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该去读个硕士了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5-28,星期四 | 阅读:19

格里夫斯

去年5月,我在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Birkbeck, University of London)的地下室里进行了为时三小时的经济学考试。它标志着我完成了两年制硕士课程的第一年;这是英国大学首次在非全日制基础上开设的哲学、政治和经济学(PPE)硕士课程。

我从考卷上选了三个问题,然后开始着手回答关于博弈论、货币政策和福利经济学的问题。当我走出考场,走上阳光普照下的伦敦布鲁姆斯伯里区(Bloomsbury)熙熙攘攘的马勒大街(Malet Street)时,我很有成就感:我做得相当不错,我还惊讶于自己有多么享受这个过程。

尽管我在20多岁时读过专业课程,并在接近40岁的时候参加过游艇船长考试,但自从我在上世纪70年代末结束学生时代以来,就没再承受过如此大的学术压力。

那时我学到的知识并不透彻。我从莱斯特德蒙福特大学(De Montfort University)获得的经济学学位,尽管面面俱到,但并未让我搞懂一个经济体的运作方式。也许是因为那时的我常去德蒙福特音乐厅(De Montfort Hall)看伊基•波普(Iggy Pop,美国歌手,在朋克摇滚音乐领域被认为是具有影响力的创新者——译者注)的演出,太过分心了。

我在拿到二等一级学位毕业后,本想继续从事研究,但因资金不足,我被迫先找工作。我在伦敦的Haymarket Publishing出版社找到第一份工作,销售广告,之后转投新闻业,在为地方和区域性报纸工作后,进入全国媒体。

最终驱使我投入研究生学习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学历不够。在过去8年里,我为伦敦报业传统中心——弗利特街(Fleet Street)的圣布莱德教堂行会(Guild of St Bride’s Church)负责一项新闻专业助学金计划。教堂每年向伦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London)的一名新闻学研究生提供一笔助学金。我觉得,如果我要面试这份助学金的候选人,我自己应该有一个硕士学位。

伦敦城市大学的杰出经济学家迈克尔•本•加德(Michael Ben-Gad)教授建议,伯克贝克学院可能最适合填补我的学术缺口。

这一次的学生体验与从前大不相同。1976年时,我每周要听16个小时的讲座,图书馆就是我们的互联网,还有很多时间来投入橄榄球比赛和活跃的社交生活。

快进到2019年,授课被挤到工作日的晚上,这意味着学员要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听课。我们班里的每个人都通过WhatsApp群组互帮互助,偶尔还举行社交聚会。大家有着很强的战友情谊,一路走来分享挫折和胜利。

必修的经济学模块是利用“开放资源经济学课程”计划(CORE)授课的,这种新的模式是在金融危机过后传统教学方法受到严厉批评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我们在一开始就得到警告:这种新方式将挑战我们关于资本主义的思维、成见和正统观念。课程对延续数个世纪的不平等现象的考察做到了这一点,还为我们提供了相关工具,可用来比较各国的进展和模拟政策选择的影响。

作业并不容易。我最大的失误是在不经意间搞砸了关于柏拉图“理型论”和“第三人论”的第一篇哲学论文。但我重新完成了它,并形成了我自己的观点,重新提交后得到更高的分数。

刚开始的时候我曾惊讶地发现,60岁的我并非教室里年龄最大的学生。我的同学来自各行各业——有一些是从英国或外国本科刚毕业的,有一些在英国内政部工作,还有一些正在攻读第二个硕士学位,或者已经退休,但大家都积极投入学习。

作为一名上了年纪的研究生,我发现要学的东西何其多,而挑战也何其趣味无穷。感谢伯克贝克,我现在知道了该如何为整个经济建模,尽管这是在某些严格的假设之下。

我在去年秋季回到学校,继续完成两个政治学模块和一篇毕业论文。第二年结束后,我可能会理解欧洲的政治体系——恰好在英国离开欧盟之前。

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的视频编辑

译者/艾卜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60岁?该去读个硕士了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1558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教育观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