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欠你们什么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1-30,星期二 | 阅读:3,769
来源:北斗  作者:杜宗熹

“我们这一代,看着民进党的成长,和民进党的堕落。八年了,民进党能够做的事情应该也很多。如果真的有心想要弥补这段过去,应该利用这八年的时间好好表现,可惜的是,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的人,他们收割了民主化的果实,却贪得无厌。他们忘记了过去的理想,却以「国民党以前也这样」,来替自己脱罪,觉得自己拿个一点,不算什么,以前的人拿更多。如果真是这样的心态,当年大家又何必选你们呢﹖”

我们不欠你们什么

文/杜宗熹  国立台湾大学

前言﹕

这篇文章其实我三天前就想写,这是我选前一晚就酝酿好的文章,可惜因为发生了连胜文遭到枪击,一死一伤的惨剧,我就没有及时写上来,而是去关心连胜文的新闻。我一直有预感选前一天会出事,当天下午我出门前,我还在我Facebook上留言说﹕「选前一天,小心奥步」。这句话是同时写给支持两党的朋友看的,没想到后来回家居然就看到这件事,只能说,实在是太扯了。

我不是警方,检方,调查人员,我也不在现场,所以我对这件事情的真相我不评论,静候专业人员调查,我相信台湾的司法人员和警方,希望他们能给我们一个真相。事实上,当天晚上,我回家路上有经过凯达格兰大道,那是郝龙斌的竞选晚会现场。我经过该路口时,正好就是听到连胜文在演讲。他讲的很激动,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在现场演讲,还在远远的地方,站着稍微听了一下。没想到,回家就听到这件事情,实在是觉得太巧,也太扯了。

总之,这篇是欠着的,我决定现在要贴出来。

b large O8o3 2689000500085c41

—————————————————————————————-

我其实并不一直是支持蓝营的。事实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我跟台湾大部分的青年一样,我没有特定的政治立场。我们家也不是那种,会督促子女一定要怎样怎样之类的,我爸妈在家里也很少谈政治,这是我们一般台湾家庭的状况。事实上,1994年陈水扁当选台北市长,2000年他当选总统时,我是真心的期待看他能否有好的表现。

当时,国民党感觉已经烂很多年了。虽然90年代末期,台湾的经济仍然非常好,好的一蹋胡涂,跟现在比简直是天堂,失业率跟通货膨胀率都很低,经济成长率卻表现不俗。但当时黑金泛滥﹑地方派系勾结,治安不佳的阴影,其实一直在大家心中。正巧,陈水扁的运气很好,两次都碰到泛蓝分裂,就让他顺利上了台,大家本来对他期待很高。反正选上了嘛,就给你个好好表现的机会。

b large KDgL 268b00069d285c41

中国历史上,从一个政治团体,和平转让政权,而没有经过签条约,谁胜谁负的战争,以及你死我活政治斗争,交到另外一个政治团体手上,这是五千年来第一次。这一点,其实是很值得肯定的,历史会记住2000年5月20日,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值得纪念的一个时间。曾经拥有庞大武力和军队的国民党,在没有失去武力和官僚支持的情况下,和平的转移政权,这是所有中国人都应该纪念的一刻。

b large 8YtR 360e00050ba45c44

当时的我,对于民进党的政治立场和主张,并没有特别的感受,基本上中立吧,如果民进党能够表现的好,我以后就支持民进党,反正,我当时还不过是个初中学生而已。年轻,有活力,而且感觉上有使命感的民进党,其实对年轻人有号召力。我时常在想,如果我早生15年,跟着那群学运世代一起的话,说不定我也会投入学运世代的行列。

b large Lv48 67170006adee5c43

我对我自己的要求,基本上也是「兼听则明」,即便到了现在,左中右独,各派图书我都兼读,我并不会因为我支持蓝营,我就否定李登辉的贡献,我也不会因为我投票给蓝营,我就去骂投绿营的人脏话之类的,我觉得这是身为一个民主社会现代公民基本的素养。至于,对于民进党的「台独」立场和论述,我也给予一定程度的尊重,毕竟那并非完全没有道理,的确是有一个历史的脉络可寻。事实上,选前的一天,我还在景美文化园区,寻找过去戒严时代的遗留。

景美文化园区,或者也称为景美人权文化园区,离我家还满近的,不到两公里。不过,因为地点不在我主要的交通在线,也没有大众运输可以从我家直接到,所以我并没有去。选前的一天,我担忧选举,而且我担忧会出意外,其实有点放不下心。加上我也没课,天气很好,就决定骑自行车出去转转。临时性起,就顺路到了景美文化园区参观。

如果想看照片的朋友,很抱歉,我正好没有带相机在身上,只能从网上抓照片给别人看。

b large 6gVn 5d280006bc645c3f

(1980年美麗島大審,即在現在的景美文化园区舉行)

景美文化园区,就是过去戒严时代的台湾警备总部军法处和国防部军法局的所在,由宪兵驻守,本身也是属于羁押和审理政治犯的地方,著名的美丽岛大审即在此举行,本身就可以说是深具意义。而且,有非常多的名人在这边「蹲过」,包含柏杨﹑李敖等人,也关押因美丽岛事件入狱的施明德﹑吕秀莲﹑陈菊等人。据估计,当时「进出过」这里的人数大概在五万人次左右,后来被宪警枪决的人数应该也在上千人以上。戒严时代最为人诟病的一点,就是当时如果犯法的话,是可以按照军法处置的,所以,滥审﹑滥判﹑滥杀的情况的确有可能会经常发生。我不是历史学家,也没读过文献,所以只能最保守的来估计。

我想,大部分看我文章的人,都没有进过真正的监狱,无论是仍在使用的,还是已经停用的监狱。说真的,第一次看到监狱,你才会知道什么叫做「铁窗」,懂什么叫做那种失去自由,非常无助的感觉。走在已经变成博物馆的景美文化园区,看着过去的羁押室﹑会客室﹑营房﹑以及给犯人放封运动的空间,即便没有任何荷枪实弹的军警,还是可以感受到那种肃杀之气。所以,我非常同情他们。我无法想象,如果是我被关押在这样的地方这么久,我会不会妥协,会不会出卖我的朋友,会不会精神崩溃。当然,前提还在于是不会被枪决的情况之下。

b large 1BYM 268b0006a22e5c41

b large p5eI 5d280006b7dc5c3f

(牢房走廊)

b large 3zzI 32740006afbb5c40

(以前犯人會客用的電話,會有憲警監視,而且全程被錄音)

b large 17cQ 32740006aff25c40

b large 1ey6 492500066c9d5c421

b large VWL4 32740006c6f75c40

(牢房內)

b large omvu 671500050a005c43

(駐守此地的國軍營房)

就在我逛完这里的差不多26个小时之后,选举结果已经大致出来了。当年曾经被关押在这里的陈菊,获得了高雄市长选举的绝对胜利。即便有这么多的负面消息,淹水﹑各式各样的丑闻和批评,她仍然高票当选。我想,那已经不是单纯可以用简单的政见﹑政绩和个人特质解释的部分。

无可否认的,陈菊也好民进党也好,在高雄是真的有一定的政绩,他们办了个世界运动会﹑盖了两条地铁﹑整建原来的港口海岸成为观光景点﹑经常举办各式活动,拍电影﹑拍偶像剧(如痞子英雄等)。但是,高雄的失业率,仍然是台湾最高,犯罪率居高不下。走在高雄的街上,店关的关,出租的出租,但大家仍然饿肚子都要支持陈菊和民进党。这让我们外地人感觉不可思议。

另一个新闻,是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在高雄的第十选区,获得了超过三万两千票的支持,不但是该选区的最高票议员当选人,也是全高雄的最高票议员当选人。面对各式各样对扁家人的抨击,罪证确凿的洗钱风波,扁家人仍然坚挺,仍然有这么多的人愿意支持他们和民进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有人说,是南北对立,族群对立的议题炒作,有人说是高雄人对民进党死忠,有人说陈菊有其政绩和贡献等等,或者说国民党在南部没有好好经营之类的。

但在各种各样的解释之余,我觉得,能够合理解释大家继续支持扁家﹑支持陈菊﹑支持民进党那批人的原因,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那就是,有些选民觉得﹕我们欠「他们」很多。同时,这些政治人物自己也这么觉得,他们觉得这没什么,这没什么不应该的。

我以前觉得这是瞎讲,我想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说法,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替罪证确凿,而且道德和信用已经出问题的扁家人辩护﹖怎么会替经济没有起色,欠下一堆公债,治安不好的高雄市长陈菊辩护﹖

但是在当我看完景美人权园区的牢笼铁窗之后,我突然可以理解为何有人到现在还觉得,陈水扁家被判刑是政治迫害﹑为什么高雄经济没搞好,淹水搞得一蹋胡涂,大家还是要支持陈菊。关键还是那句话,因为很多人觉得﹕我们欠「他们」很多。

基于同理心,我可以体会这样的感受。毕竟白色恐怖的时代,搞得大家人心惶惶,身心受害很深,这是有可能的。对于高雄人对他们的那份爱护和信仰,我也觉得可以理解,毕竟,美丽岛事件当年是发生在高雄,而不是台北。

但话说回来,当时代已经变了,有些人却还赖在自己的记忆和恐惧里头,没办法走出来时,这恐怕已经变成一种病态了。我不想太批评这些人什么,毕竟我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我认识的长辈里面,也没有白色恐怖的受害人。那样的感受,我没有办法体会。对于家里有受害者的家庭,我也相当同情。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身为一个台湾的80后(七年级)生,生长在一个解严后﹑民主化的时代里,我们不可以陷入这样的情感当中。今天是我的生日。今天过后,我就虚岁25岁了,正是要开始展开冲刺的年纪。我们年轻人要的,是未来。

上一代的恩恩怨怨,跟我们这一代没有关系。至少,我们不能因为同情那些人,就希望让他们来领导我们的未来,这是必须要分清楚的。台湾需要的是光明美好的未来,而不沉浸在过去的悲惨当中。况且,对一个基本上算是解严后出生的人来说,过去的恩恩怨怨,也不是我们这一代人造成的。对于白色恐怖﹑美丽岛事件等冤案,我们可以补偿,可以道歉,可以同情包含陈菊和扁家在内的这些人,只要是冤案,是错判,都可以弥补,甚至赔偿都行(其实二二八事件早在1995年的李登辉时期,政府就开始赔偿了)。

但是,我们千万不可以将这份同情,转化为对民进党的盲目支持。不得不否认,到现在很多人,特别是南部的挺绿民众,仍把对于民进党人物的同情,转化为支持的力量。这在古今中外的政治圈,应该都不难见。但实际上,二二八事件已经超过六十年了,美丽岛事件也超过三十年,真正经历过这些事情的人,并不占台湾总人口的多数。由此可知,这其实是一种被操弄出来的悲情文化。

很多人觉得,民进党那些人,像陈菊好了,当年那么可怜,我们应该要用选票「还给他们正义」。台湾是个很重人情味的社会,这种现象不难理解。不过,这份同情心和观感,多半被政治人物不断操作,不断利用。基本上我认为,陈水扁家族的人,到现在还摆出一副「司法迫害」﹑「国民党黑牢」的心态,如果他们不是在骗选民,就是他们真的也觉得「欠他们的」,这种心态非常糟糕。陈致中当选之后,也还在用这样的言语,继续鼓动他的支持者,让大家继续认为这是「司法迫害」﹑「国民党黑牢」,这是非常要不得的。

b large Mj3C 67170006af215c43

我们这一代,看着民进党的成长,和民进党的堕落。八年了,民进党能够做的事情应该也很多。如果真的有心想要弥补这段过去,应该利用这八年的时间好好表现,可惜的是,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的人,他们收割了民主化的果实,却贪得无厌。他们忘记了过去的理想,却以「国民党以前也这样」,来替自己脱罪,觉得自己拿个一点,不算什么,以前的人拿更多。如果真是这样的心态,当年大家又何必选你们呢﹖

因为说真的,既然选过你们,给了你们八年机会,台湾人民也真的不欠你们什么。我们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不好好把握的,不能怪选民变心。而且,也请不要摆出一副﹕「这是台湾欠我们的」心态。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我们不欠你们什么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2918.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