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家》对中国而言,一切都和美国有关

译者:soniaxw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9-24,星期一 | 阅读:2,686
原作者: Michael Auslin
原文:《The Diplomat》 For China, It’s All About America

没过多久,同中方代表就地区和全球问题的讨论中就出现了窃窃私语。不论是在外长会谈,学术论坛、政策分析会,还是媒体见面会,一个美国人很快就开始察觉到会议的一个部分缺失了。会议缺少的不是有关价值、机会或者共同利益的陈词滥调,而是某种意义上中国更广泛的关系。最终,当一位欧洲外交官对我说,当提及中国的外交政策,那却和美国有关。这种将美国作为唯一焦点的做法很大程度上揭示出中国的世界观,同时也揭示出在构建更好的中美合作关系进程中,美国所起的阻碍作用的程度。

美国有一个复杂而强健的联盟和更多的自1950年以来同亚洲国家建立的非正式合作伙伴关系,与之相反的是,中国未同任何一个亚洲国家建立很深的联系。同美国与日本的关系或者美国对新加坡的主动相比,中国的对外政策中没有类似的东西。尽管总是有对美国同其亚洲伙伴合作真实目的的怀疑,对美国同其任何一个小同盟国间固有的不平等的权利关系的拒绝,但也有对美国总是寻求某种互利共赢的局面的赞赏。尽管作为一个超级大国(或许也是因为这一点),美国的外交家都有一个在磋商协议中寻求平等基本的倾向。就美军而言,他们协助训练外国军队数十年,提供人道主义救助,并且充当地区稳定的终极保障,至少理论上是这样。

而中国的外交政策,至少就目前而言,是截然不同的。中国曾经视自己为全球共产主义集团的协同领导者,亦或是19世纪以前的汉民族团体的中心。现在,中国外交的目光又直接集中在了同美国的关系上。其他所有事情都通过中美关系这面镜片折射。正因如此,同中方的讨论,总是带有颜色,导致任何在会议场合都会出现一种知识眩晕。人们逐渐认为,中国视自己在真空的国际环境下发挥作用,然而,包围着这真空的容器就是美国。打破这个容器,就是将中国从人为的束缚中释放解脱出来,并且使之自然地向其周围扩张,就像从瓶中释放出的气体那样扩散。

当然,这种观点不是否认中国同诸多国家颇有成效的关系。同任何一个大国一样,中国依赖其他国家作为其产品销售市场和原材料市场。贸易,是中国经济发展持续需求的中心,并且反过来,为之带来国际影响力。

然而尽管中国承认对贸易伙伴的需要,但一涉及构建其全球环境的图景时,中国的思想家和政策制定者似乎很自然地就将同其他国家建立关系的观点让位于同美国的政治竞赛。我们可以想象,依据国家在中美地区及全球竞赛中的影响将这些对外关系主要划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附庸国,主要是北朝鲜,还有苏丹,以及新近的缅甸。这些国家依赖中国提供关键救助,但同时也同美国的利益直接对立。因此,在这种情势下,这些国家离中美竞争最近,使得美国将大量的注意力和部署放在这些国家上。然而中国可能不会控制北朝鲜这个附庸国,尽管承认到扶持金正日政权的效用,就像为苏丹军政府提供武器一样。在第一类下包含一个子集,其中的国家并非中国的附庸国,但是由于反对美国政策,它们成为获取中国支持的诱人目标。伊朗(其能源供给对中国至关重要),也许最能扮演好这个角色,鉴于中国不断拒绝支持对伊朗的关键制裁帮助伊朗核计划拖延了危机数年。

第二类国家是中国与之发展特别密切贸易伙伴关系的国家,并不直接影响美国利益。显然,经济问题在这里是最主要的驱动力,但是也有同美国竞争而进行这样安排部署的因素的存在。一方面,中国追求低质量的贸易协定(省去工人权利、消费质量保护 、知识产权保护的标准等等),以替代美国所倡导的贸易构架。而获取中国在非洲的主导影响力也是形成这些同非洲国家的贸易协定的原因,鉴于非洲支持2010年成立的东南亚国家联盟。在中国的贸易关系中,存在战略因素。这些贸易关系不仅能够在经济上提供关键市场,还能在政治上带来回报。

第三类是政治导向型多边外交关系。由于存在自然扩散,较直接影响型责任少,中国能过通过双边或多边贸易关系,同中美竞争虽最远,但日渐重要。中国并未控制像东亚峰会、东盟地区论坛这样的论坛,却长期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在2010年更加自信的立场遭遇了重大挫折,中国依旧乐于扮演领导角色,影响这些集团的发展,并限制其强调自由事宜。另一方面,中国继续致力于同志同道合国家的替代机制建设,如具有高度象征性的上海合作组织,以期形成一种虚构的制衡力同美国在亚洲的非正式自由集团相抗衡。

然而,这三类工作关系都不是中国基于信任或真正共享的价值观而构建的。那是因为每一种关系都是基于支撑中国相对于美国立场的实用性角度建立的。美国有如棱镜,在中国对外战略和决策形成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较小的国家在更大的战略部署中扮演着棋子的角色。平等关系、真诚的利益共享(除贸易而外)似乎从未有过。

这并不是要否定中国国家利益的合法性或是在外交政策上的决定性影响,也不是要贬低中国采取易于促进经济发展的外交政策的做法。但是这些利益和影响的表现通通都跟美国挂钩。这就是中国在私人会议亦或是公开会议上所表达出来的观点。

这种复杂的中美关系难以预料。首先,这意味着中国将把美国在亚洲地区的任何政策视作针对中国而制定的,这其实是其自身观点的一种镜面反射。美国反对更广泛区域目标、人道主义或发展目标、或是一般安全利益都不能使中国信服。其次,中国希望利用同美国间的棱镜投射关系意味着中国将继续在区域或全球稳定中设置障碍。吵闹不堪的小派系团体是阻挠美国促进民主,集中力量发展经济的绝妙手段。最后,中国对美国的关注将是其继续关注军事现代化建设以实现不为美国所制的最终目标的主要原因。

上述观点将使那些寻求在互信基础上建立中美成熟工作关系的人失望。中国将继续韬光养晦,最好不同邻国对立。中国也许会同美国在诸如盗版、气候变化等次一级要务上进行合作。然而,只要中国继续透过美国看世界,真正谋求合作的中美关系新时代就不会到来。

米歇尔·奥斯林博士是华盛顿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和安全研究院学者。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外交家》对中国而言,一切都和美国有关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2269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