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锁50天后,印度疫情没你想得那么糟了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5-13,星期三 | 阅读:44

印度疫情大爆发了吗?或者,人们更关心的是:印度疫情还没有大爆发吗?

在社交媒体流传的图片和视频中,印度的代名词是拥挤破旧的贫民窟,是你只有在段子里面才敢痛饮的恒河水,也是街边卫生情况堪忧的脏摊。

在这样的环境下,疫情有什么理由不大爆发呢?

但现有的数据并不支持大爆发的观点。目前,印度的确诊总量突破7万,最近在以日均3000的速度增长;病死率接近3.3%。

尽管检测的铺开程度不足意味着印度疫情的前景仍然复杂,但从现有数据看,和欧美国家动辄几十万确诊、10%以上的病死率相比,印度的疫情离传说中的“大爆发”阶段还有一定距离。如果从病死率角度看,印度疫情甚至可以说比较乐观。

能够将疫情维持在相对可控的状态的原因有很多,严格执行的封锁政策,是印度防疫的重中之重。已经很多研究指出,接近50天的封锁确实延缓了印度疫情数字的增长,但就像很多其他疫情进入中后期的国家,印度也在面临封城与经济的抉择。逐渐解封正成为必要,但也给复杂的印度疫情带来更多未知。

封锁:控制病例激增的良方

3月25日,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全国将进入长达21天的封锁期。在此期间,印度的商店、工厂、超市、餐厅统统关门,只有售卖生活必需品的商店被允许营业。与此同时,人员流动受到严格的限制,所有的公共交通,包括火车在内全部停运,私人车辆出行也受到严控,人们只有在需要看病买药、购买生活物资的情况下才能出门。

21天的封锁期已经被延长两次,最近的一次发生在5月4日,中央政府宣布封锁期限将持续至5月17日,目前,印度已经进入了“Lockdown 3.0”阶段。

印度加尔各答,一名警察正在给路人派发口罩 / 网络

事实上,印度在新冠疫情中的封锁是非常严格的,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追踪了各国政府疫情封锁政策的严格程度,印度获得了满分,这也意味着印度的封锁等级在世界范围内领先。

至少在我居住的班加罗尔,封锁令的执行情况是比较好的。4月初的城区,街上除了清洁工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城市的主干道上设置了很多检查点,如果出现了不明身份的人员或者车辆都会被警察盘问。

郊外的农村也还算秩序井然。4月初,我曾探访过班加罗尔城外的一个村庄,村口有两名警察站岗,村庄里的街道上几乎见不到人,偶尔出现的村民也都戴着口罩。村委会办公室旁边的小学被改造成了口粮发放点,前来领取补给的村民们自觉地排着队,并没有出现哄抢物资的情况。

从目前的研究来看,严格的封锁令的确延缓了印度病例数的增长,根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成员、印度商学院教授沙米卡·拉维(Shamika Ravi)的研究,封城后,印度的确诊案例数量翻倍的时间从3天延长到了6天,第二阶段封锁结束后又增加到了12天。

印度新德里,一名男子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 网络

印度希夫·纳达尔大学的一项研究也估计,如果不采取封城措施,到4月14日印度将会出现3.08万例病例。实际上,到封城第一阶段结束时,也就是4月14日,印度的确诊数字为1.15万,相当于减少了62.7%。这项研究估计,在最乐观的情况下,确诊数字可以下降85%。

疫情扩散的区域也因为封锁令的执行受到了限制,印度目前有43.5%的地区属于绿区,意味着它在过去28天之内并未报告确诊病例,这些地区绝大多数属于“零感染”,只有个数地区曾出现零星案例并被控制。

另外两个可以参考的数字,是检测的阳性率和死亡率。

封城后,印度总体的检测量快速增长,从3月24日每天检测2450例,到5月初上升到每天检测超7万例,截至5月5日,共累计检测了119.2万个样本,确诊病例为4.95万,死亡人数为1697人。

依照这些数据可以算出,印度目前的阳性率为4.15%,病死率为3.43%,这两个数字在全球范围内都处在较低水平。这可以从侧面说明,检测较为充分和及时,没有出现大范围漏诊。

当然,印度的真实病死率还有可讨论的空间。目前为止,印度政府尚未公布全国性的死亡统计数字,且封城后各邦之间的边境关闭,区域之间的情况并不均衡。在确诊数字最大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阳性率和死亡率分别为8.3%和4.1%,西孟加拉邦的死亡率更是超过了10%。但在泰米尔纳德邦、喀拉拉邦等地区,阳性率低于3%,死亡率则不到1%。

也有专家对现有的低病死率做出了解释,比如有专家认为,印度的死亡率相对较低,与其人口结构偏年轻有关。多伦多大学教授普拉巴特·杰哈(Prabhat Jha)也在BBC的采访中指出,印度的死亡人数可能存在偏差,因为有约80%的死亡发生在家里。

但在舆论环境相对宽松的印度,目前媒体上并没有出现任何与漏诊死亡相关的集群感染报道。

解封:不得不承受的代价

不可否认,封城对经济和民生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巴克莱银行估计,印度仅第一阶段封锁令的延长就将造成2344亿美元的经济损失;穆迪更是将印度2020财年的经济增长率预测为0;IHS Markit公布的数据也显示,因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大幅萎缩,印度的PMI指数从三月的49.3跌到了只有5.4,跌幅居全球前十大经济体之首。

经济压力正逐渐将印度推向解封。最近,印度政府官员开始频繁表态,不管是卫生和家庭福利部还是地方官员都表示支持解封。此前对封锁态度强硬的德里首席部长凯里瓦尔(Arvind Kejriwal)在5月4日表示,“我们必须要与病毒共存,我们必须要习惯它。”他说,是时候“重新开放”德里了。

印度新德里,封城期间人们在阳台上向外张望 / 网络

事实上,从4月下旬开始,各邦就首先对农业活动放松了管控。四月底,班加罗尔街上的车流已经明显增多,警察也不再每辆车严格查验,而是改为抽查。

在封锁的第三阶段,中央政府按照风险级别,将全国733个地区划分成了红区、橙区和绿区三类,并分别在道路、商店、办公室的开放发布指导条款。按照这个分类,德里、孟买、班加罗尔、加尔各答等各大城市都属于红区。

我所在的班加罗尔虽然也属于红区,但政府仍然放松了道路管制,早七点到晚七点之间民众可自由出行,晚七点之后实行宵禁,除必需品外,其他商店也要关闭。商场、学校、寺庙等公共场所继续保持关闭。只有21个收容区继续被严格锁定,相当于90%的区域已经恢复到了此前“半封锁”的状态,农业和工业生产也正逐步恢复。

班加罗尔已经开始逐步解禁,图为排队买酒的民众 / 世界说

在病例相对较少的区域放松经济活动,看上去是印度政府别无选择的自救。

但这恐怕是政府的一厢情愿。对病毒的恐惧和担忧,让大多数人都倾向于留在家里。交通解封后的第四天,我收到了一家服装品牌的短信,说门店已经重新开放。但我路过时,店中门可罗雀。街上的店只开了三成,车流也比解封当天明显要少。

经济解封难,检测能力限制仍然是最大的隐忧。印度目前共检测了135.7万个样本,相当于每百万人检测量为1017,不同邦之间差异仍比较大。目前印度共有近400个获批实验室,实验室的数量是最大的限制,媒体曾多次报道过样本堆积的情况。在班加罗尔,一般要两天才能拿到检测结果。

另外,大量无症状感染者也让人担忧。4月21日,印度的确诊病例数刚超过两万,印度医学研究协会(ICMR)宣布,有80%的病例属于无症状患者。目前还没有研究解释,印度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为何畸高。封城后,在南部城市金奈的批发市场还发生过600多人的集群感染。

逐步解封后,一则笑话开始在印度的社交媒体上流传:印度就像西瓜,看起来是绿区,一打开就变红了。

印度斯利那加,某地区被划成了红区后,街上出现了路障和警示牌 / 网络

农民工:封锁中挣扎

当人们在社交媒体上谈论解封之争时,在互联网触及不到的地方,数量巨大的低收入群体正面临着实实在在的生存危机。对他们来说,比起疫情本身,长时间封锁会更快地让他们丢掉活路。

印度的农民工数量上亿,封城后,他们失去了工作和收入,公共交通停摆,预计至少有数千名农民工选择徒步回乡,有数十人在回乡途中丧生。大部分人都只能住在安置营中,远离家人,靠政府和志愿组织提供的食物维生。

随着疫情蔓延和封锁延长,住在安置营的移民想回家的呼声日益强烈。农民工的担忧也从最初的担心停工失业,变成了担心感染病毒。远离家人的不安,让他们迫不及待回到家乡,与家人共渡难关。五月进入农忙季,不少农民工本来就每年都会回家。

4月底,封锁令逐渐放松后,印度各邦开始为移民开设大巴和火车专列,送他们返乡。

5月2日,我在班加罗尔的Majestic汽车站看到,车站里聚集了上千名农民工等着回家。他们需要先填写自己的目的地等信息,再等待车站按照人数统计,安排去往不同目的地的大巴。

正在排队乘车的农民工 / 世界说

时值正午,气温接近35度,有人带着两三个小孩,全家人席地而坐,正在吃随身带的午餐。还有农民工陆续赶到车站,当晚,有600多人在车站过夜,第二天才坐上车。

来自卡纳塔克邦北部亚德吉尔县的农民工玛拉玛(Mallamma),和全家15口人一起走了五公里来到车站,到了才知道,他们需要支付每人1411卢比(约人民币140元)的车费,这个价格是平时的接近三倍。虽然回家的路是单程,但他们却要为大巴的往返和空座付费。

对于已经停工了一个多月的农民工来说,要拿出这笔钱并不容易。玛拉玛一家找人借了钱,才凑够了回家的车费。她对我说,“我们唯一希望的就是回家。”

成百上千万想要回家的农民工,也给移民流入的大城市造成管理风险。封城以来,孟买已经因上千名农民工要求回家,而在火车站出现大规模聚集,古吉拉特邦的苏拉特也出现过抗议游行。

高速公路边休息的农民工 / 世界说

但农民工已经决意要回到自己的村庄了。

邦内的农民工乘坐大巴回家后,本该轮到外邦的农民工乘坐火车专列回家。卡邦政府此前称,将为农民工开设了“劳工专列”(“Shramik Special”)。但5月5日,聚集在火车站的农民工却等来了火车暂停运行的消息。

卡纳塔克邦政府与建筑公司沟通后,决定暂停专列,建议农民工留下来工作。此时,政府网站上已经有超过20万希望乘坐火车的农民工进行了注册,据卡邦建筑协会估计,全邦农民工的数量超过80万。

失望和愤怒的农民工有人停留在火车站,也有不少人启程徒步回家。5月7日,我在距离班加罗尔40公里开外的高速公路上遇到了三四队农民工,他们来自北部的西孟加拉邦、拉贾斯坦邦和中央邦,家都在2000公里开外。

侨居海外的印度劳工,也正翘首以盼回到家乡。政府已经计划将13国的1.5万人撤回印度,但只是九牛一毛。仅在阿联酋,就有340万来自印度的劳工。


来源:世界说(ID:globusnews)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封锁50天后,印度疫情没你想得那么糟了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509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