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欧美养老院在疫情中遭受如此重创?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4-27,星期一 | 阅读:34

FT中文网专栏作家 李军

截止到4月24日,美国新冠病毒累计死亡已经接近五万人,其中有超过五分之一,即一万多人是在养老院或看护中心死去的。在此之前的一周,全美有十分之一的养老院或看护中心查出有新冠病毒传播。单单在纽约一个州就有300个养老院或看护中心发现新冠感染者,其中死亡人数超过五名的养老院或看护中心多达74家。

在新泽西州,某个养老院内发现了17具老人的尸体,他们都是因为疏于照料而去世的。该老人院的68个死亡案例中,有26人死后被确认感染了新冠病毒。

美国的养老院及看护中心成为新冠病毒的重灾区。而与美国“一墙之隔”的加拿大则更为惨烈。

根据《纽约时报》4月17日的报道,三十一位老年人在一个月内先后死于蒙特利尔的某老人看护中心,其中至少有五个逝者确认感染了新冠病毒。这个拥有近150张床位的私人看护机构在政府介入时只剩两名医护人员仍在岗,其余的医护人员在病毒爆发期间逃离。一些瘫痪或患有其他慢性疾病的人员没有足够的食物,不能及时得到看护服务,最终只有自生自灭。

相关新闻披露后社会反响极大。魁北克省总理宣布该老人看护中心出现“重大过失”,并责成蒙特利尔警方、卫生部和省验尸官办公室开始调查取证,收缴看护中心文件并调查员工。

与魁北克相邻的安大略省,有近四分之一的养老院报告了新冠疫情的爆发。全省新冠感染死亡者超过半数位于养老院。

欧洲各国也是类似的情况。按照英国养老机构的统计数据,4月7日至13日一周内,大约有2500人死于养老院,占全部死亡人数的将近一半。

对于这次新冠病毒横扫欧美发达国家的养老院和看护中心,国内不少人认为是西方发达国家漠视老年人的生存权利,对于养老院的感染听之任之,甚至主动放弃对老年人的救治,这并不是符合实际情况的看法。从人性的角度讲,任何社会都不会主动放弃老年人。那么,这次新冠病毒为什么会重创欧美的养老院和看护中心呢?原因是多样的,既有整个社会的,也有养老院和看护中心自己的。

养老院和看护中心是欧美比较常见的养老模式。尤其是对于有了一些基础病需要一定程度的生活辅助甚至贴身照料的老人,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养老看护中心几乎是他们首选的养老方式。

欧美发达国家早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占比高于中国,预期寿命也长于中国。而高龄老人往往生活很难完全自理,越是高龄需要看护的比例越高。根据美国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网站提供的数据,美国65岁以上且被《健康保险可移植性和责任法案》认定的残障人士已超过600万。美国的社会习惯是子女成年后往往办理父母家单独居住,所以这几百万高龄残障人士中很多都需要居住在养老看护中心,这就催生了美国众多的养老看护机构。相比较中国的居家养老。这些集中养老和接受看护服务的人在传染病冲击下基本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

需要指出的是,养老看护中心并不是真正的医疗机构,他们提供的主要是长期护理服务和支持(Long-term care services and supports,简称为LTSS)。大多数LTSS并非医疗服务,而是在日常生活中的基本个人服务,其中包括诸如洗澡、穿衣、上厕所和吃饭等日常活动。所以养老看护中心的人员主要是护工,再加上少数有医疗经验的护士。养老看护中心一般和医疗机构有相对固定的合作关系。除非规模非常大的养老看护中心,否则很少会配备专职医生团队。这一方面由于美国的医生收入非常高,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日常看护工作是无需医生参与的。

当困在家中的人们打开讲述大流行病的电影《传染病》(Contagion)、躲进令人毛骨悚然的剧情时,该片的科学顾问——为这部2011年上映的惊悚片贡献了自己专业知识的科学家——把当初参演的众星又聚集了起来,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贡献力量。

在一系列居家拍摄的公益广告中,女演员凯特•温斯莱特(Kate Winslet)在镜头前边打肥皂边要求观众认真洗手,就像他们的生命要取决于此一样;马特•戴蒙(Matt Damon)恳请人们彼此保持6英尺距离;劳伦斯•菲什伯恩(Laurence Fishburne)警告说,可能会有一半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

“坦率地说,我们现在处于困境中。”67岁的病毒学家、医生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利普金是为上述公益广告和电影《传染病》提供指导的专家。他相信未来还会出现更多致命病毒,而政府的一连串失策导致当前的病毒以惊人速度在全世界传播。

他说,“要结束躲藏将会很困难”——他指的是全世界许多国家为遏制病毒传播而采取的封锁措施——因为现在还没有疫苗,并且在开发疫苗阶段缺乏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和隔离措施。

作为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感染与免疫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主任,利普金正在追寻新冠病毒的起源,并带领团队进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的检测、预防和治疗工作。

但在研究这场大流行的工作中,利普金被感染了。他说:“我损失了六个星期。”

利普金最早是在去年12月中旬从中国的熟人那里得知这种新疾病的,中国是新冠病毒最初浮出水面的地方。今年1月初,他敦促中国同行公布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以帮助研究,并拜访了包括李克强总理在内的多位中国高官,与他们讨论这种疾病。他于2月初返回美国,接受了为期两周的隔离,但他表示自己是在美国感染的新冠肺炎。

同事们都劝他去医院,但他决定在家用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自己治疗,有些人认为这种抗疟药有助于治疗。他说:“有那么几天我是有点害怕的。你不会想得上的。”

利普金协助拍摄的由斯科特•伯恩斯(Scott Burns)编剧、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导演的现实主义惊悚片《传染病》在上映9年后,在电影排行榜再度攀升,成为这场大流行病期间的必看电影,原因是该片与此次新冠病毒爆发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该片讲述了一种致命病毒通过中间宿主从蝙蝠传播到人类,人们恐慌性地将商店抢购一空,科学家们竞相研发疫苗,而自私自利的政客和阴谋论者则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这部电影当初上映的时候,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接到的培训申请数量急剧上升。它激励人们去从事这项工作,”他说:“我听说(现在)大家在中国正在下载这部电影,我不知道他们可以这样做。”

但有关部门在那场虚构的大流行病中的反应明显快于其在现实世界中的一些同行。

“我们(美国)从开头就慢了。英国也是如此。这些国家的人民付出了代价。”利普金教授说,他将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归咎于没有进行充足和大量的检测和追踪。

“德国迅速将重点放在检测和遏制上,并控制住了疫情——没有其他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的死亡率如此之低。”

在疫苗被发明出来之前,在未来的12至18个月,预计全球将持续受到新冠病毒的影响。目前第一波抗疫重镇在西方,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过去近两个月,不少西方国家(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英国、美国)从对新冠病毒的近乎无知,到严阵以待和严加防范,付出了巨大经济代价,牺牲了大众自由,每十万人的平均死亡率居全球之首;但亦有不少西方国家(冰岛、德国、葡萄牙、新西兰、丹麦、挪威等)早早开始抑制疫情扩散,或着重检测,疫情控制水平可以做全球典范。

亚洲不少国家因为遭遇过2003年的SARS,对病毒恐怖性心有余悸。在新冠病毒面前,国家重视,国民谨慎小心,全民(除了新加坡)戴上口罩。韩国更是成为早期西方抗疫的学习模范。但其经验西方几乎无法炮制。因为2015年韩国遭到过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袭击,38人死亡,是中东以外死亡人数最高国家。世界卫生组织(WHO)谴责韩国的应对措施后,韩国对呼吸道感染的应对措施进行了全面改革,迅速生产了测试套件,并为医院配备了感染控制单元和负压室。这相当于为全球新冠病毒大爆发提前5年做了彩排和准备。

西方躲过了SARS、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以及其他病毒,但没想到在2020年被百年一次的杀伤力仅次于西班牙流感的新冠病毒(Covid-19)重创。在新冠病毒面前,西方不单没有过人的知识与措施,相反,缺乏亚洲对抗病毒的知识、技术、社会结构以及国民意识。

目前英美电视都把各国死亡数字作为比较对象,我认为这有失公允。西方各国国情类似,但各国人口总数不同,美国(3亿人口)死亡100个可能算小事,可冰岛(36万人口)死100个就是灾难。

在疫情之初,让西方各国领导人就紧急进入抗疫状态不太符合现实:也许这只是一次SARS?也许这只是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谴责意大利、英国、法国、西班牙等几个当前疫情重灾区抗疫不力意义不大,英国反对党工党就认为当务之急在于联手对抗疫情。不过法国总统马克龙已在上周全国电视讲话中,就“政府应对疫情不力”向国民表达歉意。英国方面,首相约翰逊已为自己的轻视付出了巨大代价,他进了重症监护室,一度让英国国民为之祈祷(他属于运气非常不好的那类人群,绝大部分60岁以下的健康人士都安然无恙),至今还在休养,未返朝政。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广受称赞的德国,不少西方小国在此次抗疫中脱颖而出。福布斯发表文章《抗疫最成功国家的共同特征是什么?女性国家领导人》。德国、新西兰、冰岛、芬兰、挪威和丹麦这些国家的领导人都是女性。至4月17日,36万人口的小国冰岛死亡人数是8人。人口数比冰岛高出十倍的新西兰(480万人口)就更令人惊讶,只有11例死亡。人口数比新西兰高近乎20倍的德国(8000万人口)死亡数是4352。

这些女性领导人的共同反应都是“非常重视疫情”。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在还只有六例确诊病例时,已经采取“入境先自我隔离”,继而更采取“拒绝外国人入境”的保护措施,基本上从最初就阻断了病原进入国境。我定居新西兰的姐姐比较幸运,她去年圣诞节和家人在中国游历(那时疫情已在中国蔓延),在新西兰实施海关控制前回到新西兰。我与姐姐几乎同时进入各自政府要求的“在家自闭不出门”的封国状态。她所在国家死亡人数是11,英国人口总数(6700万)比新西兰(480万)高约14倍,但死亡人数至今已是14576,高出新西兰1300倍。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为何欧美养老院在疫情中遭受如此重创?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473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