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中世纪的欧洲”:新冠疫情重创中国经济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2-12,星期三 | 阅读:219

KEITH BRADSHER

周四,成都太古里,平时这里是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
周四,成都太古里,平时这里是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

工人被困在老家。官员要求工厂或办公室重新开工之前有详细的卫生方案。制造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和苹果手机的生产线处于停工状态。

自从中国为了阻止危险病毒的暴发,将一座大城市封城两周多以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仍然基本上处在停摆状态。该国大部分地区现在本应已经复工,但空荡荡的街道、安静的工厂和大量没有返工的工人表明,可能还要再过数周或者数月,这个至关重要的全球增长引擎才能再次轰鸣活跃起来。

如果中国保持低速运转,全球经济可能遭受损失。它受到疫情暴发及遏制疫情努力的阻碍,遏制疫情导致工人无法工作,工厂无法得到原材料。由此造成的经济增长放缓已经导致了全球航运量猛跌,从汽车到智能手机,各种产品的产量据信都将急剧下滑。

“就像中世纪的欧洲一样,”欧盟中国商会会长武特克(Jörg Wuttke)说,“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关卡,城市之间也互有关卡。”

新数据显示,当局在控制住疫情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周一,他们报告了新型冠状病毒最高单日致死数字,死亡97人,将总数增至908人(截至2月14日24时,最高单日新增死亡病例已过百,类似死亡总数达1016人——编注)。

习近平(中)周一视察了北京一个小区,照片由新华社发布。
习近平(中)周一视察了北京一个小区,照片由新华社发布。

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视察了北京的一处社区和医院,官方媒体称这是对疫情一线的巡视,这标志着中国领导人的压力越来越大,需要表现出大局在握的样子。即使有严格的网络审查制度,中国官员仍然在网上遭到了严厉批评,许多人认为他们最初应对迟缓,而且压制了早期预警。

周一,世界卫生组织的一行人来到北京,与中国的研究人员共同抗击冠状病毒。他们的到来可能意味着中国领导人转变了态度,他们之前曾拒绝世卫的专家到访,并一直努力表明他们不需要外国援助来解决问题。

该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不安地提到一些感染患者没有中国旅行史,这表明可能还会出现更多的病例。他在Twitter上写道:“总之,我们看到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一个多星期以来,康复人数增长的速度超过了死亡人数,令中国卫生官员受到鼓舞。然而,感染率仍在继续飙升,这表明最糟的情况还没到来。

越来越明显的是,即使中国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在遏制疫情方面取得重大进展,要重启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制造商和全球贸易巨头,也将是困难的。

在那之前,损失正在继续扩大。

周一,日本日产汽车(Nissan)表示,“由于来自中国的零部件供应短缺”,将从本周晚些时候起关闭位于日本九州的工厂,为期四天。意大利的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和韩国的现代汽车(Hyundai)也警告,来自中国的零件短缺可能会迫使他们削减国内市场的产量。

中国发展论坛(China Development Forum)是中国商业领袖和经济学家最重要的聚会,论坛表示,原定于下个月举行的年会将无限期推迟。

政府官员将中国的农历新年假期延长了三天至2月3日,以使人们留在家里。后来,重要的商业中心如北京和上海,以及广东和山东等省份,将假期进一步延长至周一。

2015年,日产汽车在日本九州的工厂。该公司表示将在本周晚些时候将该工厂关闭四天。
2015年,日产汽车在日本九州的工厂。该公司表示将在本周晚些时候将该工厂关闭四天。

随着这一天的到来,很显然,一切并未恢复。北京的交通压力比平常要小得多,商店仍未营业,许多居民在家上班或根本不工作。

生产奔驰汽车的德国制造商戴姆勒(Daimler)表示,将从周一开始逐步提高其中国工厂的产量。但其他的大车厂表示,他们的工厂仍然关闭或慢速运行。福特汽车(Ford Motor)表示,它与中国最大的国有企业之一的合资企业正在重新启动部分生产,需要在“接下来的几周逐步提高产量”。

通用汽车表示,它将于周六复工首个大型装配厂,并且将在未来两周内,“根据当地员工的安全准备、供应链准备和产品库存需求”,逐步恢复其余工厂的运营。

中国的控制措施是造成混乱的原因之一。

当局封锁了疫情中心华中地区武汉的周边地带。各地政府对交通问题采取强硬措施,意味着工人们很难重返工作岗位。许多城镇已经开始对曾到疫情城市提货,甚至只是开车经过这些地区的卡车司机实施为期两周的强制隔离。

1月21日,上海一家广告公司的副总监吴琳(音)回老家武汉过年,她购买了一张2月2日的返程高铁票。但车票在武汉被封锁后不久就被取消了,从那以后,她想尽各种办法,但都以失败告终。

“继续找下去没有意义,”她说。

周日,武汉仍在封锁中,高铁处于停运状态。
周日,武汉仍在封锁中,高铁处于停运状态。

香港货轮航运公司文华船务(Mandarin Shipping)的首席执行官蒂姆·赫胥黎(Tim Huxley)说,中国各地的造船厂都遭遇了劳动力短缺。他说,造船商和修船商开始以劳动力短缺为由,启动合同中允许他们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推迟项目完成的条款。

除了对疾病的恐惧,中国近3亿农民工——占劳动力的近五分之二——现在有了另一个不愿去遥远城市的理由:他们的孩子还在家里。根据省份的不同,许多学校要到2月25日甚至3月1日才会复课。

甚至拥有足够工人的工厂也面临着进一步的问题。武特克说,包装行业几乎已经关闭,从塑料包装到钢桶,所有东西都快用完了。地方监管机构也设置了重重障碍。

目前,在上海、深圳、苏州或南京等大型制造业中心,企业重新开业之前必须核实每名员工过去两周的旅行记录和健康状况。它们必须对员工进行频繁的体温检查,频繁的洗手程序,并制定隔离计划,将任何出现发烧症状的人转到医院,哪怕发烧温度低至37.2摄氏度。

最困难的是,企业的卫生健康计划只有经过市政官员的批准,才能重新开工,大企业还必须等待卫生官员的实地考察。

深圳毗邻香港,到处是电子工厂和摩天大楼。周日,深圳发布了新的健康和安全规定,并表示,生产iPhone和其他苹果产品的工厂必须在复工前满足这些规定。拥有这些工厂的台湾企业富士康科技表示,它符合所有的健康和卫生规定,但拒绝就具体工厂何时恢复生产发表评论。苹果拒绝置评。

据台湾科技市场研究机构集邦咨询(TrendForce)预测,今年前三个月,主要集中在中国生产的苹果iPhone产量可能下降10%。

周日,关闭的北京三里屯苹果商店。停工也将影响苹果产品的产量。
周日,关闭的北京三里屯苹果商店。停工也将影响苹果产品的产量。

上海拥有2000多万人口和众多企业,市政府表示,该市只有70%的制造商在采取措施恢复生产。实际上得到复工许可的企业很少。企业“希望保护员工,但也没有人希望被劳动法或政府的每日公告抓个正着”,上海美国商会会长季凯文(Ker Gibbs)说。

目前还不清楚中国经济放缓的涟漪效应将如何影响美国。依赖于从不同供应商获得大量不同部件进行组装的企业可能会受到最严重的打击。汽车行业首当其冲——一辆汽车可能需要多达3万个来自不同供应商的零部件。

随着特朗普总统与北京的贸易战降低了在中国生产的经济性,美国企业一直在努力实现多样化,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不过,密歇根州安阿伯市Llamasoft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拉扎特·高拉夫(Razat Gaurav)说,很多驾驶部件、电子产品甚至车门铰链仍然是从中国进口到美国的。该公司为北美的大型汽车制造商和航空航天公司处理供应链物流。

“如果目前的冠状病毒危机继续影响中国的生产能力,”他说,“它最终将影响美国和墨西哥的汽车装配厂。”

Ben Dooley、Jack Ewing和Raymond Zhong对本文有报道贡献。Cao Li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Keith Bradsher是《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曾任香港分社社长、底特律分社社长。他之前曾驻华盛顿报道国际贸易新闻,后驻纽约报道美国经济和通信行业,还曾担任航空业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就像中世纪的欧洲”:新冠疫情重创中国经济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223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