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学走廊

鲁迅:灯下漫笔

| 发布时间: 2021-07-29,星期四
鲁迅:灯下漫笔
有一时,就是民国二三年时候,北京的几个国家银行的钞票,信用日见其好了,真所谓蒸蒸日上。听说连一向执迷于现银的乡下人,也知道这既便当,又可靠,很乐意收受,行使了。至于稍明事理的人,则不必是“特殊知识阶级”,也早不将沉重累坠的银元装在怀中,来自... 点击阅读>>

冯友兰:西南联大的“教授治校”传统

| 发布时间: 2021-07-14,星期三
冯友兰:西南联大的“教授治校”传统
抗日战争是中国社会中反帝反封建斗争的高潮。这个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结束,标志着中国社会摆脱了半封建半殖民地地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在这个过程中,北大、清华和南开联合起来,在战争的艰苦条件下,维持正规教育,发展五四传统... 点击阅读>>

朱康:正午的忧郁,或现代生活的英雄—波德莱尔诞辰两百年

| 发布时间: 2021-07-10,星期六
朱康:正午的忧郁,或现代生活的英雄—波德莱尔诞辰两百年
忧郁是美的伴侣,而艺术则是美的替身或分身。在“永恒和不变”这一艺术和美共有成分的对面,艺术之中的“现代性”置换了美之中的“相对的、暂时的成分”。波德莱尔“在审美上的现代”,对应着忧郁之中的痛苦,因而忧郁之中的幻思,也就指向了美与艺术之中的“永恒”。... 点击阅读>>

为什么说《追忆逝水年华》受到了社会学家涂尔干的影响?

| 发布时间: 2021-06-18,星期五
为什么说《追忆逝水年华》受到了社会学家涂尔干的影响?
马塞尔·普鲁斯特最伟大的作品《追忆逝水年华》(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其题目中“追忆”包含了“探寻”和“研究”的意思,即便它并不必然是科学意义上的研究。同时,从玛德莱娜小蛋糕勾起对天主教弥撒的部分回忆这一著名情节开始,整本书通篇都蕴含着... 点击阅读>>

许渊冲:我的一生就做一件事

| 发布时间: 2021-06-18,星期五
许渊冲:我的一生就做一件事
“文学翻译是为全世界创造美,文学翻译要把文学味翻出来,”著名翻译家许渊冲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说,“这是值得一辈子去做的事情,我现在还在做这个事情。”作为文学翻译领域的世界最高奖——“北极光”奖的第一位亚洲获得者,许渊冲从事文学翻译长达80年,在... 点击阅读>>

韩流刮了这么久,韩国文学却为何籍籍无名?

| 发布时间: 2021-06-15,星期二
韩流刮了这么久,韩国文学却为何籍籍无名?
提起韩国文学,或许大部分人会立马想到《82年生的金智英》。这部2019年出版了简体中文版的韩国小说,将女性可能遇到的诸多问题,通过主人公金智英的生活一一展现。在性别议题愈发火热的当下,迅速成为了畅销作品。随着《82年生的金智英》的成功,《给贤南哥... 点击阅读>>

屈原:离骚

| 发布时间: 2021-06-14,星期一
屈原:离骚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汨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点击阅读>>

作家何伟将告别川大教职:成都留下美好回忆,希望还能重返中国

| 发布时间: 2021-06-2,星期三
作家何伟将告别川大教职:成都留下美好回忆,希望还能重返中国
“最近有网友在豆瓣上引述了我的一段话,声称我将结束在四川大学的教学工作。需要指出的是,引用的内容来自我的私人通信,我并未将其作为公开声明发布;不过其中涉及的信息是准确的:我原本希望继续留在四川大学匹兹堡学院教书,但我未能成功续签下一学年的合... 点击阅读>>

丰子恺:给我的孩子们

| 发布时间: 2021-06-1,星期二
丰子恺:给我的孩子们
我的孩子们,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我想委曲地说出来,使你们自己晓得。可惜到你们懂得我的话的意思的时候,你们将不复是可以使我憧憬的人了。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啊!瞻瞻!你尤其可佩服。你是身心全部公开的真人。你什么事体都像拼命地用全副... 点击阅读>>

王安忆 : 我们的影视作品里,总是缺乏生活的常识

| 发布时间: 2021-05-30,星期日
王安忆 : 我们的影视作品里,总是缺乏生活的常识
电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里,巩俐演的小金宝,就“不像”。看起来,导演和演员,对上海舞女这行当,都缺乏一般性的了解。“小金宝”形态显然是从一九四九年以后,工农化电影里,对“舞女”带有漫画式的描绘中演绎出来的:她不停地扭动腰肢,飞扬眼风,浪声大笑... 点击阅读>>

中国人有着更多的乡愁

| 发布时间: 2021-05-29,星期六
中国人有着更多的乡愁
乡愁的俗称:想家。因为离家而生病。承受流放的痛苦,梦里回乡,没有指望,承诺被等待太久,回归终未实现。是这样,但是这个家乡是什么?说到家乡,我们所想到的与其说是一个空间,一个地方,或许更不如说是一段时间?对时光Nevermore的乡愁。对永不再来而感... 点击阅读>>

《红楼梦》开始于《金瓶梅》结束之处,再加上《水浒传》就是全部人性

| 发布时间: 2021-05-29,星期六
《红楼梦》开始于《金瓶梅》结束之处,再加上《水浒传》就是全部人性
兰陵笑笑生所著的《金瓶梅词话》到如今已经拥有超过四百年的历史。它一直是世人眼中的“奇书”,展现了上至朝廷内擅权专政的太师,下至地方官僚恶霸、市井地痞、帮闲的世界,市井的丰富、人性的善恶和明代社会的黑暗尽逐显露。此书虽因恣肆铺陈的性描写而一直... 点击阅读>>

顾颉刚:与钱玄同先生论古史书

| 发布时间: 2021-05-23,星期日
顾颉刚:与钱玄同先生论古史书
我以为自西周以至春秋初年,那时人对于古代原没有悠久的推测。《商颂》说:“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大雅》说:“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又说:“厥初生民,时维姜嫄。”可见他们只是把本族形成时的人作为始祖,并没有很远的始祖存在他们的意想之中。他们只是认... 点击阅读>>

希区柯克如何完成了他的恐怖叙事?

| 发布时间: 2021-05-22,星期六
希区柯克如何完成了他的恐怖叙事?
希区柯克曾说:“我主宰着画面。”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他创造了自己的神话,并成为一个有利可图的商业品牌。当被要求签名时,他经常潦草地画下一个剪影:一个有着飘逸头发的大脑袋,曲线被凹陷的鼻子和两片撅起的嘴唇打断。希区柯克用九条简单的铅笔线条塑造... 点击阅读>>

2021都柏林文学奖获奖者路易塞利:我不知今天的写作带我去向何处

| 发布时间: 2021-05-22,星期六
2021都柏林文学奖获奖者路易塞利:我不知今天的写作带我去向何处
国际都柏林文学奖日前公布,获奖者为墨西哥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Valeria Luiselli)。爱尔兰作家科尔姆·托宾认为,她在《失踪儿童档案》(Lost Children Archive)一书里讲述了“人类心灵在路上发生的变化,漫长旅途如何将曾经稳固和获得共识的东西置于危... 点击阅读>>

关于小说与历史

| 发布时间: 2021-05-20,星期四
关于小说与历史
有些事,国家希望人们忘记,比如苏联的外宾商店。如果不是布尔加科夫的《大师和玛格丽特》提及此事,我们根本不知道此为何物。历史学家叶列娜·亚历山德罗夫娜·奥索金娜在此物消失半个多世纪后专门立书撰述,把小说家布尔加科夫视作引导她研究的路标式人物,... 点击阅读>>

朱锐泉评《红楼内外看稗田》︱古典小说的文学血脉与文化折光

| 发布时间: 2021-05-20,星期四
朱锐泉评《红楼内外看稗田》︱古典小说的文学血脉与文化折光
《红楼梦》的阐释是不是已经题无剩义?古典文学研究如何推陈出新?南开大学陈洪先生的《红楼内外看稗田》一书(知识产权出版社2020年版),尤能显示自成一格的风采。本书三十五篇文章,分别对应著者有关古代小说史、小说批评理论史、文学与宗教文化的专长方... 点击阅读>>

纳粹德国历史:83年后,一度失传的犹太人小说登上英国畅销书榜

| 发布时间: 2021-05-20,星期四
纳粹德国历史:83年后,一度失传的犹太人小说登上英国畅销书榜
一部有关德国犹太人被迫害历史的小说被遗忘了超过80年,如今登上了英国畅销书榜单。乌尔里希·亚历山大·博舒维茨(Ulrich Alexander Boschwitz)的《乘客》(The Passenger)写于1938年,讲述一名像作者一样的犹太男子试图从冒起的纳粹政权逃离的故事。它在20... 点击阅读>>

陈独秀:孔子与中国

| 发布时间: 2021-05-19,星期三
陈独秀:孔子与中国
人们如果定要尊孔,也应该在孔子不言神怪的方面加以发挥,不可再提倡阻害人权民主运动、助长官僚气焰的礼教了!不塞不流,不止不行,孔子的礼教不废,人权民主自然不能不是犯上作乱的邪说;人权民主运动不高涨,束手束足意气销沉安分守己的奴才,那会有万众... 点击阅读>>

张定浩:现代小说通过写出人的复杂性,来对抗意识形态的简单粗暴

| 发布时间: 2021-05-17,星期一
张定浩:现代小说通过写出人的复杂性,来对抗意识形态的简单粗暴
作为一名文学评论的写作者,张定浩不满足于当下流行的评论方式——将文学与具体现实问题紧紧捆绑在一起,他想找一个机会,在谈论文学的同时,探索在文学深处看似抽象无形却更为恒久坚实的领域。于是,便有了《无形之物》一书。在《无形之物》一书的开头,张定... 点击阅读>>

但丁比莎士比亚逊色“几光年”?德意文化论战进行中

| 发布时间: 2021-05-17,星期一
但丁比莎士比亚逊色“几光年”?德意文化论战进行中
意大利政界与文化名流近来奋起为在本国广受崇敬的诗人但丁·阿利吉耶里辩护,原因是一家德国报纸宣称但丁对意大利语的重要性并没有那么大,更提出威廉·莎士比亚“在现代程度上比但丁强好几光年”。阿诺·魏德曼(Arno Widmann)在《法兰克福评论报》发表评论文章...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