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独裁者生存指南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8-29,星期一 | 阅读:2,531
译者: 非石头 2011年08月28日 | 原作者: MICAH ZENKO

原文: The Dictator’s Survival Guide – By Micah Zenko | Foreign Policy

在某个地方——可能是在他的部族老家苏尔特,或是在一艘驶往加拉加斯的秘密潜艇里——卡扎菲坐在一群日渐减少的效忠者中间,思忖着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穷尽了所有曾经受过时间考验的政变防护策略:拓宽家族、种族和宗教纽带,建立互相牵制的安全部队,慷慨给予他的潜在对手大量金钱。为了不让自己的军队伤害到自己,他将其解散,然后雇佣外国雇佣兵和暴徒残忍地镇压国内反叛自己的子民。他控制广播电视和街道,嘲讽对手,谴责外部施加的影响,承诺迅速惩戒犯罪分子。一时之间,僵局仍然看似是一种可行的可能性。但在8月21日,当那些曾经臣服于自己的人逼近并将他包围之际,卡扎菲被迫无能为力地发表了语无伦次的录音讲话。

我们现在知道了,这位非洲在位时间最长的独裁者所做的一切都糟糕透底。但确切地说,他错在什么地方呢?

正如卡扎菲所想的那样,如果他认识到了3月17日那天开始他的政权便摇摇欲坠了,他会做得更好。当时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1973号决议,该决议使北约组织对利比亚进行干预提供了合法依据。要是没有北约组织及其盟友在利比亚内战期间出动的7505架次战机,利比亚人在8月22日重新夺取首都的黎波里的欢乐场面不可能会出现。

对于全世界那些诚惶诚恐地关注利比亚局势的独裁者来说,首要的教训因此会是用尽一切可能的办法避免外部军事干预。当然,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整个中东民主运动期间,西方列强针对不同的残暴政权做出了不同的反应和回应。

尽管独裁者不可能排除外国军事干预的可能性,他们仍然肯定能够将这种可能性降至最低。要做到这一点,自私自利的独裁者们应该立即将下面谈到的七种策略整合到他们的独裁者生存指南中。

不要将自己的计划昭告天下。这可能很难做到,但闭上嘴巴会让自己过得更安逸。这可能是卡扎菲所犯的最严重的错误:3月17日,即使联合国仍在继续讨论对利比亚局势如何作出适当的反应,他就跳出来在国家电视台对“班加西的子民们”发表演说。在这篇长达20分钟共3000字的前言不搭后语的演讲中,这位利比亚独裁者宣称他的军队将在当晚抵达班加西。“我们挖地三尺都会把你找出来,”他对反政府人员说,并发誓不会对外国的参战人员、伊斯兰主义分子或背叛者表示“仁慈”。

尽管一些美国官员不断地将卡扎菲的原话进行篡改,说他发誓会“像耗子一样”将参与抗议活动的平民搜出来,那次讲话还是促使奥巴马政府支持在一定程度上对利比亚内战进行军事干预。正如(美国)副国务卿詹姆斯•斯泰因伯格在众议院对外事务委员会会议上宣读的一份之前准备好的声明中所说的那样,“我们只能把他的话当真,除此之外,没什么选择余地。”

所以,别泄露你的计划。叙利亚总统内高巴沙尔•阿萨德就深刻地吸取了这个教训。面对日渐升级的国际压力,这个大马士革的独裁者于8月21日在叙利亚国家电视台接受了一次无关痛痒的(如果说太过沉闷的话)访谈,兜售其政府曾经作出过承诺的改革。他温和地提到,“叙利亚出现了安全状况,需要安全部门介入,”而不是威胁说要杀掉那些背叛政府的人。

将责任推卸给“他人”。显而易见,这些抗议活动都不是您的错。当然,几十年来,“您的”子民一直在享用着您的智慧和坚定的领导,所以他们现在肯定是被外国特务给腐蚀了。要强调国内大多数人还在继续支持您,强调抗议活动得到了外国情报机构、西方媒体、以色列、乔治•索罗斯、83岁的非暴力反抗运动头头基尼•夏普或“蓄着胡子的”伊斯兰恐怖分子的资助。只要有可能,任何时候都要将批评的矛头指向国外势力。

埃及的穆巴拉克政权使出的最后一招便是齐心协力地玩由人权观察组织紧急事务部负责人彼得•鲍克尔特定义的“谴责外国人游戏”。Bouckaert记述了辅助正规军是如何被指使去攻击“一伙以色列间谍、美国特工、伊朗和阿富汗情报人员、哈马斯内奸和其他危险分子”的。埃及副总统奥马尔•苏雷曼也声称,解放广场的抗议活动是不知名的“外国势力”阴谋的结果,而穆巴拉克宣告辞职时大胆地宣称,他永远不会遵从外国的干涉,不管它们的起因、借口或辩解的理由是什么。

控制媒体。正如你所能想象的那样,诚惶诚恐的独裁者已经深谙这种战术。在人权组织“自由之家”五月发布的新闻自由评估中,恶评榜前10位的国家都是典型的专政国家,如白俄罗斯、缅甸、古巴、赤道几内亚、埃利特利亚、伊朗、利比亚、朝鲜、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

像这些独裁统治者一样,您应该努力阻止国际社会揭露您的国家正在发生什么事,这可以通过下列手段实现:拒绝给外国新闻记者和摄影记者签证、将他们隔离在奢华的旅馆里、以质疑为名骚扰和监禁他们,在个别场合,甚至可以将他们处决。当然,大多数国内媒体从业人员都已在您的掌控之下,或是被投入了监狱。

对于您来说,不幸的是,关于您的政府实施的暴政的新闻越来越多地源自您的子民之手。自从去年12月中旬突尼斯因抗议视频而引发革命以来,博客、手机短信、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一直在传播着大量不同的声音和如临现场的图片。如果您需要从独裁同僚那里得到关于如何阻止和监控这些工具的建议,您一定得给BJ打个电话,该国拥有美国技术公司提供的工具,可以用于过滤进入和流出该国的信息。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地把这称之为“伟大的防火墙”——它真的令人敬畏,而且振奋人心。

不要使用空军力量。轰炸您自己的子民非常有诱惑力,但效果不佳,不值得您那么做。(那是坦克的用途所在,对吧?)提倡用军事力量保护平民的人一贯支持设立禁飞区。一些同样支持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人,如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弗及退役的空军参谋长梅瑞尔•麦克皮克将军,在早些时候就都因达尔富尔地区的暴行而支持在苏丹采取类似的行动,

就利比亚而言,虽然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海军上将迈克•穆伦承认在3月初“我们还没能证实有任何利比亚战机朝它们自己的人民开火,”干预支持者还是要求强行设立禁飞区。当被问及美国为什么不支持为了正在被科特迪瓦或叙利亚政府杀害的公民的利益设立禁飞区时,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回应道,“嗯……(它们)没有出动空军。”动用空军力量可能实现预期效果,但会让国际社会支持进行干预行动,使干预成为更加可能的事情。

成为美国或俄罗斯的盟友。面对现实吧。您需要一个在联合国安理会拥有否决权的大国朋友。从外交辞令上说,大国赞同人权和自由的普世价值——除非那些价值观与它们自己更大的战略利益互相冲突。正如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所说的那样:“就和平抗议而言,我们的价值观和原则适用于所有国家……(但是,)我们对每一个国家作出的反应将不得不根据该国或根据该国的特殊环境进行调整。”

巴林的统治政权极大地得益于此策略:美国对其采取暴力镇压和平抗议者作出了不痛不痒的反应,因为它给美国海军第五舰队提供了母港。华盛顿方面除了对麦纳麦表示谴责,几乎什么也没做。

但如果美国(其对人权的尊重令人生厌)对您的企图心生疑窦,俄罗斯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尽管迪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可能没有足够的军事力量可供开进到您的地盘,还是可以指望他来阻止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支持外部干预的决议。在叙利亚这一问题上,梅德韦杰夫阻止了一项谴责阿萨德的决议,因为他担心那将成为“1973号决议的翻版”——他认为1973号决议“已经变成了掩盖一场毫无意义的军事行动的一纸空文”。如果西方大国想得到只有安理会决议才能授权的合法性(阿拉伯联盟,真对不起啊!),结交一位在莫斯科的朋友很重要,因为他会在否决票上到处写上您的名字。

确保您的敌人不会去寻求帮助。如果需要的话,收买他们,但确保他们不会泄漏此事。您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让其他大国产生一种感觉:在您的国家,实现民主是可能的,或者您的人民会对西方国家统领的军事干预欢呼雀跃。

尽管从任何一方面来说,反对阿萨德的叙利亚人都没有选择沉默,但他们反对外国干预已经成为阻碍认真考虑进行军事干预的一个重要因素。在上个星期,电视节目主持人史蒂芬•科尔伯特问赖斯大使,美国为什么不进行干预以拯救叙利亚人。她回答说,驻大马士革的美国使节罗伯特•福特之前就听到了叙利亚反对派说,“他们想从美国那里得到的是更多的领导权、政治压力和约束力,但非常清楚,他们不需要军事干预。”

如果您的敌人确实请求外部军事干预,祈祷干预范围是有限的吧。在北约于3月19日进行干预的六天前,反对派领导人穆斯塔法•阿代尔•加里尔通告全世界说,“我们需要设立禁飞区并进行海上封锁……(但)我们不需要地面部队。”记住:您掌控权力的时间越长——不管您是在镇压国内抗议活动还是在与国外干预进行着斗争——您的敌人就越可能被拖垮,或开始出现内讧。至于卡扎菲,他就是因为无法坚持足够长的时间。

要不择手段拥有核武器。这是无需动脑筋的策略——问问平壤敬爱的领袖就知道了。在核时代的历史上,没有哪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曾被成功地入侵过。毕竟,没有什么能比报复性的核武器打击更能阻止外部干涉。

这又是卡扎菲所犯的重大错误:在2003年和2004年,利比亚宣布放弃其核武器计划——当时利比亚已经在该计划上花费了2亿美元,并把数千部铀浓缩离心机和核武器蓝图交给了美国。卡扎菲之女爱莎表示,“从西方大国今天轰炸利比亚中得到的教训就是,每个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都应该保留这些武器或制造出更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样,它们就不会遭遇与利比亚相同的命运。”您一定知道,德黑兰已经清晰地听到了这个响亮的教训。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外交政策】独裁者生存指南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067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