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城市

这座朋克城市,才是四川的“没落贵族”

| 发布时间: 2021-04-8,星期四
这座朋克城市,才是四川的“没落贵族”
最近老艺术家被刷屏的2021自贡国际恐龙灯会给镇住了,要说它是中国最惊艳的灯会也不为过,流光溢彩的极致画面让人叹为观止。很多人都没想到四川还有这么一个宝藏城市,怪不得都听闻过这么一句话——“自贡归来不看灯”。这回自贡灯会可给韩国上了一课,前段时间“... 点击阅读>>

北京城没有毁于战争,没有毁于革命,而是毁于… …

| 发布时间: 2021-03-28,星期日
北京城没有毁于战争,没有毁于革命,而是毁于… …
北京城没有毁于战争,没有毁于革命,而是毁于建设。美国前总统卡特曾说:“我们有能力建无数座曼哈顿、纽约,但永远没有能力建第二个北京 。当年傅作义怕毁了北京城,成为千古罪人,开城投降,使得政权顺利交接!但那些以保护古城名义占领古城的人,并不爱惜... 点击阅读>>

何兆武:也是故乡,北京

| 发布时间: 2021-03-28,星期日
何兆武:也是故乡,北京
以前北京有一种说法,叫作“东富西贵,南贱北贫”。东城有钱的人很多,你从那些胡同就能看出来。像东总布胡同、西总布同、无量大人胡同,还有现在的东单几条、东四几条,那些胡同比较整齐,房子好。另外,洋人来了以后大部分都住在东交民巷那一带。比如洋人把... 点击阅读>>

书香裙影里的帕萨迪纳

| 发布时间: 2021-02-1,星期一
书香裙影里的帕萨迪纳
位于洛杉矶郡北部的小城帕萨迪纳(Pasadena),作为一个城市的历史仅仅100多年,但已经成为洛杉矶郡的科学、艺术、和文化中心。除了上篇文章提到的诺顿•西蒙博物馆,闻名世界的玫瑰花车游行和美国大学玫瑰碗橄榄球赛,这里还拥有加州理工(Caltech)、美国太空总... 点击阅读>>

在柏林,毫无斗志地生活

| 发布时间: 2020-12-17,星期四
在柏林,毫无斗志地生活
去年在北京,聊天的时候说起曾经在一个很偏僻的北美原住民小岛待了一段时间,说着说着,北岛突然说,为什么不写出来呢?于是讨论起来,发现人在离开故乡、前往陌生的环境后有过一些很有趣的经历,并没有完全被发掘,譬如顾晓阳的日本打工记;亦或无关经历,... 点击阅读>>

金雁:“彼得大帝的魔幻之城”

| 发布时间: 2020-11-12,星期四
金雁:“彼得大帝的魔幻之城”
现在彼得堡是俄罗斯的骄傲,它与莫斯科迥然不同的欧洲色彩的建筑使每一个到过彼得堡的人都为之所陶醉和赞叹,人们在领略波罗的海刺骨寒风和白昼节的愉悦的时候,也同样感受到它欧化和自由的特点。俄国人都知道彼得堡的开放程度、自由化程度与莫斯科鲜明不同... 点击阅读>>

好莱坞式爱情幻想:为什么影视剧中巴黎全是错的

| 发布时间: 2020-11-4,星期三
好莱坞式爱情幻想:为什么影视剧中巴黎全是错的
“美国最好的人都去了巴黎。在巴黎的美国人是最好的美国人,”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曾经写道。作为一名在法国首都生活了10年的美国移民,我仍然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可以肯定他想不到网飞新剧《巴黎的艾米丽》中的女主人公艾米... 点击阅读>>

你为什么不让孩子当农民?

| 发布时间: 2020-10-12,星期一
你为什么不让孩子当农民?
众所周知,“乡土中国”是费孝通先生基于对传统中国的基层近距离观察后提炼出的一个被广泛接受的概念。而2010年代前后,随着80后、90后成为劳动力迁移主力军,“农二代”们离土、出村、不返农,促使城乡关系发生革命性跃迁。 点击阅读>>

拯救贝鲁特美丽建筑之战

| 发布时间: 2020-09-27,星期日
拯救贝鲁特美丽建筑之战
贝鲁特发生的巨大爆炸导致超过220人死亡,30万人无家可归。爆炸发生五天后,约瑟夫•库里(Joseph Khoury)和他的妻子加布里埃拉•卡多佐(Gabriela Cardozo)在靠近港口的两个历史街区Gemmayzeh和Mar Mikhael进行了痛苦的朝圣之旅。 点击阅读>>

高温天气:看欧洲城市对付热岛效应的五大措施

| 发布时间: 2020-08-17,星期一
高温天气:看欧洲城市对付热岛效应的五大措施
城市里的气温通常比周围地区要高,这就是所谓的热岛效应。今夏热浪滚滚,欧洲城市如何降温?伦敦市区气温连续第六天超过摄氏34度,这是1961年以来第一次这么多天持续高温。 点击阅读>>

冲突的力量:纽约何以成为纽约?

| 发布时间: 2020-08-12,星期三
冲突的力量:纽约何以成为纽约?
纽约是梦想和梦魇共存的大都会,如今是美国疫情重灾区。“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但更多人谈论它的财富、活力与梦想,而忘记它的冲突、混乱与残酷。躁动不安的冲突,塑造了纽约。冲突是... 点击阅读>>

桥中识巴黎

| 发布时间: 2020-07-24,星期五
桥中识巴黎
有时,我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醒来,不能再入睡时,我会走上都尔奈勒桥,这座122米长的桥把巴黎左岸与圣路易岛连接起来。我站在桥中央,面向西等待着,面前是笼罩在黑暗中的圣母院后部的轮廓。随着天空从蓝黑变成深蓝色的天鹅绒、再到柔和的灰色、直到淡蓝,大教... 点击阅读>>

城市不会消亡,只会变得更年轻

| 发布时间: 2020-07-15,星期三
城市不会消亡,只会变得更年轻
过去三十年对全球的顶级大城市而言,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但在疫情全球大流行之下,如今它们突然感到了脆弱。马德里、巴黎、伦敦和纽约是受到新型冠状病毒打击最严重的地区。政府禁止人群聚集。市长们警告人们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通勤者们被告知可以在家工... 点击阅读>>

战后巴黎老照片:摄影记者镜头下的欧洲浪漫之都

| 发布时间: 2020-07-4,星期六
战后巴黎老照片:摄影记者镜头下的欧洲浪漫之都
已故摄影记者保罗·阿尔马希( Paul Almasy)镜头下二战后的巴黎城市生活点滴,用相片记录了1950、1960年代的巴黎社会变迁,被视为同类作品中的翘楚。他留下了12万张黑白照片,定格了当年巴黎的千姿百态。 点击阅读>>

地摊经济:经济本质、秩序审美以及城市目的

| 发布时间: 2020-06-5,星期五
地摊经济:经济本质、秩序审美以及城市目的
地摊经济又成为热词,不难想象,各地会相继给地摊、马路经济开绿灯。肯定会有很多地方的相关部门,在自己觉得合适的地段,划出一块地方搞跳蚤市场、菜场夜市、灯光大排档等。但大多时候,这个办法的效果并不好。在做之前恐怕有些问题还需先搞清楚。 点击阅读>>

城市与疫情如何互相影响:欧洲黑死病和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启示

| 发布时间: 2020-05-21,星期四
城市与疫情如何互相影响:欧洲黑死病和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启示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病毒在全球各大城市肆虐。纽约、马德里、伦敦、巴黎等全球大都市感染人数更是呈指数型增长。评论家和政府官员在粗略观察了病毒传播轨迹后,将疫情加剧的直接原因归咎为城市的人口密度。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更是在推特上... 点击阅读>>

德国殖民史:街道名称仅仅只是个开始

| 发布时间: 2019-10-20,星期日
德国殖民史:街道名称仅仅只是个开始
两年前,我第一次到访柏林。当时,我居住在威丁区(Wedding)所谓的非洲社区的一间合租房里。在这片街区,街道都是以非洲国家来命名的。尽管当时这些路名肯定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但我对相关的历史和政治关联性却毫不察觉。那时,我骑着车在吕德里茨 路上下... 点击阅读>>

城市过度观光 居民不堪重负该怎么办?

| 发布时间: 2019-10-4,星期五
城市过度观光 居民不堪重负该怎么办?
全球旅游观光业发展神速,其惊人增长速度甚至超过全球GDP的增长,每年的观光经济高达过8万亿美元。然而,成也观光,败也观光,在一些观光客人数创纪录的着名旅游城市,政府和居民已开始担心,观光业这样的增长之势是否已好过了头。 点击阅读>>

出国旅行之后,我才发现中国城市缺少了什么

| 发布时间: 2019-09-9,星期一
出国旅行之后,我才发现中国城市缺少了什么
欧洲城市广场从不以大为美,而且四周多是咖啡馆和餐厅,中国城市广场的四周则往往是并不友好的。​​前些日子去了趟济南,酒店位置极佳,背后是泉城广场,出门右转两分钟就是网红打卡地宽厚里,马路对面是另一网红芙蓉街,离趵突泉和大明湖各十分钟步行时间。 点击阅读>>

秦晖:哈萨克——渐进的改名潮

| 发布时间: 2019-07-25,星期四
秦晖:哈萨克——渐进的改名潮
哈萨克、乌兹别克与土库曼这三个“斯坦”都是由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共产党执政者“改名易帜”后继续长期执政,只是意识形态从马列主义变成了民族主义。其中哈萨克的纳扎尔巴耶夫算是比较开明的威权政治,其余两国的极权政治都比后期苏联(戈尔巴乔夫时代)更严重,... 点击阅读>>

秦晖:东欧中亚改名奇葩

| 发布时间: 2019-07-19,星期五
秦晖:东欧中亚改名奇葩
再说说“后苏联”改名潮对俄罗斯以外的影响。应该说对东欧的影响最小,因为那里在赫鲁晓夫时代已经有过一轮“非STL化”的改名了。尤其在前东德,赫鲁晓夫时代的改地名之风仅次于二战后的“去纳粹化-STL化”改名,比剧变后的改名规模都要大。著名的有STL施塔特(即S...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