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最大的软力量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0-22,星期五 | 阅读:1,886
来源:南风窗   作者:陶杰    日期:2010-10-22

美国名嘴拉里•金(Larry King)今年宣布退休。拉里•金在新闻界工作了53年,80年代中起,开始在CNN主持清谈节目,成为美国王牌名嘴,访问过自尼克松之后的每一任美国总统,在美国,上拉里•金的节目亮相,是测试名气的标准。

电视清谈节目,是西方文化特有的产物。西方文化着重口才辩论,因为议会的传统可上溯自古罗马的元老院。议会是西方政治的根本,改变了西方文明的进程,法国大革命时代,轮流上台的各派革命党领袖,丹敦、马拉、罗兰夫人、罗伯斯庇尔,都以辩才著称。

西方文明经法国大革命的淬洗,最明白理性辩论的精神,能拯救人类于专权横蛮的野蛮世界。不止议员,平民也能参加辩论,19世纪末,法国一名犹太裔军官德雷福斯被判叛国,作家佐拉上承伏尔泰的先例,在巴黎报纸《曙光》上向总统写了一封公开信《我控诉》,指责法国政府的反犹太政策,佐拉的文章4000字,还佐以街头演说,力斥种族迫害之恶,力证犹太军官之清白,滔滔不绝的气势与今天的名嘴很相似。

拉里•金50年代加入新闻界,当时的传媒,以报纸最大,集中在美国东岸,报社的编辑记者,习惯穿吊带裤。吊带裤是一种老派的衣饰,尤其是势力保守的行业,如律师、警察等,因而予人严谨的印象,今天的新闻记者,除了幕前的主播,绝大多数已是便装一族,但拉里•金一穿就是50年,他把一条吊带裤,穿成了美国新闻业教父的象征。

美国清谈节目主持人,风采显赫,其它的电视台也跟风开办,效果却不怎么样。仿造西方的硬件如 LV 手袋容易,把人家的软件,也剽窃过来,最难。因为“清谈”虽然兴于魏晋,只有点像知识分子的沙龙,不是对外宣政,并非中国文化主流。中国历史上也有“清议”,范围限于书院之“在野”,或可称为“舆论”,据说有监督时政的功用,但在极端皇权面前,毕竟压力有限,清议的结果通常悲惨,像东汉的党锢之祸,晚明的无数冤狱,连清朝末年的“公车上书”,最后也以“六君子”丧命告终。

美国人拉里•金的王牌节目,是名副其实的“议政”。议政要有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和修养,不可对执政党有私怨,不可流露一股秀才的酸味,更不必自吹自擂,以什么“500年来第一名嘴”自诩,因为英语世界的电视新闻观众也是中产知识阶级,他们也读过书,在一个富于辩论的环境长大,他们也有良足的判断力和逻辑思维,不是傻瓜。

孔子儒家早已定论:“巧言令色鲜矣仁”,似乎做君子一定要“讷于言”。明清时期,知识分子说错半句,或廷杖或掌掴,或腰斩监候,难免是抄家没籍的下场。

新闻业是现代社会一门知识的专业,而美式电视清谈节目,纯靠主持人个人魅力,在知识分子的修养之外,更要求有娱乐家(Entertainer)的本领,富有鬼才幽默感,而不尖毒,这一支风流,又可上承至英国的王尔德。因此,美国的电视清谈节目,不像法国那样着重知识,而是以富于娱乐性为第一。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娱乐业输出国,深谙娱乐之道,电视清谈,娱乐为先,启发为副,面对权力人物,有对立,而不附和,对立但又非谩骂。要言辞机锋,唇枪舌剑,有若动作片的拳脚往来,高手过招,火花四迸。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但孔子一句“恶夫佞者”,把能言善道,词锋机智贬为强词夺理,刁嘴恶舌,这一逻辑最利于“乾纲独断”的皇帝。

中国皇帝统治草民,从来不必动口,刀斧伺候;秀才遇着兵,也凭拳头的本事,以致中国民间习以大声斗恶,少讲道理。古代中国有没有人可以做清谈节目主持人?有的,诸葛亮大概可以胜任,因为一部《三国演义》,尽皆打打杀杀,只比谁的力气大,枪法快,只有诸葛亮凭一张嘴,只身过江东,说服吴国上下。但真正有本事的不是诸葛亮,而是允许他口若悬河,与朝臣激辩的吴主孙权,以及所有“愿辩服输”的吴国文臣。

可惜那时没有电视机。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西方最大的软力量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272.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标签: , , ,

一条评论 发表在“西方最大的软力量”上

  1. Sometimes a scream is better than a thesi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