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模式留下巨债 国开行深陷其中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5-3,星期四 | 阅读:1,824
来源:路透中文

2011年6月30日在重庆拍到的一位居民在屋顶锻炼的场景。REUTERS/Jason Lee

* 重庆模式留下巨额债务

* 银行贷款占据债务大头

* 国开行以近千亿贷款涉入其中

*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风险四伏

* 危机曝露但料不会爆发

记者 James Pomfret/苏骏霖/毕晓雯

路透重庆/香港5月2日电—漫步重庆街头,大量在建的半拉子基础设施、办公楼、住宅小区随处可见.庞大的工地,不仅纪录着原市委书记薄熙来推行”重庆模式”的政绩,也尤如饥饿的巨兽,等待吞食新的巨额资金投入.

国家开发银行就处於是继续投资,还是断然抽身的尴尬境地中.

盘点国开行年报,几项与重庆基础设施相关的贷款投放被单独列出:2010年,支持重庆”二环八射”项目建设的贷款余额为人民币337.39亿元人民币,对项目的累计承诺贷款达506.83亿元;2009年,为支持重庆轻轨项目3、6号线项目承诺的贷款为人民币111.9亿元.

而重庆商业银行的报表,也令国开行在重庆地方融资平台中的贷款浮出水面.多位重庆商行的大股东,包括号称”重庆淡马锡”的渝富资产、重庆市地产集团、重庆市水利投资公司等与政府融资平台有关的国字号公司,都将各自所持重庆商行股份中的大部分抵押给了国开行,总计质押股份达71,523万股.

如果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没有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中纪委立案调查,国开行在重庆的贷款命运可能不会这麽早就陷入阴晦中.

“重庆从国开行获得的支持力度,是其他省级政府都不可能获得的.”曾任担任过世界银行和IMF顾问的香港大学教授许成钢称.

他认为,所谓的重庆模式是政治人物为政治目的大搞的政绩工程,并没有考虑财力和商业效益情况.可以说,重庆债务问题早都埋下了隐患,只不过最近的政治事件加快了问题的曝发.

国开行董事长陈元是知名的革命後代,其父陈云与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战争年代便是亲密战友.此外,陈元的女儿陈晓丹与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也有来往.

但对於重庆债务如何解决,一家国有银行的高管的见解颇有代表性.他称,”薄的下台等於宣告一段历史已经结束.中央也派了副总理张德江兼任,这就意味着一段新的开始.”

“对於以前涉足不深的银行,此时反而是介入重庆业务的时机.只要符合监管层的条条框框,我们行肯定会继续给重庆发放贷款.”他表示,”但国开行,反而可能因前期涉足太深,则要适当收手.”

鉴於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调查.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已经移送司法机关.

同时,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兼任重庆市委书记.

**重庆债务**

与重庆债务问题相生相伴的是所谓的重庆模式.2008年7月,时任市委书记薄熙来提出建设”五个重庆”:宜居重庆、畅通重庆、森林重庆、平安重庆、健康重庆五大发展目标,涉及的总投资近1万亿元.

与此目标相关,便是巨额的财政支出与大量的贷款投放.仅2010、2011两年间,重庆市的固定资产投资额就超过1.45万亿元,而同期,重庆市地方财政收入加上中央补助不到8,000亿元的水平.可以说,固定资产投资中的绝大部分都来自於银行贷款或私人部门的投资.

截止2月末,重庆市中长期贷款中的单位固定资产贷款余额高达5,416.6亿元.可以说,如果没有後续资金的继续支持,重庆资金链随时有可能断裂.

“研究重庆债务一定要跟重庆模式联系起来看.”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周孝华称.他今年初刚刚出版了一本研究重庆政府投融资平台的书:《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风险管理:基於重庆市投融资平台的实证研究》.

“短期风险是有,但长期来看,随着经济的发展,是有能力逐步化解的.”他认为,”目前最大的风险在於资金来源单一、规模偏大.银行贷款是政府融资平台的主要来源,而且,还款期多集中在今明两年.”

国开行有关人士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该行所有的贷款项目都签署了明确的合同,并要求提供抵押物,符合监管层的所有要求.

但许成钢教授指出,许多贷款的抵押物都是政府所持有的土地,在房地产连续几年的政策调控下,土地价格已今不如昔,抵押物的价值是否还能与贷款相匹配?

不过仅就重庆银行股权抵押案例来看,对国开行并非坏事.就算重庆地方融资平台最後还不起钱,拿到的抵押股权已经占到总股数约35%.”顺势把这家银行接管了,不也挺好嘛.”国开行内部一不愿具名的人士笑称.

国开行最新公布数据显示,截止去年底不良贷款余额从上年末的306.6亿元降至222.5亿元;不良贷款率则从0.68%降至0.40%,为连续27个季度保持在1%以内.

重庆是省级的直辖市,据市政府资料显示,其旗下主要有八大政府融资平台,各家平台公司目前的负债率都超过70%或者更高.截止2010年底的总债务规模则超过3,000亿.

重庆市审计局2010年的审计报告显示,重庆市所辖40个区县2010年末的政府性债务余额为2,159亿元,其中政府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占83%;举债主体中,融资平台公司债务达1,581亿,占比73%.

报告称,有11个区县的债务率高於100%,偿债率高於20%,偿债压力较大,债务风险较高.

而央行重庆营管部最近公布数据,截止今年2月底,重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余额为4,225亿元,不良率为0.2%,处於相对较好水平.

但面对大量的在建工程,如果後续资金跟不上,不良率还能维持在这麽低的水平吗?

重庆市负责金融事务的相关人士则通过电话对路透表示,重庆不会出现类似欧洲一样的政府债务危机,但有些区县的地方政府平台可能出现过度扩张现象.

“重庆债务水平是可控的,除个别区县以外,整体处在安全区域内.”该人士称.

重庆市有两家本地银行,重庆商业银行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3618.HK: 行情),其大部分的贷款都投资与重庆本地相关建设.重庆商业银行年报就显示,截止去年底,该行共计将508.41亿元资产投放在重庆市,占总贷款比重近80%.

而重庆农商行董事会秘书随军在接受路透采访时也表示,该行涉及地方融资平台的贷款数量少、质量好,去年下降13亿元人民币以上,除一个项目外,其它都属於现金流全覆盖,且唯一的这个项目有第三方提供抵押担保.若按五级分类法分,则只有两户是放在关注类的.

 

**重庆重生**

重庆拥有3,300万人口,相当於欧元区的希腊、葡萄牙、匈牙利三国总人口.在欧元主权债务危机逾演逾烈,国家挣扎于破产线之边的敏感时期,重庆的前景也蒙上阴影.

不过,重庆市的普通市民却相当乐观. “相信政府不会让重庆垮.”重庆银行一位普通员工对路透称,”目前债务问题只是曝露出一点小苗头而已.”

也许,上述国有银行高管的表述:”中央常委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兼任市委书记,显示了中央想让重庆平稳过渡的思路”,更能说明重庆目前的政治、经济生态以及未来的走向.

重庆政府近日也密集亮相重要的经济活动,以显示政局平稳且重归正常发展轨道.张德江参加与惠普签约仪式,将共同在重庆打造全球打印与成像设备制造基地;市长黄奇帆则在本周接见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贝瑞·萧普利斯率领的专家团队.

正在重庆投资兴建”旭阳.台北”大型住宅小区台湾开发商James Hsia先生仍旧对重庆充满乐观,认为中国正在推进的城镇化建设将令房产地市场长期看好.

“我预计今年重庆的房地产销售将保持增长,毕竟有3,000多万人口.”他称.他身後的建设工地,将在2015/2016年建成一个能容纳6-7万居民的高档住宅小区.(完)

–审校 屈桂娟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重庆模式留下巨债 国开行深陷其中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550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