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愚:今人不识梁启超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4-10,星期日 | 阅读:2,196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最新消息,北京开发商决意拆掉南城会馆区,在里面的梁启超故居在劫难逃。记者报道称,因为舆论压力,主管方先是将其从死亡名单删除,但最终还是决定执行死 刑。在对待梁启超故居上,强力部门显然不具备陕西法院的柔情,如果给支持梁启超的人一点机会,绝对超过西安音乐学院区区四百学生的签名。

梁启超.jpg

梁启超

但事实上,梁启超在当下中国的知名度未必有“激情杀人”的药家鑫高。

按《梁启超妙语录》一书编者燕北闲人的话说,国人和梁启超有四种关系:

一是不知道。有位知名女演员对《一代名流梁启超》的编剧说:“梁启超是男的还是女的,如果是女的可不可以让我出演?”

二是知道梁启超是参加过“戊戌变法“的人,仅此而已。这也难怪,历史课本里仅有康有为、梁启超携光绪皇帝“变法”之寥寥一笔,最后得出改良主义行不通的 结论。在年幼的学生心里,梁启超不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他们只是“革命”无谓的前戏,不值得费力琢磨。激进的鲁迅成为宠儿,大步走进课堂。在上世纪七 十年代初期,我能读到的课外书就是鲁迅那些小册子,白纸晃眼,黑字钻心。坚硬的黑体字,每一句都如此重要,令我无从进入。那些艰涩的文字仿佛咒语,令人对 “旧中国”充满无端的仇恨。

我们当然不知道,参与变法的梁启超仅有二十六岁。

三是知道梁启超是报人、言论大家的人。新闻系本科生才有此资格,外人很难看到梁启超“笔锋常带情感”的激扬文字。

四是读过梁启超传记的人,才知其性别、事迹,以及思想,才会知道他是中国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伟大的革命者、思想家和学者。

我不知道,中国为何故意错过梁启超?他是一个改良主义者,也是一个激进的革命者,深爱中华以至于异常嫉恨国人之劣根性,他在中西比较中指出了中国振兴的 路径。他唯西方文明马首是瞻,鼎新革故、求新求变,但骨子里坚信自己的民族必将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故此,有人称梁启超是中国的太阳,因为他强健、自信, 给人力量,而把鲁迅称之为月亮,因为他阴郁刻薄,只是冷冷地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这轮太阳,其实相当寂寞。近日面试一堆研究生,跟随学术名流的思想史研究生,不知道朱维铮为何人,没读过李泽厚的书,梁启超的《饮冰室合集》也懒得翻。研究生们不看书的理由是,做论文、找工作。

如果没时间翻看大部头的《饮冰室合集》,不妨读读《梁启超妙语录》吧:

他这样赞美日本:“戊戌亡命日本时,亲见一新邦之兴起,如呼吸凌晨之晓风,脑清身爽。亲见彼邦朝野卿士大夫以至百工,人人乐观活跃。勤奋励进之朝气,居 然使千古无闻之小国,现身于新世纪文明之舞台。回视祖国满清政府之老大腐朽,疲癃残疾,肮脏邋遢,相形之下,愈觉日人之可爱可敬。”

他直陈中国问题的核心:“我中国畴昔,岂尝有国家哉,不过有朝廷耳。我黄帝子孙,聚族而居,立于此地球之上者既数千年,而问其国之为何名,则无有也。夫所 谓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宋、齐、梁、陈、隋、唐、宋、元、明、清者,皆朝名耳。朝也者,一家之私产也;国也者,人民之公产也。”“吾尝遍 读二十四朝之政史,遍历现今之政界,于参伍错综之中而考得其要领之所在,盖其治理之成绩有三:曰愚其民,柔其民,涣其民是也。而所以能收此成绩者,其持术 有四:曰驯之之术,曰餂之之术,日役之之术,日监之之术是也。”

他痛斥国人之奴性曰:“二千年之腐气败习,深入于国民之脑,遂使群国 之人,奄奄如病夫,冉冉如弱女,温温如菩萨,戢戢如驯羊。呜呼!人孰不恶争乱而乐和平,而乌知和平之弱我、毒我乃如是之酷也。”“夫奴性也,愚昧也,为我 也,好伪也,怯懦也,无动也,皆天下最可耻之事也。今不唯不耻之而已,遇有一不具奴性、不甘愚昧、不专为我、不甚好伪、不安怯懦、不乐无动者,则举国之 人,视之为怪物,视之为大逆不道。是非易位,憎尚反常,人之失其本性,乃至若是!”

他甚至这样比较中国人和老外:“中国之行新政也,用西人者,其事多成;不用西人者,其事多败。询其故,则曰:‘西人明达,华人固陋;西人奉法,华人营私也。’”

他深知揭疮疤的危险,故发此豪言:“吾爱孔子,吾尤爱真理!吾爱先辈,吾尤爱国家!吾爱故人,吾尤爱自由!为二千年来翻案,吾所不惜;与四万万人挑战,吾所不惧。”

他并非一个乐观主义者,对中国之前途忧心忡忡:“无血之破坏者,如日本之类是也;有血之破坏者,如法国之类是也。中国如能为无血之破坏乎,吾馨香而祝 之!中国如不得不为有血之破坏乎,吾衰  而哀之。虽然,哀则哀矣,然欲使吾于此二者之外而别求一可以救国之途,吾苦无以为对也。呜呼!”

梁启超曾与蔡锷等友生辈相约:“非破家不能救国,非杀身不能成仁,为救国虽万死家破不辞也!”今日读之,其血性豪迈之气仍让人心潮澎湃。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老愚:今人不识梁启超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7416.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