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制药和化工企业希望受益于供应链多元化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5-19,星期二 | 阅读:16

英国《金融时报》 斯蒂芬妮•芬德莱 新德里报道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危机促使企业实现供应链多元化,印度化工和制药公司正将自己定位成中国的替代者。

总部位于孟买的Vinati Organics公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维纳蒂•穆特拉贾(Vinati Mutreja)表示,自今年2月以来,止痛药布洛芬(ibuprofen)的一种关键组分的订单大幅增长25%。

穆特拉贾表示,企业试图转移供应链的兴趣越来越大。“其中许多企业长期以来依赖于中国,他们正在寻找替代方案,”这位36岁的女士表示,“自然的选择就是去印度。”

通过新增化学产品、并申请新的工艺专利,从而以低于中国竞争对手的成本开发这些化学品,她扩大了公司的规模。该公司由其父亲创立、已有29年运营历史。自3月中旬以来,公司市值已增长逾4亿美元,至13亿美元。

穆特拉贾预计,本季度的营收将稳定在3500万美元左右——这在印度是一个反常现象,因为当局为了控制疫情而实施的严厉封锁已导致亚洲第三大经济体的企业遭受重创。

“我们的劳动力成本仍然远低于中国,”她表示,“如果政府能够提供更好的基础设施和一些出口激励,我们有望成为下一个化学品中心。”

中国为抗击新冠病毒而实施的封锁暴露了企业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分析师们表示,化工和制药是印度能够受益于提高自给自足能力和增加产能的两个行业,这两个行业在封锁期间的表现优于其他行业。

印度券商界线资本(Ambit Capital)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成为新的增长催化剂,目前在7500亿美元的全球特殊化学品行业中仅占3%的印度,将“有意义地增加”其份额。

“印度很可能成为化学品的替代供应国,”界线资本研究主管尼廷•巴辛(Nitin Bhasin)表示。

新德里方面已意识到制药业的机遇,并于今年3月宣布了一项13亿美元的刺激计划,鼓励在境内生产药品,并启动了一项建立行业制造中心的计划。

印度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仿制药出口国之一,但其所需活性药物成分(API)的70%依赖于中国。

“如果大型制药公司希望供应链多元化,印度可能是其原料药外包的一个很好目的地,”证券公司SBICAP Securities驻孟买的医药分析师库纳尔•达梅沙(Kunal Dhamesha)表示。

受中国1月份实施封锁造成供应中断的震动,一些印度制药公司正在加大活性药物成分的内部产能。

制药公司Zydus Cadila的董事总经理沙维尔•帕特尔(Sharvil Patel)上月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在中国供应的原料大幅提价之后,他的公司正努力自行生产更多原料。

“作为一种风险缓解措施——并非短期行为——我们试图向后整合关键性初始材料,”帕特尔表示。

但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世界银行(World Bank)前首席经济学家考希克•巴苏(Kaushik Basu)警告称,印度需要迅速采取行动来放松封锁——至少要持续至5月中旬——否则就有可能输给更加灵活的竞争对手。

“从历史上看,印度在这方面做得不成功,”巴苏表示。他提到服装制造业迁出中国的受益者是孟加拉国和越南,而不是印度。

对于化工和制药业,“我们必须正确行事,否则,大量资本将会决定落户其他地方,”他说。

前一阵子,新德里(New Delhi)圣斯蒂芬医院(St Stephen’s hospital)的一名重症监护护士在上完白班回家途中,在古尔冈市(Gurgaon)边界被警方拦了下来,她就居住在这片近郊区。哈里亚纳邦(Haryana)突然封锁了与德里(Delhi)的边界,任何人都不得进入,无论他们来自哪里或去往何方。

由于家中还有一个7个月大的母乳喂养的婴儿,这名年轻的护士心急如焚。她向警方求情,出示了她在医院的工作证,还给自己的上司打了许多电话求助。最后她被允许回家,但自此再也没有回去工作过。

她的困境并不罕见。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数字上升,印度已经支离破碎。各个邦、各地区甚至高档住宅区都禁止外来人员进入,因为他们担心外来人员可能是感染者。这些随意的限制破坏了医疗服务的提供和获取。不过律师们称这些在各邦或地方官员的指示下、由警察执行的管控,缺乏强有力的法律依据,而且侵犯了印度宪法所规定的自由迁徙的权利。

印度最高法院的律师阿维•辛格(Avi Singh)问道:“在任何紧急情况下,问题都是‘政府拥有绝对权力吗?或是,紧急权力受到宪法限制吗?’只有在宪法法院介入并对其进行审查的情况下才能做出决定。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在印度开始全国封锁后不久,卡纳塔克邦(Karnataka)封闭了与邻近的喀拉拉邦(Kerala)的边界,因为喀拉拉邦的一个边界地区出现了新冠病毒集群感染事件。据律师表示,警方不允许来自喀拉拉邦的病人越过边界到门格洛尔(Mangalore)市的医院就医,结果导致数人死亡。

喀拉拉邦诉诸法庭,一名法官下令开放边界。卡纳塔克邦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最高法院斥责这两个邦,并指示它们要友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几周后,形势发生了逆转。喀拉拉邦——在控制病毒传播和治疗病人方面最成功的邦——封闭了自己与卡纳塔克邦和邻近的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的边界,后者的新冠肺炎病例上升了。维权人士说,至少有一名来自泰米尔纳德邦的病人因搭载的救护车被禁止进入而死亡。

关闭各邦边界对印度人来说尤为是灾难性的。对于他们来说,距离最近的大城市——以及先进的医疗保健设施——可能就在附近,但位于邦界另一侧;而他们本邦的同等设施要经过长途跋涉才能抵达。然而许多官员似乎只关注自己的辖区,对不在其管辖范围内的人民的痛苦漠不关心。

泰米尔纳德邦的韦洛尔区(Vellore)是一所重要医学院的所在地,官员们在与邻近的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之间的高速公路上修建了两道5英尺高的围墙,以防止安得拉邦居民进入该地区。在一片抗议声中,这两道墙被拆除了。不过,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的政策是以感染水平对地区进行评级,病例较少的地区允许开展更多经济活动,该政策可能会加剧孤立倾向。

关闭边界给各地都带来了严重干扰,这其中又以印度首都区为最,这是一个横跨3个邦的巨大城市群。许多在新德里的医院里工作的医护人员住在郊区,要跨越邦界进入哈里亚纳邦或北方邦(Uttar Pradesh)。随着德里的新冠肺炎病例增加,这些邦要求医生、护士和其他工作人员要么待在家里,要么在德里找地方落脚,直到这场危机结束。印度的医疗系统本就缺乏足够的医生,这些法令加大了医疗系统的压力。

本周末,印度政府指示地方当局允许医疗工作者自由跨越邦界。但印度的封锁已进入第七周,虽有所放松,但已造成了一种围困心态,需要时间来克服。在一些社区,社区协会禁止任何外来人员进入,包括女佣、电工、水管工和其他获准重返工作岗位的人。

进步医学和科学家论坛(Progressive Medicos and Scientists Forum)的全国主席哈吉特•辛格•巴蒂(Harjit Singh Bhatti)说,在这样一个困难时期,此类敌意令医生和其他卫生工作者士气低落。他说:“我们唯有共同努力才能战胜这场大流行。如果我们相互歧视,将很难打赢这场战疫。”

译者/何黎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印度制药和化工企业希望受益于供应链多元化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530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