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的全球政治试验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4-22,星期三 | 阅读:80

张原峰 为FT中文网撰稿

回到2019的某个时刻,即便是年末,任何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人都难以想象,一个新纪元的开始,并不只是简单归零而走入下一个时代,它的到来直到现在还让许多人感觉难以置信的虚幻,从全球禁足到世纪空城,各国的殊同存在于不同的时间线,就像一场难得的大型社会试验。

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作为二十世纪以来最让人瞠目震惊的世界性公共事件,几乎突破了所有人的常识认知和生存经验,作为疫情首先爆发的国家,中国从最初瞒报疫情的昏聩中迅速觉醒,以雷霆手段实行了对一个拥有十亿级人口国家的群体性自我隔离。虽然各地在冻结人口流动的措施上不尽相同,但基本上在一周内实现了国家尺度上全境交通管制和大范围人口流动封锁,而对于能在农历新年这样有海量人口流动需求的日子里实现这样的管控目的,在人类以往的历史纪录中尚未发生过,最初了解到中国封锁举措的国家或者政治人士,甚至包括世卫组织官员,不仅有完全无法想象如何实施的观望者,更多的是抨击和批评中国政府威权专断、毫无人权观念的意识形态习惯论者,媒体上更是一片体制顽疾导致疫情失控的唱衰论调。然而所有这些被鄙夷和嘲笑的措施最终见到了效果,以国家经济瞬间休克的惨重代价,终于换来了压平的病毒传播曲线。

中国的防疫模式之所以奏效,如果以马克斯.韦伯的“权威类型—支配方式—合法性基础”三位一体的理论思路和概念工具来思考,其防疫的管理效能来自于由上自下不容置疑的全能型无限责任政府,绵密的科层化的官僚与官办社会化组织,以及其所倡导的生存权优先、永续向好的民生改善,这是最可行的统治向心力,三者共同构建出上下一体的管制机制,而民生改善在疫情期间的首要目标是对公众生命权的维护和保障,这是中国统治模式中特殊的合法性基础在非常时期的特有表现。同时民众对于自然权利中的生命价值更为看重,对损害生存权的任何政府疏忽和失责容忍度更低,而官方为了维护社会稳定,也为了体现广泛宣传的生存权的重要性,必须全力以赴挽救生命,更为了挽救自己初期防控不力的负面形象,中国政府使出空前手段控制疫情,既是体制所能,又是现实无奈,既是民意寄托,又是自我期许。

然而在中国封城之前,新冠病毒的超强传播力早已将感染范围蔓延出国境之外。隔水相望的韩国,由于宗教活动造成了群聚性感染,感染人数扶摇直上迅速突破千人。韩国政府在短暂观望研判之后迅速祭出强力措施,通过广泛筛查、严密追踪、全面治疗三项手段,不仅在三周内也抑制了病毒的广泛传播和社区感染,同时也避免了全国性的区域封锁,进而避免了瞬间休克的经济停滞,这在后来被大范围报道后,国际主流媒体认为韩国的防疫模式是民主自由体制的成功范例。然而在报道进入细节后,发现所采用的严密追踪措施,是在政府强制要求下,疑似与轻症患者必须强制下载指定手机App登记个人信息,同时公开本人的地理位置信息作为轨迹追踪入口。不过政府承诺这只是防疫时期的特殊管理措施,疫情一过即会停止信息追踪,并销毁相关个人敏感信息。虽说这是防疫期间的临时措施,但任何民主宪政国家在实施的时候都要再三思虑国民的反应。除此之外,韩国政府通过市场干预,对口罩等紧缺医疗物资进行强制性的渠道分配,确保所有民众至少可以获得相对均衡的物资供给。韩国政府在疫情期间所采取的各项措施,策略制定及时果断,政策执行畅达有效,在疫情封堵上均获得了不错的防控效果和民众反馈。

麦肯锡分析师估计,欧盟和英国逾四分之一的私营部门就业可能受到影响。食品和住宿行业等一些行业受到的冲击会尤为严重。

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的关停,欧洲多达5900万个工作岗位面临风险。该报告揭示了欧洲劳动力市场和经济增长遭受持久损害的潜在威胁。

麦肯锡分析师估计,欧盟和英国逾四分之一的私营部门就业可能受到影响。分析师将面临风险的劳动者定义为那些遭受工时或工资削减、临时下岗或裁员的人。

在麦肯锡设想的悲观情景下,严格的社交疏离限制将在整个夏季持续实施,以遏制病毒的蔓延。到明年,欧盟失业率可能会上升一倍至11.2%,而且在2024年之前不太可能回到危机前的水平。

欧洲各国政府希望,效仿德国“短工津贴计划”(Kurzarbeit)的短期工作补贴方案将有助于让它们避免美国正在进行的大规模裁员。但各国的条件和补贴覆盖率差异很大,经济关停时间越长,裁员的风险就越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今年欧元区经济将收缩7.5%,失业率将从7.6%升至10.4%。一些经济学家担心欧盟南部的经济体会出现两位数的收缩。

尽管欧洲可能不会以美国那样的规模进行裁员,但很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会重新开始雇佣劳动者。尽管德国和其他一些欧洲北部的经济体反弹得快得多,但欧洲劳动力市场整体上用了10年时间才从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中复苏。

在新冠病毒来袭时,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仍未达到上次危机前的就业水平。与意大利一样,这些国家拥有庞大的旅游部门,中小企业数量相对较多,这使得它们的劳动力市场尤其容易遭受影响。

几个欧盟国家暂时准备放松封锁限制,但任何开放很可能都是渐进的。

麦肯锡高级合伙人塞巴斯蒂安•斯特恩(Sebastian Stern)表示:“挑战在于,政治人士没有处理这样一场危机的数据或经验。如果我们开放零售,对(病毒的)传播速度有什么影响?没有人知道。”

麦肯锡的这项研究发现,这场危机对一些行业造成的冲击不可避免地会比其他行业更大,食品和住宿行业有74%的工作岗位面临风险,也就是840万个岗位。艺术和娱乐行业有一半的工作岗位面临风险,即170万个岗位。零售和批发行业有44%的岗位面临风险,也就是1460万个岗位。相比之下,专业服务领域只有12%的工作很可能受到影响。

这项研究基于欧盟统计局(Eurostat)、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和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职业数据。研究发现,与其他群体相比,封锁措施更有可能伤害年轻员工和学历较低的人。80%面临风险的员工没有大学学位。

24岁以下劳动者从事受本次危机影响的工作的可能性,是25岁至54岁劳动者的近两倍。面临风险的岗位几乎有三分之二在中小企业,这些企业可能比大企业更难适应远程工作和社会疏离要求。

译者/裴伴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新冠疫情的全球政治试验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459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