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为何非要挑衅中国?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5-15,星期二 | 阅读:1,940
译者:时间的河 | 原作者:Walter C. Clemens

原文:Why Pick a Fight With China? | The Diplomat

Why Pick a Fight With China? | The Diplomat @the-diplomat.com由于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得不偿失,进入2012年以来,白宫和五角大楼正将其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美国最高决策层似乎认定,美国――这个世界上民主国家的老大哥,必须与中国――这个世界上文明最悠久、人口最稠密的国家展开对抗。华盛顿正在弱化对华接触政策,强化遏制政策。对华推行强硬路线或许有助于奥巴马总统在今年11月的大选中谋求连任,但这也会危及美国和世界的长远安全。华盛顿面临着自以为是的政策风险。如果抱着与中国对抗的预期运筹帷幄,则美国的政策就有可能促使中国采取华盛顿恰恰想要阻止的举动,导致有识之士都不愿看到的冲突局面。

2011年11月17日,奥巴马总统曾在澳大利亚议会就美国外交政策的这一新动向作出如下解释:“在我们制定未来计划和预算安排时,我们将拿出必要的投入,用于保持我们在该地区强大的军事存在”。尽管美国政府官员一再宣称这一新政策并非具体针对中国,但其意图已是昭然若揭:从令往后,美国军事战略的矛头所指将不再是曾经富饶的新月地带,或全球“反恐战争”,而是主要针对中国。

今年2月,华盛顿的长期伙伴――新加坡的外交部长尚穆根曾警告称:迫于美国国内和大选的压力,“美国国内的辩论中已出现了某些反华声浪。美国人不应低估这些论调可能造成的后果,这有可能无意中导致该地区出现一种新的局面。”

美国在该地区面临着典型的安全困局:眼看着中国在不断推进军队的现代化,美国下决心要强化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实力,而这又会促使中国感到还须进一步扩充军力,才能应对美国的在该地区的军事部署。这种博弈模式有可能会重蹈当年美苏军备竞赛的覆辙――既危险又代价高昂,甚至在一些人看来毫无意义。

近年来,美国的许多分析人士都告诫华盛顿的决策者们,要对一个更加咄咄逼人的中国的崛起和单极世界的终结未雨绸缪。那些认为美国在走向衰落的人士惧怕中国的崛起,要求美国采取收缩措施,在经济和世界事务领域退回到“美国堡垒”时代。他们主张用新重商主义取代自由贸易,放弃美国对和平与稳定的领导责任,限制其在全球的军事和政治影响力。而鹰派人士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要求美国重整军备以遏制中国。这两派的观点都有失偏颇,对当今世界都缺乏客观的认识。

美国国内的衰落派和强硬派都很担忧,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的势头若持续下去,则中国的GDP在几十年内就会超过美国。他们都危言耸听地声称,崛起的大国会与走向衰落的霸权国家发生冲突。他们眼中看到的只是北京强硬地坚持对南海广大区域的主权要求;继续推进太空及其它技术领域的军事运用;对美国长达60多年的盟友――台湾地区进行导弹威胁。

上述观点都站不住脚。中国面临的水资源短缺、污染和人口问题,纵然不会使中国脱离迅速发展的轨道,起码也会延缓其发展势头。虽然中国官方估计未来数年其经济增长率将由9%-10%降至7%,但降至2%-3%的可能性更大。

无论中国的GDP总量会有多大,但从人均收入来衡量,仍将低于日本、韩国、台湾地区及西方国家。2011年,北京上空的雾霾越来越浓密,令许多居民转而相信美国大使馆报告的空气污染指数更真实。独生子女政策继续推行下去,中国在20年内将会有3亿退休人员领取养老金,到2040年劳动人口与退休人员的比例将从现在的8比1骤降至2比1,那时退休人员的供养恐怕会噬呑中国的全部GDP。

在考察了影响全球力量平衡的诸多因素后,哈佛大学学者迈克尔•伯克利得出了如下结论:“过去20年间,虽然全球化的趋势大大加深,美国维系霸权的负担也愈加沉重,但美国还没有衰落。事实上,与中国相比较,如今的美国比1991年时更富有,更有创新精神,军事上也更强大。”例如,在他看来,中国的高技术出口中,外资公司所占的比重达90%以上;外商更多的是在中国直接投资,设立合资企业进行技术转让的较少。

相对于中国和其它大国,美国并未在走下坡路,但过分渲染这个问题也很危险,因为此类论调一旦甚嚣尘上,就有可能将华盛顿或北京推向对抗的轨道。好在后起之秀与衰落霸主之间还极少发生战争。虽说德意志帝国在1914年以前就向大英帝国发起了挑战,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却另有原因。1991年前苏联相对平静的解体过程也表明,走向衰落的大国与其对手之间的战争并非不可避免。上世纪80年代,前苏联也曾与西方缔结过不少军备控制及其它合作协议,但毕竟共产主义体系出了问题,苏联帝国最终还是黯然消失了。

还有一个“可喜之处”在于,由于现代武器系统的毁伤能力巨大,大国之间再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自1964年成功试爆原子弹以来,中国武器装备的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也无需大惊小怪,因为中国毕竟有着技术创新的千年历史,况且还要维护漫长的边界和脆弱的海上航线。

更值得庆幸的是,各种有形和和无形的因素交织在一起,已降低了大规模战争爆发的频率和平均伤亡人数。摆脱暴力已是当今世界大势所趋,最近来自叙利亚等地的图片和新闻报道只是掩盖了这一重要事实。

眼下美国对中国的军费开支说三道四,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鉴于五角大楼的技术开发计划经费充足,那么华盛顿对中国的军事开支大惊小怪就显得有些滑稽可笑了。奥巴马总统曾提醒美国民众,即便按计划削减美国的防务开支,五角大楼的军费预算仍比位居美国之后的10大军费开支国的军费预算总和还要多。即便用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费开支不算在内,美国的防务开支至少仍是中国的8倍。尽管美国政府面临着削减开支的压力,但美国海军也不会将其11个航母战斗大队削减到10个。而中国目前只有一艘仅能开动,但还未装备舰载机的乌克兰翻新航母。

中国也远比美国更经不起外部风吹草动的影响。中国对进口货物的依赖比美国要大的多。中国必须增大石油进口才能满足工业需求和中产阶层对私人小汽车的迷恋。而美国则在自产更多的油气,而且美洲地区的邻国也愿意出售储量丰富的页岩和深海油气资源。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的海军建设与部署应以阻止中国的石油进口和其它海外供应为目标,但这将是一种战争行为,双方都会损失惨重。

诚然,中国对南海大部分地区的主权要求非常强硬,但越南和其它邻近国家何尝不是如此呢。菲律宾还企图谋求美国在该地区保持更强大的军事存在,以支持菲律宾维护在南海的利益。然而,任何形式的军事对抗确实都无济于事,南海沿岸国家必须通过谈判找到共享资源的途径。

就台湾而言,虽然未来依旧捉摸不定,但也在向积极的方向发展。岛内的中国人也在探寻怎样才能在维持岛内现状的同时,拉近与大陆的经贸及其它联系。他们有可能无需美国第7舰队出马就能管好自己的事。

主张“遏制”中国的人士念念不忘美国在冷战中对苏联取得的巨大胜利。在他们看来,美国的军事计划不仅遏止了苏联,还迫使其政权最终跨台。诚然,核武器有助于遏止苏联的扩张主义,但是,至少从毛泽东时代起,中国领导人就已表明,中国无意向历史形成的边界以外扩张势力。自上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中国领导人始终头脑清醒,行事稳健,与前苏联的斯大林和赫鲁晓夫等人不可同日而语。

军备竞赛往往出力不讨好,代价昂贵又收效甚微。据前苏联“氢弹之父”安德烈•萨哈罗夫估计,前苏联GDP的四分之一都用于军事目的。退一步讲,就算前苏联将太多的资源用于军事活动,其政权的崩溃也是其内因造成的,而非某些人士所说的,是里根政府“星球大战”计划造成的压力使然。中国的防务负担对其不断增长的经济而言确实无足轻重。中国无需通过大力建造航母来化解美国的海上优势,利用潜艇和其它作战平台发射反舰导弹就能达成目标。而与此同时,美国的防务负担却比官方公布的占GDP的4%要大的多。因为美国还必须额外追加开支,用于情报、核能、外层空间、退役军人事务,以及为以往的军事开销支付利息(数额远大于前几个项目)。这样算起来,美国的防务开支总计会占到GDP的7%-8%,这也是华盛顿应当比原计划更加大刀阔斧地削减现有国防开支的原因所在。

事实上,中美之间摆在桌面上的问题无一值得兵戎相见。无论贸易纠纷还是知识产权问题,都无法通过战争解决。中国在对待异议人士等问题上的政策或许令美国人难以认同,但外部施压并不会改变这些政策。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和对人权的看法,同样也不太可能因美国海军陆战队员进驻澳大利亚而有所改观。相反,美国企图恐吓中国的任何举动,只会加剧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和排外倾向。对美国而言,缓和与中国的紧张关系比单纯的对抗更有利。

面对复杂的挑战,中国有朝一日或许也会发生变化。因为若不能自由获取信息和自由表达不同观点,中国在前进道路上有可能铸成更大的失误。中国领导人已意识到了信息的自由流动对商业和科学领域至关重要,但又担心这样同时也会引发更多的不同意见。不过,长远来看,一味的压制终归是下策。

今年2月新加坡外长访问华盛顿时,曾向美国人提出了相当明智的建议。他指出,美国人不应以零和游戏的眼光看待中国,而是应该懂得“世界和亚洲完全容得下一个崛起的中国和一个重新振兴的美国。”

中美两国如今形成了互相依赖的局面。这种紧密的联系既有可能互利共赢,搞不好也会两败俱伤。双方有可能会打贸易战,但结果也会适得其反。其实,保持货物与人员的自由流动对美国有利。(约90%在美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人都充实到了美国的劳动力大军之中,这有助于保持美国高等教育的质量和美国在技术创新上的领先地位。)

中美双方领导人若比较明智的话,他们就会共同谋求利益互补。两国都需要清洁能源、可靠的食品与饮用水供应,以及更完善的医疗保健体系;双方都需要减少从东北亚到南亚的一系列安全威胁。华盛顿和北京都不该自以为是地按照冲突不可避免的思维逻辑行事,而是应共同致力于发展和谐的双边关系。

 

作者简介:沃尔特•克莱门斯,美国波士顿大学政治学教授、哈佛大学戴维斯俄罗斯与欧亚研究中心副教授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外交政策》为何非要挑衅中国?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596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