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消灭新冠的孤独之战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5-27,星期三 | 阅读:106

英国《金融时报》 唐•温兰 北京 , Qianer Liu 深圳报道

在中国启动第一次大规模居家隔离的18周后,距武汉2000多公里的中国东北城市舒兰的居民突然之间明白了武汉人民忍受过什么。

在几周前检测出小规模聚集性疫情后,中国当局对这个位于吉林省、拥有70万人口的城市实施了全面封锁。

往来该地区的交通被切断,居民接到指示要待在家里。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从武汉迅速蔓延以后,中国当局不愿再冒任何风险。

“我确确实实体验到了年初武汉人民有多难受。”一名叫“等爱的玫瑰fa”的微博(Weibo)用户写道,“我真的好想哭,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多久。”

许多中国人也在问类似的问题:在一个夸耀自己有能力控制疫情的国家里(这一疫情仍在美国和欧洲肆虐),封锁还将持续多久?

随着亚洲各国试图恢复正常生活,各国政府也正在制定计划:如何控制不可避免的小规模疫情,同时将经济维持在正轨上。专家警告说,新冠肺炎疫情很可能会成为地方性流行病,官员们应该采取策略,允许在新病例较少的情况下保持正常生活。

但中国正在规划自己的道路:尽管有警告称,新冠肺炎疫情将再度爆发,但中国似乎准备为了完全控制住疫情进行一场漫长而孤独的斗争。

“中国的政策是封锁大量人口——这意味着零容忍。”总部位于马里兰州的美国国家传染病基金会(NFID)医学负责人威廉•沙夫纳(William Schaffner)表示,“相比之下,其他国家对低水平传播和一定程度的重症率、住院率和死亡率的容忍度更高。”

舒兰市的疫情是导致数百万人被封锁的数起新疫情之一。其附近的吉林市拥有逾400万人口,在检测出本地疫情后,该市也采取了部分隔离措施。

中国北方的这些聚集性疫情迄今为止最为清晰地展示了中国计划如何应对疫情。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了一系列指示,要求实施所谓“常态化防控”,这是一项粗略的防疫策略,其中包括封锁发现新增病例的区域。

但封锁的范围——从封锁一个住宅小区到封锁整个城市——很大程度上由地方官员决定,这些官员表示,封锁他们管辖的区域是他们阻止传染可用的少数手段之一。

“地方政府没有抗击疫情的专业知识。”一名广东省的官员告诉英国《金融时报》,“现在我们开会只是学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讲话……中央没有提供我们做工作真正需要的东西。我们需要专业人士,而不是官僚。”

中国处理新疫情的封锁模式与地区内其他国家形成鲜明对比。

例如,在韩国,最近在首尔的酒吧和夜总会区域梨泰院(Itaewon)发生了新的聚集性疫情,导致该区域的商业停业,当局进行了积极的接触者追踪。

逾6.5万人最终接受了检测。但这个地区本身并没有被封锁。专家指出,当一个地区被有效封锁时,病毒早已扩散到其他地方。

韩国国际疫苗研究所(IVI)所长金瀚植(Jerome Kim)表示:“隔离梨泰院就相当于在马跑了以后关上马厩的门。”他指出,封锁是一项预备性措施,目的是为国家的卫生系统争取更多时间,而不是一项长期策略。韩国已准备好在未来几个月内应对数量不多的新病例。

“政府认识到有必要再次放开经济,开始让国家恢复运转。”金博士表示,“政府知道会有新的疫情,而且必须准备好迅速应对。”

瑞峰投资顾问公司(Silverhorn Investment Advisors)首席亚洲策略师、公共卫生专家瑞安•曼纽尔(Ryan Manuel)表示,中国地方官员不得不在保持经济运行和预防新疫情之间做出艰难选择。

鉴于新疫情的高风险和潜在惩罚,官员们几乎总是会采取最强硬的措施。

“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监管问题。”曼纽尔表示,“你是关闭整个城市还是完成你的经济指标?”

尽管舒兰市和吉林市的封锁相对迅速,但6名当地官员被免职——这清楚地表明,即使是最小的疫情,中央领导人也不会容忍。

“我认为任何地方都无法成功消灭疫情,因为病毒将会重新出现。”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流行病学教授高本恩(Benjamin Cowling)表示,“亚洲其他地区正在寻求的是压制疫情。”

Xueqiao Wang上海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消灭新冠的孤独之战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556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