说,但它也... 点击阅读>>

郑也夫:为什么大部分中国学者的作品无趣?

| 发布时间: 2020-05-28,星期四
郑也夫:为什么大部分中国学者的作品无趣?
在过去的教育当中,学生眼睛看的是老师批卷的那支笔,而不是看着自己手下的笔,他们从来不在意什么是真正的好文章,也从来没有认真思考如何真正地把文章写好。想要写好文章,文史哲的基本功底必不可少。 点击阅读>>

郑也夫:西学东渐与近代新型知识分子的产生

| 发布时间: 2019-11-4,星期一
郑也夫:西学东渐与近代新型知识分子的产生
自1840年始,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两种文明—西方和中国,发生了剧烈的碰撞。从此,衰老的中国社会缓慢地、却难以逆转地偏离了它的传统方向。今天的学者们越是细检这两大文明的渊源、历史、形态、面貌,就越是感到两者差异巨大。几乎不能说它们在碰撞前是同一历... 点击阅读>>

郑也夫:我们该怎样读书、怎样思考

| 发布时间: 2019-09-7,星期六
郑也夫:我们该怎样读书、怎样思考
大学的教育要教什么,我认为简单地说,就是教三件事:怎么读书;怎么写论文;怎么思考。延展一下,像我的学科——社会学,还教怎么做社会调查,自然科学则要教大家怎么做实验。在这儿我就谈两件事:一是怎么读书,二是怎么思考。这倒应了孔子他老人家所说的“学... 点击阅读>>

郑也夫:读社会学有什么用

| 发布时间: 2015-06-20,星期六
郑也夫:读社会学有什么用
走进本科同学的教室,和大家对话,非常高兴。说过这句话后,特别别扭,觉得这句话大概不能令同学们信服。这学期刚开始,可能上节课老师的开场白也是:非常高兴来给同学们上课。下节课老师也许还是这么说,成了一句套话。我想说,我不是在说套话,但怎么论证... 点击阅读>>

郑也夫:教育现状是怎样炼成的

| 发布时间: 2015-04-2,星期四
郑也夫:教育现状是怎样炼成的
很多教师申请课题、伺候课题,都很累,最后还要造一些垃圾作品。但垃圾作品也是作品,要弄出一个 30万字的垃圾作品,容易吗?好不容易弄出来,还要想着怎么把钱洗到自己的钱包里,这些都是很累的事情。有的老师干这样的事情,一干就是20年,这个人还 有救吗?... 点击阅读>>

郑也夫:虽然我是公共知识分子,但我影响不了中国

| 发布时间: 2014-08-18,星期一
郑也夫:虽然我是公共知识分子,但我影响不了中国
我是一个不怎么喜欢听表扬的人。当然这不意味着我喜欢听批评。也不知道这脾气是生来就有,还是幼时的环境造就的。小学六年我一直是个顽劣少年,五年 级才人少先队。老师常常要找家长,表扬很少听到。照理说,稀缺了更应该喜欢,可是我一听到表扬就坐立不安。... 点击阅读>>

郑也夫:“近亲繁殖”的中国学术界

| 发布时间: 2014-04-10,星期四
郑也夫:“近亲繁殖”的中国学术界
学界太荒诞了,很多学者都是伪学者,在一场学术争论中,我表示“这个题你解开了”,这句话就是对他最好的称赞,因为同样的问题我们都没有解开。剩下的,还有什么好夸的呢?说你真伟大,有谄媚之嫌。这么多人都在努力破解一道难题,只有他解开了,他就是冠军,... 点击阅读>>

郑也夫:一直在愤怒

| 发布时间: 2014-03-20,星期四
郑也夫:一直在愤怒
三月初的北京,午后雾霾里的日光有些惨淡。身着土黄色棉服的郑也夫,推一辆老式凤凰牌自行车,缓缓走了过来。拍照时,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很平静,眼神和表情都落在那里,自行定格,许久不挪移。但这样的状况没持续多久。当摄影师稍许建议加个动作时,平静旋即... 点击阅读>>

郑也夫:行政专权——教育单一化的渊薮

| 发布时间: 2013-03-20,星期三
郑也夫:行政专权——教育单一化的渊薮
一个理想的现代社会中,应存在三个独立的系统:政治权力、经济生产、知识传承。古代社会不存在三者鼎足而立的情形,权力有打压其他两个系统的极大可能。但也不存在其他两个系统完全消融于权力系统的状态,非权力系统无此期望,惟力所不逮。在现代社会,我们... 点击阅读>>

《南方周末》:扩张教育一定促进发展吗

| 发布时间: 2012-10-31,星期三
《南方周末》:扩张教育一定促进发展吗
教育对社会文化、道德、政治层面的影响很难评估。因为严酷的考分竞争恶化了学习过程,也便恶化了学生们的心态。此一过程封闭了少年们感知科学与社会的触角,几乎吞噬了他们的全部精力。教育的扩张是否促进了社会阶层间的流动?答案依旧不乐观。上世纪七八十... 点击阅读>>

郑也夫:中国人的信任,从未超出过家庭范畴

| 发布时间: 2011-10-31,星期一
郑也夫:中国人的信任,从未超出过家庭范畴
几千年来,儒家文明虽然一直在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中国社会依然是一个“低度信任社会”。在这套文化观念中,没有个人的价值和尊严,而只有严格的等级秩序。由于没有彼岸的“信仰”和此岸的“契约”,其结果便是一种奇特的“二律背反”——表面上形成了强大的中央...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