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致信卡梅伦:不能背叛人类的基本价值观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2-23,星期四 | 阅读:1,723
来源:德国之声

0,,2617439 1,002010年11月5日12:30至11月8日0:00,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因为纪念其上海马陆镇艾未未工作室被强拆,主办11月7日上海”金秋河蟹宴”而被北京警方实施”监视居住”,此活动并没有因为主人的缺席而夭折,一千余人参与了”金秋河蟹宴”,在此期间,艾未未也接受了全球近七十家媒体的采访,此事件被称为中国非暴力反抗强权的又一典型案例。当他在11月8日凌晨解禁后步出家门,对守候采访的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是:”这将结束一个不明不白的机构绑架一个明明白白公民的时代”,同时,他致以即将访华的英国首相卡梅伦的一封信也公开发表。

政治家不要为了暂时的利益而放弃普世价值

德国之声采访了艾未未,他谈到这封公开信的背景是11月8日凌晨他获得自由后步出家门时,《英国卫报》的记者告诉他英国首相卡梅伦即将访华,他应《英国卫报》的邀请撰写了这篇文章。

艾未未强调了写这封信的初衷同时也回应一些公众的质疑,因为很多人在问他:”你是不是让西方人向我们的国家领导人施压?”

艾未未表示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认为西方或发达国家,有义务向发展中国家或帮助发展中国家建立更加科学、民主的理念;如果不是这样,在交易当中,实际上是向这些国家变相的掠夺, 因为专制国家或极权国家的效率和财富是建立在对大多数人的经济利益、政治地位和基本生活状态、人权状态的不完善甚至是盘剥的基础上的,所以发达国家的领导人在与发展中国家做交易的时候视而不见,只能表明这样的政治家目光短浅,为了暂时的利益而有人类通过长期的抗争获得的价值来作交易,这是一个伦理问题。

仅仅是要求它,听听这个国家民众自己的声音

11月8日凌晨,在一串鞭炮声中,解除”监视居住”后的艾未未在鞭炮声中走出家门,门外的便衣和警方安排的面包车已悄然离去,他又马下写下这封给卡梅伦的信,信的主要内容如下:

当卡梅伦访华时,应该清楚地意识到,中国的言论和信息自由受到严重限制;领导人不是由公开选举产生,没有独立的司法制度。当一个国家的互联网受到严密监控和封锁,年青学生们无法得到完整的教育,他们的世界观将是扭曲的。

国际社会有抨击民主制度的倾向,有人甚至认为中国这样的极权国家更有效率。这是短视。所谓中国效率,是以牺牲大多数人的权利为代价的。在一个叫广州的城市,数千的工人因为工伤失去了手指。他们的薪水很低。他们没有未来。

当全球经济危机袭来,国际社会态度变化–这是耻辱。奥巴马访华时,他可能是唯一一位没在公开场合提及”人权”这个单词的美国总统;胡锦涛上周访问法国时,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人们为什么会这么短视?他们怎么能够背叛了人类的基本价值观?

现在是英国人来了。我想卡梅伦应该要求中国政府不要再让它的公民被随随便便”消失”,不要因为发表了不同意见就把他们关进牢里。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生存下去,如果它不允许不同声音的存在。

卡梅伦应该告诉中国政府,如果它再不检点,民主社会将无法认同中国是一个文明国家。我不认为这些都是西方价值观。它们是普世价值。没有人会强迫中国接受外来的价值观–仅仅是要求它,听听这个国家民众自己的声音。

拘禁对我来说并没有出现,激发更多的人去表达

据悉,从11月5日至11月8日凌晨,北京警方对艾未未实施的”监视居住”,在北京草场地258号门前日夜有便衣值守。谈及此事,艾未未认为:”当政府简单的把处理问题的方式化为利用警察来处理,对一个合法公民”软禁”也好、”拘禁”也好,这暴露出极大的问题,也是中国近些来年”维稳”或和谐背景下很强的特征,社会的矛盾不能用其它方式来化解,比如由于没有独立的媒体或独立的司法制度,最后由警察强加解决从而激化了更多的矛盾,此次他们拘禁我的时候,我帮助警察分析过,拘禁我与不拘禁我的利弊关系,解禁后,用Google搜索出的英文报道就有400多篇,全世界的主流媒体都报道了此事,拘禁对我来说并没有出现,只是激发了更多的人来谈论这件事情,是不是走出我的院子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抛却理念,从效率来说是当局是失败的。”金秋河蟹宴”依旧,人们明知道这个活动有危险且得知这个活动的组织者已经处在危险之中,他们还如此自信的去参与一次活动,人们根本不在意这个危险,很多外媒非常清楚的指出,这是一个新的征兆,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们看待自己的方式已经表达在人们的日常行为当中,这个事件理应对现在中国的执政者造成影响。”

如果我不相信自由的力量,我不会作出我的反抗

曾有媒体报道对艾未未的采访,他谈及互联网将帮助中国结束专制制度,

当德国之声在采访中谈到”金秋河蟹宴”并未因他的缺席得以举行时,他再次表示对现今互联网时代的赞美与期许:”今天的参加并不是要在一个具体的地方,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很神奇,他们能拘禁住我,并不能阻止我参加,很多网友也是如此,他们或被问话或被阻止或在网上表达支持,这都是一种类型的参加,并不是在活动现场才是,但我还要是感谢参加的人,感激他们的团结和在理智上对抗的力量。”

采访中,记者问到艾未未面对专制的高墙是否也为一颗易碎的鸡蛋,:”我不是易碎的,每个人的力量都是巨大的,如果我不相信自由的力量极大我不会作出我的反抗,我在这一点上很自信,我不会认为我是脆弱的,生命已经赋予我最大的可能性了,对我来说,是不是通过一种更有艺术的方式来完成。”

对中国公民社会的未来,他更愿意看到公民社会的成长背景下来自个体的觉悟,他认为把公民社会简单的理解为草泥马精神还不够,个体愿意承担责任、愿意付出代价、愿意参与、愿意做一种无声的表达,这些是未来公民社会最重要的品质,这必然会成为一个越来越普遍的状态。

作者:吴雨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艾未未致信卡梅伦:不能背叛人类的基本价值观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3943.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