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一家之言:数字时代,每个人都正变成间谍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4-20,星期五 | 阅读:1,694
译者:Thomas Liu | 原作者:安德鲁·基恩,CNN特派记者

原文:Opinion: In the digital age, everyone is becoming a spook – CNN.com

英国政府希望在特定情况下扩展特工数字通讯系统的监控能力。

文章要点

英国政府暗示“在特定情况下”实施新的职能来监视数字通讯系统

基恩:这样的监视行为正在威胁公民个人网络通讯的权利。

基恩说:监视技术的使用现在扩展到超过专制政权的程度。

基恩支持一些立法委员提出的数字“被忘记权”法规的制定

编者按:安德鲁·基恩是英裔美国企业家也是专业的怀疑论者。他是《网民的狂欢》(The Cult of the Amateur)和(2012年6月)即将出版的《数字眩晕》(Digital Vertigo)的作者。本文是对CNN调查互联网趋势是如何影响社会文化的一系列评论的最新一篇。

(CNN)-美国杂志《消费者报告》上周公布一项民调显示,71%的受访成年人承认自己非常担心互联网公司滥用他们的个人信息。但是民调却没有问,我们是否担心政府会像私人公司那样,滥用我们的网络数据。

那你更害怕谁会利用你的网络信息:私人互联网公司还是政府?

忘了奥威尔吧。忘了《1984》中的集权者“老大哥”吧。想预见我们电子网络的未来,读读《监视》(Surveillance)吧。这本乔纳森·瑞班(Jonathan Raban’)2007年出版的小说,描写了一个多疑的社会,社会中的每个人,特别是爱管闲事的政府,已经成为他人生活的偷窥者了。

其中一个人物对另一个人物说 “我们都是间谍了。看看人们谷歌他们期望的数据的方式。每个人确实都在做。每个人正视图监视其他人。”

是的,在我们令人不安的充斥着非死不可(Facebook),谷歌+(Google+)和推特的媒体世界里,我们都可以变成间谍。确实,像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 )提到的,非死不可“是有史以来发明出来的最骇人听闻的间谍机器”,因为它的十亿用户泄露出大量的个人数据。

但是,在当今完全透明的网络世界中,间谍行为都已经民主化了,没人能像政府那样监视得如此高效。在同时受犯罪和恐怖主义多疑症塑造的政治文化中,政府监视可能正在威胁我们固有的个人隐私权。

瑞班的《监视》就渗透了这种多疑症。小说中一个人物承认:“就是恐怖主义的谣-谣-谣言才吓-吓着我了。”是的,恐怕就是恐怖主义的谣-谣-谣言,正被多疑的英国政府用来为它创造的电子监视的状态辩护。

根据一些批评者对网络“间谍”计划的描述,英国政府正在尝试赋予内政部监察处、国家通讯总局(GCHQ)新的权利来“在特定的情况下”监视我们的Skype电话,即时信息,电子邮件和其他网络通讯。

安德鲁·基恩说:“就想我们需要法律保护我们不受互联网公司企图滥用我们个人信息一样,我们也需要保护不受现在间谍政府的侵害。”

这个设想中的法律制定需要“通讯服务提供商”(互联网服务商和电子邮件提供商)安装“深度包检测”(DPI)技术硬件,这个硬件将赋予国家通信总局这种能力,无需许可就可监控和拦截我们网络呼叫、电子邮件和技术通讯的时间、日期、波段和地址(当然不是实际上的地址)。

英国政府赋予国家通讯总局检查我们私人网络通讯的权利,就是公然无视公民基本隐私权。那么英国政府为什么又如何为这种做法辩护呢?

就是利用恐怖主义的谣-谣-谣言。上周CNN报道,英国内政部声称这个计划中的法律,“在特定环境下监视严重的犯罪行为和恐怖主义并保护民众”方面非常重要。并且,一位“高级线人”向电讯报透露了在互联网上输给恐怖分子的担心,他说“我们需要采取行动,来保持警方和其他机构在调查犯罪方面,可以持续获得通讯信息。”

这不仅仅发生在英国,不管怎样,政府监视行为正在威胁私人网络通讯的权利。上周纽约时报评论(英国)国家通讯总局正在“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密切合作”。电讯报评论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美国国防部都在使用深入包检测技术–当然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来监视美国的互联网通信。

更糟糕的是,一个称为“隐私国际”的私人组织指出,英国、美国、德国和以色列公司正在出口间谍技术如深入包检测硬件,和同样尖端的的软件如“光网组网解决方案(optical cyber solutions)”,这些可以使大规模人群监控称为可能,来镇压诸如也门、埃及、叙利亚和伊朗等中东地区政权。

审查指数(Index on Censorship)的编辑 乔·格兰维尔(Jo Glanville)提出疑问,“西方民主国家怎么能一边支持中东地区为自由而战,同时西方公司又在同一地区提供检查设备给那些专制政府呢?”

当然,专制政府监察技术的使用不仅限于中东地区。

但愿我们可以真的向所有窥探者告别。但是事实真相是诸如DPI的数字技术,正在使政府以调查犯罪或者恐怖主义的名义,对我们越来越严密地监视。并且这将随着我们开发出越来越侵扰性的技术,变得越来越糟。这些技术可以捕捉我们最私人的信息。比如以谷歌扩展现实眼镜为例,它自带追踪功能,无论我们去哪。《福布斯》杂志专栏作家喀什米尔·希尔(Kashmir Hill )表示:“这款眼镜不可避免地提供持续的,无所不在的监视。”

我不确定监视状态的必然性。但是就像我们需要法律保护我们,免遭互联网公司企图滥用我们个人信息的行为一样,我们也需要保护不受当今的监控状态的影响。

欧盟司法长官,维维安·莱丁(Viviane Reding )正敦促欧盟议会建立“被忘记权”法规,这可以对私人公司如何使用我们的信息,建立起严格的规章制度。莱丁二月份曾经写道:“对网络隐私的担心,是为什么人们不网购产品和服务最常见的原因之一,我们相信未来的数字时代,将会建立在我们了解我们的信息是否被安全的保护之上。”

是的,莱丁是对的。这绝对需要管理私人公司,如非死不可和谷歌,他们对我们最私密的信息贪得无厌。但是随着我们开始担心这种监察状态,或许我们需要去思考这种观点——更广泛的直接对准英国国家通讯总局和美国国家安全局的“被忘记权”立法,在这个数字网络时代,也许会保护我们的私人信息。这个时代中,每个人特别是政府正在变成间谍。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CNN】一家之言:数字时代,每个人都正变成间谍
文章链接:http://www.ccdigs.com/15136.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驿站.
标签: , ,

发表评论