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缅甸大使:忙、忙、忙

来源:WSJ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10-11,星期五 | 阅读:1,498

政治分析人士看来,中国驻缅甸大使杨厚兰是他们见过的最不辞辛苦的外交官之一。

Reuters
9月2日广西南宁,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到访的缅甸总统吴登盛(左)握手。两人随后出席了在南宁举行的第10届中国-东盟博览会。

在 担任中国驻缅甸大使前,杨厚兰曾在喀布尔和加德满都工作。自今年3月份上任以来,杨厚兰会见了缅甸的反对党领导人、公民社会组织、活动人士和政府领导人。 他还马不停蹄地到缅甸各地参观了大型中国项目。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在社交媒体领域也扮演了更积极的角色,通过Facebook与缅甸社会接触。杨厚兰说,希 望以此来消除针对中国在缅甸活动的一些误解,帮助公众在两国间建立起“从大处着眼”的关系。

这些努力是必要的。过去,当西方领导人对缅甸 前军政府实施制裁时,中国曾是缅甸少有的盟友之一。作为缅甸最亲密的盟友,中国曾在缅甸享有令人艳羡的地位,但如今,随着缅甸当地社会对中国项目越来越冷 淡,中国发现其在缅甸的地位越来越岌岌可危。自缅甸开始摆脱军方统治以来,中国在缅甸的投资也大幅减少,在截至3月份的这一财年仅为4.07亿美元,而相 比之下,2008年至2011年约为120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和杨厚兰谈论了中国在缅甸向民主转型过程中所处位置,中国对缅甸投资缘何减少,以及他对中缅这一重要双边关系的期望。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内容。

《华尔街日报》:缅甸开始民主进程以来,中国在缅甸的投资大幅减少。投资为什么会减少?因为发生过反对密松大坝和莱比塘铜矿等中国项目的抗议活动,中国企业是否认为缅甸的投资风险增大?

杨厚兰:在一个现代的、国际化的经济体中,投资波动是一种正常现象,尽管总投资额有所下降,中国的中小企业已经担当起主要投资者的角色,参与到服装、电信服务和制造业等更多行业中去。我们认为,困难仅限于一个主要行业,即能源和资源业。这些都是孤立事件。

避险是所有投资者的核心目标,而不仅限于中国投资者。抗议和不满不仅针对中国投资,也针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投资。缅甸政府如何应对这些抗议,这将决定投资者对该国的信心。

但中国企业对走出去的过程和沟通缺乏经验。缅甸人民不了解这些项目能给当地人带来什么好处——我们需要学习如何沟通。

缅甸的社会一直在发展变化。对于这些项目可能带来的积极影响,缅甸人民也抱有很高的期待。政府应该发挥作用,让当地人知道这些外国投资项目能够给这些农村地区带来什么好处。

《华尔街日报》:莱比塘铜矿项目遭遇抗议,目前已被迫暂停运营近一年。这一情况是否吓跑了一些中国企业,或使它们重新思考在缅甸的策略?

杨厚兰:莱比塘铜矿的情况非常具有代表性,发生在缅甸进行政治过渡的时期。当地村民要求补偿,环境和宗教问题搅在一起,引发了抗议,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正常的经济项目,是有合法的合同保障的。坦白讲,相比西方企业,中国企业缺乏应对这类事情的经验。这对它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但在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和其他相关方的支持下,这场争议通过协商得到了解决。新的合同确保缅甸将分得更多的利润,这有望成为其他在缅甸的外国投资项目效仿的一个模式。

《华尔街日报》:你对2011年底以来暂停的、投资规模达36亿美元的密松大坝项目有着怎样的希望?

杨厚兰:我理解做出暂停项目施工的决定并不容易。我们认为,双方应该通过谈判找到一个妥当的解决方案,将各相关方的利益和关切都考虑进去。

缅甸面临着艰巨的发展任务,我听说很多潜在投资者去缅甸进行了实地考察后,都因缅甸电力供应不稳定而退却了。由于缅甸巨大的能源潜力没有得到正确的开发,围绕缅甸整体能源结构需要进行一场全面的论战。

《华尔街日报》:随着更多的美国、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公司和政府选择在缅甸投资、与缅甸接触,政治分析人士看到中国与缅甸之间的紧密关系正在逐渐走弱。你对这种不断变化的政治和外交格局有何看法,你如何看目前的中缅关系?

杨厚兰:可能是有竞争,但竞争是件好事,这并不是说他们进来了我们就出去了。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国与国之间越来越互相依存,缅甸开启改革之旅、与整个世界发展关系也是自然而然的事。缅甸的可持续发展和繁荣对我们的双边关系来说是个好事。

中 国一直支持缅甸以自身的环境为基础,选择自己的发展方式,中国相信,改革会为双边关系提供更多的机会。中缅是友好邻邦,双方已经建立起来坚固的伙伴关系。 仅仅在今年,缅甸总统吴登盛(Thein Sein)就两次访问中国,而从他两年前上任以来,已经四次访问中国,这清楚地表明了我们两国的长期友谊。

我没有理由为双边关系的前景感到沮丧。势头依然很强劲。

《华尔街日报》:中国与缅甸反对党领导人的关系怎么样?一些反对党领导人对中国政府的态度不怎么友好,他们认为中国政府在缅甸军政府当政时支持军方领导人。

杨厚兰:任 何政党、任何社会组织,如果它们要在政治中发挥积极的作用,以合法的方式为国家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中国都是支持的。我们和缅甸的各政党和社会组织保持 着经常的联系,包括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和88世代学生组织(88 Generation Students Group)。在我们与他们接触的过程中,这些团体总是表示支持两国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而且希望中国在缅甸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我们欢迎一切政党和社会组织访问中国,这会促进双方人民的互相了解。

《华尔街日报》:中国是否还在担心缅甸少数民族群体之间依然持续的紧张关系,特别是在与中国接壤的克钦邦(Kachin)?

杨厚兰:中缅之间由长约2,210公里的边境线相连,安全和安全服务是两国共同关心的问题。

经 过中国与当地各方的协调,缅甸政府和克钦独立组织(Kachin Independence Organization)已经进行了数次和谈,大大缓和了缅甸北方的冲突,并为进一步的和谈提供了充分的条件。我们真诚地希望双方能够通过谈判达成长期 的和平,我们愿意并且时刻准备在和平进程中提供援助。

Shibani Mahtani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驻缅甸大使:忙、忙、忙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4476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